第2版:新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濮阳督导评估“动真格”
新闻集装
图片说明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职校百名教师下乡推广农村实用技术
郑帅很“帅”
  优秀院校的品质来自准确的定位和科学的发展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07年04月20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郑帅很“帅”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上接第一版) “老师,我真的还想再到咱学校上学……老师,牛楷这段时间不想上高中了,我劝过他了,有时间你也劝劝他吧……老师,我想给咱学校的学生作个报告,我想用亲身经历告诉他们,要珍爱生命,要注意健康,要掌握学习方法……”
  
  班主任王笑生每次来家里看望,郑帅都滔滔不绝。他问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他问原来班里同学的情况,他问书本上弄不懂的问题。
  
  “他真的很想上学!”每次妈妈袁红丽背着郑帅抹着泪说这句话时,王笑生心里都很酸楚,她怎么会不知道郑帅想上学呢,她怎么会不知道郑帅对学校的感情呢!在化疗期间,刚刚做过化疗的郑帅从医院回到学校,坚持不让别人扶,照了毕业照!照片上他的脸色是最苍白的,但笑容却是最灿烂的。
  
  王笑生不会忘记,郑帅2003年进入郑州26中读书时成绩在班里中等偏下,在各科老师的帮助下,他制订了详细的学习计划。勤奋加上注意总结学习方法,很快,郑帅的成绩进入了20名、10名,进入三年级,他已成为班里的前三名。
  

 

郑帅作品之一。

 


  学校门口的过道长,上午11点40分集中放学后,要半个小时左右学生才能全部通过,郑帅就坚持每天利用这半个小时复习功课。
  
  郑帅不死学。因为看病耽误了几节历史的复习课,他找到老师帮忙补习,这让历史老师王文燕牢牢记住了“郑帅这个帅帅的小伙”,因为几乎没有学生问过历史怎么学。
  
  班里学生投票选举化学课代表,得票最高的他,建议老师让得票稍次于自己且非常想当化学课代表的牛楷共同担当了化学课代表。
  
  无论是物理、化学,还是体育、美术、劳技,三年里几乎每节课上课前,他都要跑到老师跟前问需不需要带器材、带什么器材,然后帮助老师拿到教室,下课后送回去。
  
  班里的垃圾桶坏了,他自己买透明胶带粘起来;从家里拿来编织袋放废纸,卖了充班费;同学过生日买好蛋糕要去饭店吃饭,他拦住说“太浪费”,把他们领到自己家做饭吃;开运动会他带头报名,别人比赛时他跑前跑后地服务,对成绩不理想的拍着人家的肩膀说“哥们,没事,下回咱再努力”……郑帅也有较真的时候。在美术班学习时,有个男生不画画老是拿笔往墙上甩墨水捣乱,郑帅劝他不听就忍无可忍打了他。让妈妈帮自己检查英语课文背诵时,已背得滚瓜烂熟的他会故意停下来问“背到哪”了,只要妈妈指错地方,他就会从头背,直到对英语已经生疏的妈妈全部指对为止。
  
  郑帅的梦想很“帅”
  
  初中的《思想品德》课本上有篇文章说,一个伐木工人独自伐木时,不小心被一棵倒下的大树压住双腿,不能动弹。很长时间过去,怎么努力都移动不了大树,他面临着抉择:是等待死亡还是锯掉双腿。伐木工人选择了勇敢地拿起电锯。
  
  老师问学生:故事说明了什么。
  
  “我看到了这个伐木工人坚强背后的动力,他还有牵挂,他还牵挂着他的家人,他不想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他不想让生命有太多遗憾!”
  
  郑州26中的思想品德老师宋林波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一个月,说出这个漂亮答案的学生郑帅竟然被确诊患上了白血病。
  
  震惊,惋惜。真的没有想到,课本上的故事竟然以这种方式复制到了身边!他能像自己说的那样坚强吗?他有坚强起来的动力吗?他能笑对挫折吗……宋林波和其他老师一起为这个不幸的学生捏着一把汗。
  
  “化疗很疼啊,医院里好多年龄比他大的疼得都直哭喊,可郑帅没喊过一声。做完化疗,只要还能拿住笔他就画,医生怕影响治疗不让他费脑子搞动漫创作,他就临摹。”袁红丽说的这些话打消了宋林波的担忧。
  
  在郑州市红旗路上省豫剧三团的家属院里,郑帅一家三口和另一家合住一套房,卫生间和厨房公用。爸爸是省豫剧三团的舞美设计,每月工资500元,妈妈袁红丽已下岗好几年,郑帅一病,她根本没时间出去打工挣钱。
  
  脸上一直挂着笑的袁红丽给记者讲起了郑帅患病后的坚强:每次只要一说去医院,郑帅就会把该带的书、画笔、画板一声不吭地整理好。第一次去医院,他装了满满一箱子正学着的书,还有让老师帮忙找的中招考试模拟卷子,那时候他还想着参加中招考试。可惜由于郑帅的身体太虚弱,他没有参加中招考试。
  
  在妈妈眼里,郑帅是懂事的。“长这么大,从没乱花过钱,没出去上过网,穿的衣服是都是十来块钱一件的,常常是白天穿了晚上洗干净晾干,第二天接着穿。”
  
  “化疗前几次最疼,因为没做过,强度也比较大。第一次化疗完,郑帅躺在医院的床上,看着一点劲儿也没有,可他竟然在唱歌,是郑智化的《水手》。当时我可惊奇了,这是他长这么大我第一次听他唱歌,唱得很好听。当时我还给他开玩笑说‘没想到你还会唱歌呀’,儿子笑笑没说话。前几天,我无意中翻到一本书上有《水手》的歌词,认真看了看,歌词写得真好,怪不得郑帅喜欢,他在给自己鼓劲!”
  
  虽然不识谱,儿子完全凭乐感会吹笛子、吹口琴、拉二胡、弹风琴,这袁红丽知道,但没想到他还会唱歌。“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袁红丽在儿子的指点下哼完了这句歌词。
  
  郑帅说:“每次听到这首歌,我都心潮澎湃,感觉身上特别有劲。长大了我想做动漫设计师,现在书店里卖的好多都是日本的动画书,我要设计好多受欢迎的有中国味的动漫形象,也让中国的动漫在国际上有个位置!”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