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特殊的“倒计时”
柔和的力量
向着梦中的地方去
那年我差点儿辍学
给善举一个回音
我愿替你分担这份责任
  郑州黄河医学中等专业学校招生河南省重点中专 学校代码260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07年05月29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向着梦中的地方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秦海霞在我上下班的路上,总会看到一个歪着脖子坐在轮椅上奋力用手转动着车轮向前走的残疾人,夏天是一脸汗水,冬天也是一脸汗水。
  
  他的轮椅太落后了,落后得教人心疼——没有摇把,用两只手自己转动着车轮往前挪。上坡的时候,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艰难,却无法让自己突破沉默。在路人的匆匆中我艰难地沉默,在沉默中我艰难地想起,他是在向着梦中的地方去。
  
  隐隐约约的印象里我是认得他的。在我刚刚戴上红领巾的时候,我的父亲教导我要好好学习,曾指着擦肩而过的一个跛足的人,说过这样的话:看二矿那个开煤票的小洪,是个残疾人,还自学英语,说英语是他的梦想,多自强啊!他爸爸还是老红军,人家都不让照顾,全凭自己本事!父亲的话,我印象深刻,虽然我还不晓得他是姓“洪”还是叫“洪”。
  
  也许是因为父亲的话吧,我对他有了“记忆”。在我快要小学毕业的时候,全国开始学习张海迪。海迪大姐姐的事迹报告会通过电视播放出来,看得我和同学们热泪盈眶。就是那时候,我发现“开煤票的小洪”,改在二矿门口看大门了。每天我上学、放学经过大门时,差不多都可以看到他。一日,看到他站在大门口,口若悬河地向周围的人讲述:“我给海迪写信了……写了二十几页……我都梦见她给我回信了。她肯定会回信的!”我恰巧路过,恰巧听见。我看见他的脸很红,表情很激动。
  
  以后每次我从那里经过,没人的时候,我感觉他独坐的神情充满期待和等待,眼神里还有一些憧憬的光彩。也许是我的心理作用吧,有一次,我发现他的目光黯然下来。再后来,我还发现他有一些焦躁,偶尔呵斥一下过往的淘气男孩儿。一日,在餐桌上,我听父亲对母亲提起一句,“小洪给张海迪写了好长的信,也没收到回信……”
  
  后来,我读了中学,踩着单车匆匆来去的时候,见过他烈日下跛足前行、一脸热汗的样子。那时候他是可以自己独立走路的,不借助任何代步工具,只是走得歪斜。
  
  再次见他,是我读大学的时候。假期回来,因要和同学联系,去邮局寄信。我发现一张歪着头的脸有些熟悉,原来是“小洪”。他坐在轮椅上,在邮局门前,挂个“代写书信”的小牌。我知道那是他自食其力的旗帜。
  
  我忙碌着我的青春,好多东西都记不起来,更不会细想什么小洪小青小蓝。一次在菜市场买菜,一辆大货车司机在歇斯底里地按喇叭:“咋回事,快点!”
  
  “你有本事就从这儿轧过去!”另一个不大的声音在喊,但同样歇斯底里。
  
  我回头看到的是已显苍老的“小洪”,他坐在轮椅上,额上有了深深的皱纹,脖子更显得歪斜。
  
  现在的日子里,我在上下班的路上,时常看到这样的小洪——累的时候,沮丧地垂着手,在来来往往的车流人流中,背影苦涩得像块石头。有时,看到他猛烈地一甩手,因为怎么用力也转不动车轮了。只有一次,我看到他幸福的样子,犹如小孩子穿上了过年的花衣裳,想要向全世界炫耀。那是一个年迈的老人在推车送他。老人身材高大,精神矍铄,我猜测是他的老红军父亲吧。更多的时候,我看着他一个人,在风中雨中,用手艰难地转着车轮,一点点地挪动。
  
  我不知道他现在的梦是什么,也许只是要顺顺当当地走到邮局门口。如今那里有高高的台阶和高高的坡,他从未进去过吧!如今,早不见有什么人需要代写书信,每天去邮局一趟,就是他现在的梦吧。
  
  天天,来来回回,他就这样向着那梦中的地方去。
  
  从明天起,再见到他,我不会再沉默,我会用力推他一把,就是轻轻推着他的梦,也推开我们心头那块云彩,让爱心的雨点落下来。
  
  (作者单位:平顶山市实验中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