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美丽的眷顾
我想爬起来
摔倒之后的爱
高薪诚聘教师
《教学交流》杂志征稿
郑州大学体育学院
漯河高中诚聘优秀教师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07年06月12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想爬起来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杜振堂 

 

    从我呱呱坠地起,妈妈就把我抱在怀里,不松一下手。我饿了,哭,妈妈赶忙给我喂奶;我冷了,哭,妈妈赶忙给我加衣服;我把裤子尿湿了,哭,妈妈赶忙给我换……妈妈说,她小时候吃的苦就够多了,现在说什么也不能让她的宝贝儿子再受苦了。爸爸说:对对对,咱就是再苦再累,就是搭上这把老骨头,也不能让咱的孩子受半点儿委屈。
  
  3岁的时候,我也想自由地东跑跑西看看,就挣扎着要下来。妈妈和蔼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她教育我说:“怎么可以呢,你没看到邻居家的毛毛,因为学习走路被摔得鼻青脸肿的吗?你学走路,出事了怎么办?孩子,咱家有的是钱,给你买辆轮椅不就得了,还用得着咱亲自学走路啊?”
  
  妈妈推着轮椅把我送进了学校,对一位像妈妈一样温柔可亲的女人说:老师,我把孩子交给您了,您多费心。那位叫“老师”的女人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对妈妈微笑着点点头,说:把孩子交给我,您就放心吧。
  
  我牢记着妈妈的嘱咐,上课时把身板坐得笔直,眼睛睁得贼大,跟着老师读,跟着老师学。只是,有时我也会控制不住自己,默默地坐在窗户前看着白云飘来飘去发呆,思考一个问题:一朵白云加一朵白云为什么还是一朵白云呢?我没敢去问老师。一天,云姐姐从窗前飞过,我站起身,想走过去问问她,却被老师发现了。老师吓得脸色苍白,急冲冲跑过来,又把我按回轮椅上,教训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老实,不听话!你站起身走路,出事了怎么办?谁负责?再说了,考试又不考走路,你学习它又有什么用?走,我把你送回家。
  
  老师推着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却遇到我妈妈正和一位叫做社会的叔叔在聊天。老师走了过去,他们开始谈论如何对孩子进行教育的问题。我听不太懂,也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社会叔叔手中拿着的西瓜。西瓜我是认识的,只是不知道西瓜还能这样吃。以前,妈妈总是用榨汁机榨出鲜红鲜红的汁液让我用吸管喝。现在,看着鲜红鲜红的瓜瓤,我的口水流下来了。
  
  我想,“喝”西瓜与“吃”西瓜的滋味应该不一样吧?社会叔叔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举着西瓜对我说:想吃吗?想吃你就过来自己拿。我高兴极了,就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迈开了脚步。谁知,一块西瓜皮早已悄悄地埋伏在我的脚下,“啪”,我重重地摔了个大屁墩。妈妈冲过来,埋怨我说:“不让你学走路你不听,出事了吧?”老师也走过来,教训我说:“刚刚教育过你,怎么一转眼就忘了,出事了吧?”社会叔叔又啃了一大口西瓜,咧着嘴说:“你们家长和老师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出事了吧?”
  
  妈妈、老师、社会叔叔显然是把我给忘了,任我坐在地上,他们划分起各自的责任来。我实在是等不及了,也忍受不了了,抱着脑袋大喊:“别吵了!我想爬起来。”“那就爬啊。”这次,他们倒是异口同声。我把头埋下来,喃喃地说:“我不会。”
  
  (作者单位:社旗县唐庄乡岗里学校)

 

 没事,不疼!

 

□ 宁杰 

 

    我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天生就好动,尤其喜欢打篮球,在心里偷偷地做着“姚明梦”。
  
  可是,我很不自由,处处都有关注的目光。在家里什么事也不用我做,就是吃个苹果都是妈妈替我削好,说是怕我割着手。邻里的爷爷和奶奶都很喜欢我,可就是有一样不好,一看我跑跑跳跳的就提醒我注意别磕着。等上学了,我着实高兴了一阵,以为从此就轻松点了,可没想到的是老师比爸妈要求得更苛刻,成天把“安全”挂在嘴边,一讲起安全来就满脸的严肃,满嘴的“不准!”“严禁!”“杜绝!”“必须!”等等。我发生点芝麻粒大小的事儿就像天要塌下来一样。
  
  这不,昨天我与几个同学在操场上打篮球,不小心摔了一跤,膝盖和肘部擦破了点皮,就到卫生室上了点药。没想到,这事竟惊动了老师,他就严肃地批评我:“我在班里强调过多少次了,危险的事情不要做!你看,现在出事了吧!”
  
  我说:“老师,没事!不疼!一点儿也不疼!只是擦伤了点皮。我的球技这几天可是大有长进!”
  
  “别说了!”老师严肃地打断了我的话,“这多亏是擦破了皮,如果是摔折了胳膊,磕破了头怎么办?”
  
  “没那么严重的,老师……”
  
  “还是小心点好!我告诉你:从今天起不许你再摸篮球!”说着,老师又叹口气,“幸亏没出大事故!我要把你的事向校长汇报,主动请求处分!还要向你的爸妈解释清楚,这也是对家长的交代……”
  
  没过多久,爸妈就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学校,人还没进办公室就听见妈妈急促地喘息:“我的孩子出什么事了?他在哪里?送医院了吗?”见了我的伤后,妈妈心疼地流着泪说:“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危险的事情不要做,你怎么就不听呢!你看,现在出事了吧!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怎么活?”
  
  “妈妈,没事!不疼!一点都不疼!只是擦伤了点皮……”我强调着。
  
  “还说不疼呢,你看现在还流血呢!以后篮球绝对不能再打了!有空看点书不好吗?”
  
  “就是啊,把精力全部放在学习上,将来考个名牌大学,也好为父母争光!”老师在一边帮着说。
  
  听了他们的一唱一合,我恨不得跑到没有唠叨的世界,自由自在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放学后,院里的人知道我打篮球摔了一跤后,就看着我爸妈严肃地告诉我:“我平时怎么提醒你来着,危险的事情不要做,你怎么没听?现在出事了吧!”
  
  我刚想要说:“没事!不疼!一点也不疼!只是擦伤了点皮。”可是,看着他们那担忧而又带着邀功似的眼神,我欲言又止。
  
  唉!看来,我要跟心爱的篮球再见了!
  
  我真想找到他们再说一遍,这点伤根本算不了什么!没事,不疼,实在一点都不疼!
  
  (作者单位:山东省寿光世纪学校)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