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新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胡大白:领航,以赤子之心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07年05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胡大白:领航,以赤子之心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一壶开水烫出一所大学”,是教育圈人对胡大白创办黄河科技学院的一种幽默说法。然而,无论圈里圈外又有谁不清楚,能把一所民办大学办得一直引领着中国民办高校的发展方向,其中的艰辛自然不是开玩笑般轻松。
  
  3年前的4月1日,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颁布之际,本报曾以《民办教育的喜与忧》为题专访了胡大白院长。3年间,民办教育发展态势如何,黄河科技学院机遇与挑战何在?今年4月中旬,在由本报主办、黄河科技学院参与承办的中国卓越校长峰会上,记者有机会多次走近胡大白,并尝试着以新的视角,再次感受这位中国十大女杰“敢为天下先”的事业追求和“为国分忧,为民解愁”的教育情怀。

 

□ 本报记者 刘肖 杨晓谜     

 

    在中国,她是民办教育的领航者。她不只把眼光放在一个学校的发展上,更审时度势顺应历史潮流敢为天下先。

  “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的实施,是我国教育改革和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具有里程碑意义,它将从教育观念、教育体制和办学体制等方面对我国教育改革和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不过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民办学校办学经费不易保障、政策‘棚架’现象比较严重等。”在郑州市青少年宫的休息室里,谈及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颁布3年来所发挥的作用和现存的问题,胡大白用两三句话进行了概括。胡大白说,有的条款还停留在书面上,有的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没有设立独立的民办教育办事机构,“实践表明,机构理顺了,许多事就会有人主动去想,就会有人协调,就会有新办法”。
  
  其实,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一向敢于直言的胡大白在今年“两会”期间接受《中国教育报》等媒体采访时也是这么说的。英雄所见略同,就在胡大白说这话后不久,河南省民办教育工作领导小组宣布成立,办公室设在省教育厅。
  
  “两会”结束后,3月17日刚从北京赶回来,顾不上休息的胡大白就召开了黄河科技学院第三次教学评估动员会议,主要议题是迎接2008年6月教育部对黄河科技学院的本科教学评估工作。她要为“已经很敬业”的师生员工再加一个砝码,决心“大干400天”,争取创优。胡大白对记者说,教育部的通知是2004年接到的,一开始心里着实没底,于是不断地学习评估指标体系,并结合学院二次创业的规划,逐渐明确了引进师资、改善校舍、掌握办学规律,以达到硬件合格、软件要硬的基本思路,从而由被动地接受评估变为积极主动、充满信心地参加教育部对高等院校的“统考”。
  
  办学23载,4次重大转折。回过头来审视走过的路,胡大白不止一次在学院教职工大会上提到,“办学要有战略眼光、要有前瞻性”“要敢为天下先”。同时,她也不止一次强调:“敢为天下先并不是逆历史潮流而行,而是要顺应历史潮流、顺应国家的需要、顺应人民的需要。”
  
  第一个转折:决定办学历教育。
  
  1984年是胡大白拖着被烫伤的腿办学的起步年。一年后,胡大白的辅导班就在省内打出了名声。
  
  1993年8月17日颁布的《民办高等学校设置暂行规定》指出:“国家承认学历的民办高等学校,不得以营利为办学宗旨。”这一信息意味着,国家将承认一部分民办高校进行学历教育。具有大将风度、善抓机遇的胡大白,敏锐地接收到这一极其重要的信息。
  
  学历教育是通向高等教育的入场券。谁能得到它,谁就能成为正规的学历教育机构,国家将承认其颁发的毕业证书;谁能得到它,谁就能掌握主动权,享受颁发与公办教育同等学历证书的待遇。
  
  这一年的暑假,黄河科技大学的所有教职工没有放假,他们全力以赴迎接新的挑战和考验。
  
  1993年10月是一个收获的季节,教育部高等教育设置委员会评审会在湖南长沙举行,检阅并确定首批民办高校进入学历教育的学校名单,黄河科技大学成为全国第一所进行学历教育的民办高校。
  
  第二个转折:冲破禁区,实现专升本。
  
  黄河科技学院的校史清晰地显示出,每一个转折点总是开启学校发展一个五年规划的序曲。成为全国第一所被批准招收国家承认大专学历的民办高校后,胡大白的眼光放得更远了:民办高校要想取得长足、可持续发展,专科教育是远远不能满足学生需要的,必须向本科教育再迈进一步。
  
  然而,教育部出台的文件上明确表明,“只适用于专科教育”。前方没有路,是禁区,怎么办?胡大白没有等待。她通过调研分析认为,民办高校发展本科教育是必然,是历史发展的潮流。因此,她以领航者的姿态,果断提出“冲破禁区专升本”的口号。征地扩建校舍,扩充师资力量,完善教学设备……一切准备工作又一次悄悄地进行。
  
  事实再次证明了胡大白的战略决策是正确的,是具有历史前瞻性的。1999年8月末,教育部领导一行详细、认真地对黄河科技大学进行了考察。学校完全达标的软硬件,让这些领导带着怀疑来、怀着欣喜归。2000年3月,黄河科技学院成为全国第一所也是当年唯一一所民办专升本大学。
  
  第三个转折:扎实探索本科学历教育规律,努力提高教学质量。
  
  升本后,胡大白本想刚刚平好“本科”这块地基,但国家的政策发生了变化:1998年,国家对高等教育的政策发生了巨大变化——上规模,大整合,促发展。这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扩招”。变则通,巨变巨通。面对这样一个难逢的大机遇,胡大白带领黄河科技学院再次乘势而上。
  
  但胡大白认为,同是“上”,必须有别于从前,有别于公办。“如果说前三个阶段是一步一步滚动发展,那么这个阶段的发展则必须是规模经营。这就像打仗,只有迅速占领制高点,全局才能活;不仅规模要得到扩张,还必须进行结构的调整。”
  
  在胡大白的带领下,到2006年年初,这座位于郑州南郊的现代化学校,占地面积从2000年的500余亩扩大到2000余亩,校舍建筑面积从30多万平方米发展到50万平方米;专业从6个发展为50余个,涵盖理、工、文、教、法、医、经、管8个学科门类;在校生从1万余名增加至2万多名。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学校藏书如今已超过百万册,还有45万种电子图书,万余种中外文期刊;同时拥有计算机房60个、教学用电脑3000余台、46个同步联网的多媒体电教室、30个可视语音室和90多个各类专业实验室……黄河科技学院步入了质量、结构、效益与规模和谐发展的轨道。
  
  第四个转折:注重发展内涵,继续提高质量。
  
  胡大白常说自己是个笨人,要想把事情做得更好,就得笨鸟先飞,而且要走一步、看三步。正因为如此,始终立在浪尖船头领航的她,常常能够以旁观者的视角来审视所要走的路,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她经常在思考:与普通高校相比,民办高校一般知名度较低、基础相对薄弱,面对我国高等教育市场需大于供的良好发展机遇,如果不千方百计增加积累、增强实力,而过多采取短期行为,最终难免会一败涂地。
  
  这自然是胡大白在办学过程中着意规避的。基于这种认识,去年11月,黄河科技学院调整了发展战略,实施“以规模扩张为主”向“以内涵发展为主”的战略转移:经过5年到10年的努力,把黄河科技学院从“民办大校”建成“民办强校”,建设一所办学水平较高、办学特色比较鲜明、办学优势比较突出的省属民办普通本科高校,使学院在教育理念、学科特色、办学模式等方面,位居省内同类高校先进行列。
  
  “有时候,我感觉咱们挺幸运的,想让国家承认学历吧,教育部就有了这样的政策,想升本,也有了这方面的政策!”胡大白曾这样对同事们轻松谈起学校的“发展史”。而事实上,她比谁都清楚,如果没作好充足的准备,再好的历史机遇也是抓不到的;她也比谁都明白,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加上稳扎稳打的实际工作,国家和教育的发展大潮才会一直推着她和学校在风口浪尖上前进。

 

    支撑她的,是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感。她不只传授学生谋生的技能,更赋予他们勇于担责的精神力量。

  胡大白在郑州大学毕业,并曾任教于郑州大学。应该说,她是一个纯粹的知识分子。她开办自学辅导班,并不是因为穷困潦倒、生计难以维持,而是身体不幸烫伤致残后,想力所能及为国家作点贡献。所以,在办学之初她就提出“为国分忧,为民解愁”的宗旨,提出两个“特别强调”的理念:特别强调要贯彻党的教育方针,特别强调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我们虽然是民办高校,也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胡大白说。
  
  每当提到学校的办学宗旨和两个“特别强调”的理念时,许多人可能会想到这是套话,胡大白在一次发言中曾动情地说道:“或许有同志会认为我是在说官话。不,绝不是!”
  
  因为她清醒地意识到,民办高校无论是领导班子还是教师、学生的整体素质,与公办高校都有差距:民办高校大多是在滚动中发展起来的,或者是在较短时间内迅猛发展起来的,教师队伍包括领导班子的思想建设都比较薄弱;民办高校生源也是参差不齐;再加上民办高校的自主性比较强,制约性比较小,在创办初期易出现追求规模扩大的自发倾向……这些与生俱来的“病灶”,必须通过切实贯彻党的教育方针政策、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才能治愈。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把党组织建在学校。
  
  “是党给予了我开辟事业新天地的机会”,在胡大白这份真挚的情感的引领下,近7年来,黄河科技学院举办了业余党校100期,校园里形成了向往党组织、渴望成为党员的良好氛围,每年写入党申请书的新学生在90%以上。
  
  了解胡大白的人都说,之所以能对学生如此尽心,是因为她首先是一个好母亲。胡大白的四个孩子都学有所成,尤其是两个儿子,长子14岁考入大学,后获得北京大学硕士学位及美国康涅狄格大学博士学位;次子在第32届中学生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中获金牌,北大毕业后,进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博士,2000年获得博士学位,在斯坦福大学任教一段时间后,又在攻读第二个博士学位。
  
  做母亲的成功经验,让胡大白增添了办学的自信心,虽然培养对象不同,但其培养方法有着同样的文化内涵,那就是像关爱自己的孩子一样,关爱每一个学生、对每个学生负责。这点在一些残疾学生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
  
  2006年8月29日,胡大白像往常一样打开信箱处理学生邮件。其中一封邮件深深地打动了她。
  
  信是这样写的:“校长好!我是贵校今年录取的大一新生。我叫邹尊喜,来自正阳县。我的父亲是一个农民,但是已经好多年没有下地干活——他瘫痪7年了。母亲早在10年前就和父亲离了婚,现在杳无音讯……我想通过学习来摆脱我现在的困境,挽救我的父亲。所以,我一定要上大学……父亲为我吃过许多苦,我早就答应过父亲,上大学我一定要带着他,我要用心照顾他,不再让他受委屈,不再让他心酸……”
  
  信的字里行间浸润着一个男儿的自尊自强和对老父亲的拳拳孝心。读完这封信,深受感动的胡大白立即叮嘱院长助理:“这样的学生我们一定要帮,要想尽办法联系这名学生,帮他尽快入学。”
  
  于是,学校冒雨派出专人、专车到正阳县多方寻找邹尊喜。紧接着,学校把邹尊喜父子俩接到学校,为他们免费提供了住室。同时,学校还免除了邹尊喜上学4年的一切费用,同学们也成立了5人爱心小组,和邹尊喜一起照顾他的父亲。随后,学校成立了“自强”基金会。
  
  在黄河科技学院,类似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正是在胡大白关爱残疾人思想的指导下,黄河科技学院曾向省教育厅、省招办提出要求,只要符合录取条件、愿意上黄河科技学院的,身体再残疾,学院也全部接收。
  
  爱是相通的,心中怀有大爱的人,凡弱势者都是其援助的对象。
  
  1996年,云南丽江发生7.2级地震,在震灾中受伤而失去进一步深造机会的3个女孩来到黄河科技学院求学。如今,她们早已毕业返回云南,服务家乡建设。
  
  1998年10月,“三江”流域发生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洪涝灾害,黄河科技学院派人派车到湖北荆州、公安、监利、石首等地,专程接当地选送的14名学生到校学习。
  
  对胡大白而言,如果说对学生的关爱还是她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的“份内之事”的话,那么,她把爱心由教育延伸到社会上广泛的弱势群体上,只能用她作为知识分子身上积淀的浓重社会责任感解释比较合理。
  
  也是在1998年,当“下岗职工”这个字眼频繁出现时,胡大白想: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很快,她主动与郑州市妇联联系,在全省高校中率先成立了“郑州市下岗女工再就业培训基地”,为大批下岗女职工免费提供就业知识和就业技能的培训。从1998年到2007年,9年来,黄河科技学院一直在免费培训下岗女工,先后获得“全国城镇妇女巾帼建功活动先进集体”“全国三八红旗集体”等称号。
  
  2000年以来,在胡大白的指导下,黄河科技学院建立了“省会外来务工妹培训基地”,设立了“打工妹之家”,为打工妹提供短期培训、法律咨询、图书阅览、心理指导、就业指导等服务,深受广大打工妹的欢迎。
  
  为了响应国家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号召,提高农村劳动者的基本素质和劳动技能,2006年,黄河科技学院与郑州市妇联联合举办了“郑州市新农村建设百村示范村妇女骨干素质教育培训班”,又有来自100个示范村的近800名妇女参加了培训。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胡大白说,黄河科技学院的发展得益于党、国家和社会各界的支持与帮助,学院现在有力量了,那么尽自己的力量造福百姓、回报社会,当是一个共产党员和其所带领的团队义不容辞的责任。

 

走过23年,她已历练为卓越的教育代表。她不只关注民办教育,更系整个民族教育于一身。

 

  自从2003年担任全国人大代表以来,连续5年,胡大白提的议案总是国内众多媒体关注的焦点。今年,她提的是“关于加大对残疾人及其子女接受教育的帮扶力度”。
  
  在接受腾讯网采访时,胡大白说,我国现在有6000多万残疾人,按残疾人三口之家算,残疾人口就有2亿多人,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最重要的体现,现在全国农村的孩子全部免除学杂费,困难的孩子都能上学了,残疾人却不能接受良好的教育,这不公平。
  
  “给孩子一个机会,就可能改变他一生的命运,可现在好多特殊教育学校的建设跟不上,投资跟不上,师资力量跟不上。”胡大白建议加大对残疾人及其子女接受教育的帮扶力度:在公立学校接受义务教育的残疾学生,免缴书本费和杂费,适当补助寄宿生生活费;考入公立高等院校的残疾学生和家庭生活困难的残疾人子女,当地政府及民政、残联、教育等部门应一次性给予一定奖励或救助;教育部门对符合大中专院校招生录取条例的残疾考生应优先做好录取或推介录取工作;对于录取到大中专院校学习的残疾学生,其学杂费减半收取。
  
  当主持人提到“你们学校对这么多残疾人提供这么优质的教育,有时候可以说是免费的教育,学校会不会有压力”时,胡大白说:“我们学校的办学宗旨就是为国分忧、为民解愁。为残疾人解愁解什么呢?他上学有困难,我们就把他上学的困难解决掉;他就业有困难,就帮助他解决就业。如果算经济账,可能吃点亏;如果算教育账,活生生的事例对学生的教育比空口讲大道理好得多。我觉得这样做还是值得的。”这个精彩的回答受到网友的一片称赞。
  
  这5年,虽然身为民办高校的领头人,作为教育界的代表,胡大白的议案没有离开过教育,但她不仅仅关注民办教育,还把目光投向了大教育——2003年,她提出要妥善落实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享受义务教育的议案;2004年,在党和政府高度关注大学生就业问题时,胡大白审时度势提出要认真落实《民办教育促进法》的议案和要重视高校毕业生安置工作的议案;2005年,她提出要加大对县乡两级义务教育经费投入的议案;2006年,她提出要加大农村教育经费投入、缩小城乡差距的议案……现在看来,这几项议案都已不同程度地被采纳,国家也出台了相应的政策予以解决。比如,国家对民办教育的扶持力度越来越大,各地政府对发展民办教育的认识也在逐步提高;比如,许多城市都出台了相应的让进城务工农民工子女接受义务教育的优惠政策;比如,今年国家对所有农村学校实施了免除学杂费政策,加大对农村学校的经费投入力度,教育向公平方向迈出了一大步。
  
  履职轨迹反映了胡大白对困难群体的关注,也反映了她对教育热点的关注和对教育问题前瞻性的眼光。在这次中国卓越校长峰会上,胡大白的报告同样没有锁定民办教育,而是面对数百位中学校长,探讨“如何实现中学与大学教育的有效对接”。
  
  “我感到自己对国家的大政方针、对教育政策了解得还不够,现在只能算是一个教育工作者,虽然当上了人大代表,对政治了解得还远远不够,今后争取向教育家、政治家的方向努力,让自己能够高屋建瓴地把学院的发展与河南的发展、国家的发展紧密结合。”尽管民办教育领航者的位置毋庸置疑,但胡大白并没有停止前行的脚步和深入的反思。在2006年的述职中,她曾这样“检讨”自己。
  
  胡大白的“检讨”不止这些。当记者称其为黄河科技学院的灵魂时,她说:“我还不能算是黄科院的灵魂,只是起到了灵魂的一点作用罢了。因为从经历上看,我是从这个学校门走进了另一个学校门的人,经历单一;从经营角度讲,没有搞过经济工作,没有产业运作的经历和经验。而一个学校的灵魂,应当熟知国内外各方面的情况,要有能力扛起学校这杆大旗,有能力扫清学校发展过程中的一切障碍;要懂教育,会经营;懂市场,会运作,具有大智能……”
  
  事实上,在黄河科技学院的发展过程中,胡大白先后完成了从教书育人到管理学校的过渡,从一个教师到一个校长的过渡,从一位普通人到公众人物的过渡,从单一素质到综合素质的过渡……在这些过渡中,管理学校已成为胡大白的首要工作。因此,她特别关注和研究管理功能的开发和运用。因为她知道:领导一个学校靠思想,用思想领导人;而管理靠制度,用制度管理人。她还知道:一方面她自己必须随时代而动,随学校这个整体而进步;另一方面,她又必须具有推动学校前进所具备的动力,把握它的前进速度,或急、或缓,不断地、仔细地观察前进中的地形和气象条件。她正是这样,靠一种思想、一种精神引导大家同心同德,靠一种制度激励和约束同伴,向着既定目标快速、轻装地前进,才使黄河科技学院取得了一个又一个标志性的成果——1994年,全国第一所实施专科学历教育的民办高校;1996年,全国第一个建立民办教育理论研究机构的民办高校;1997年,全国第一所成立党委的民办高校;1997年,全国第一所把人才市场引入大学校园的高校;2000年,全国第一所晋升本科的民办高校;2000年,全国第一个经国家教育部批准的民族预科定点培训基地;2003年,全国第一所获准接收外国留学生的民办高校;……23年来,胡大白带领黄河科技学院一直走在民办高校发展的最前面,她的许多办学经验和模式已经成为我国发展民办高校的样本。“我们不能把眼光仅仅停留在和全国其他民办高校的比较上,学院要发展,对手不只是民办高校,要和公办高校比!”胡大白铿锵有力的话语,让我们感受到了黄河科技学院强劲的发展势头。“我们力争本科教学水平评估达到优秀标准。学院还要申报硕士点,把两三个哪怕一个专业真正办出特色,建成省级一流、国内先进……”
  
  审时度势的前瞻目光、敢为天下先的创新精神也好,治学严谨的办学理念、为国分忧为民解愁的社会责任感也罢,面对此类褒奖与赞誉,胡大白都一笑了之。如今,这位衣着朴素、目光清澈的知识老人依然掌握着方向舵,冷静而坚定地带动着黄河科技学院这艘河南民办高校的领航巨轮乘风破浪、一往无前…… (本版图片由黄河科技学院提供)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