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永不凋零的康乃馨
大爱无言
母亲的心
民师老王
那一年,丑小鸭变成白天鹅
你会泡出什么味儿的菜
《人生》征稿启事
“我参加了郑汴国际马拉松赛!”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07年05月15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那一年,丑小鸭变成白天鹅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胥琰

 

    1977年,对于16岁的我来说,是改变命运的一年。
  
  那一年,我高中毕业。记得1977年春我已经拿到毕业证离开了学校,作为返乡知青回到洛阳城南的生产队参加农业劳动——种菜,每天挣12个工分,每工分值5分钱。不久,我参加了生产队组织的民兵集训,后来又参加了筑路劳动。当年夏天路修好后,我又回到了生产队“修理地球”,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如果不是恢复高考,我注定要在泥里土里摸爬滚打一辈子。那时,父亲的右派身份还没有改正,我家在生产队是受人歧视的“漂来户”,我的命运肯定不会比“根正苗红”的当地同龄人好到哪里去。
  
  听说恢复高考的消息,是在1977年秋天。留城的、下乡的、返乡的要好的同学,又加强了联系。大家都跃跃欲试,相约一起报考、一起复习。我毕业的母校——洛阳市第七中学的老师们,还办起了免费的高考辅导夜校。每天我下了工,顾不上吃饭,就急急忙忙向学校赶去,如饥似渴地听老师辅导语文、数学、历史、政治、地理。当时,考大学根本没有复习资料,学生只有记笔记,笔记记了一本又一本。记得有一次,我用身上仅有的两毛钱买了一本笔记本,饿着肚子来到一位同学家,约他一起去听语文课。见他正就着黑豆芽菜吃馒头、喝稀饭,我馋得肚子里咕噜乱响。但当同学问我“吃了没有”时,我还是装出一副刚刚吃过饭的样子,轻轻地掩饰了过去。那一刻,叫我终生难忘。
  
  “天意怜幽草”。1977年冬天,我在位于洛阳老城西关的洛阳市第六中学参加了高考,并与一位姓李的同窗好友双双过了分数线,在母校报考的数百人中脱颖而出,参加了在洛阳一所军部医院组织的体检。可惜的是我这位好友患有先天性白内障,尽管分数比我高,但最终没有被录取,而我以刚到分数线的成绩被洛阳市师范学校中文专业录取。去母校教导处领录取通知书时,我买了三块钱的水果糖,分发给我所见到的恩师们,作为菲薄的回报。记得教导处的普老师拿着通知书,操着浓浓的南方口音对我说:“有了这一张纸,你就跳出了农门,改变了命运啊!”我接过通知书,向普老师深深地鞠了一躬。
  
  因为父亲右派身份的缘故,直到我已经拿到了录取通知书,父母亲也从不张扬,十分低调。有一天,父亲有急事,我去大队翻砂厂临时替他干活,父亲的一位同事在谈到生产队的子女们参加高考这件事时,当着我的面还大大咧咧地说:“要我看,他们一个也考不上,祖坟上就没有那股青烟儿!”当然,也有不少好人。1978年春,去洛阳市师范学校报到之前,我特意买了一些糖果,和同组的社员们告别,当时受到了很多鼓励。虽说工分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一位老伯还坚持说要给我涨上一分。他说:“给你涨分,是对你干活的肯定。”令我至今感激他的好意。
  
  记得安徒生有一篇童话叫《丑小鸭》,1977年前的我,一身土气,的的确确是一只名副其实的丑小鸭。高考制度的恢复,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提高了我的生命质量。我自然不敢就此自诩为“白天鹅”,这个蹩脚的比喻太矫情,但我自信已经拥有了一颗求真、向善、爱美的心,使我在人生的道路上,面对风霜雨雪,多了几分自信和勇气。
  
  我理解,这就是知识的力量。
  
  (作者单位:洛阳市第三十六中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