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故乡行(组诗)
假期
换锅底
  只有一个妈妈……
爱上厨房
难忘复读那一年
我的北大梦
脸色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07年07月10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难忘复读那一年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常要中 

 

    几年了,每到高招分数线揭晓的那段儿,我的电话都几乎被打爆。我和学生、家长一起共同分享着难以言传的快乐。
  
  等到静下来时,一个人坐在书桌前,一张张熟悉的学生笑脸在面前闪过。可接下来,便有一种如烟似雾的沉重氤氲心头,且越来越浓:在我一百多名学生中,还有一部分将会在看完自己的分数后,长叹一声,匆匆走出校门,回到家,和亲人一起,长坐无语,面容凝重。等待他们的,将是“高四”的涅槃。
  
  翻开多年前的日记,又清晰地看到了自己复读那年走过的路:
  
  “知道自己的分数后,一直等到天黑,我才踏着清冷的月光小偷样朝家中溜去。一路上,耳边总荡起老校长在开学典礼上说过的那句话:当你们想心安理得地跨进这个校门时,难;可你们若想最后一次心安理得地跨出这个校门时,则更难。
  
  ”已经是第十天了。每天清晨,我都早早起床,穿上开口布鞋,在田头地角发狂般地干那祖祖辈辈留下的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干完的活儿。十年了,这十年的努力,没料到换来的竟是折戟沉沙、无力回天。
  
  “又是一个不想回家的星期天,看了一上午的书后,便和两个好友相约出去转转。小城的街道两旁,酸臭的酒糟气夹杂着发廊里录音机中传出的鬼哭狼嚎迎面扑来,搅得心情烦躁。好友笑笑:还是回校吧,咱们的心中,现在哪还有轻松?
  
  ”模考后,刘恒在寝室长叹:‘我想跳出黄土地这根拴马桩,咋就这么难?我要把这一年的炼狱生活撒点盐,风干,老的时候,下酒。’孙勋把他的日记扔给我。就着寝室里昏暗的灯光,我看到以下几句文字:‘我搞不懂,高四究竟是什么,究竟什么是高四?是师长渴盼的目光,是一天十几小时无休止地做题,是一整年夹着尾巴做人,是再不敢在食堂里高声笑语,亦或是我们心底一声沉重的叹息?’我苦笑:‘我们复读生怎么啦?谁敢保证自己一辈子都是常胜将军啊?小刘说:’学校把最棒的一线老师分到咱们班,就因为知道咱们是冲重点、名校来的。其实,我们复读生应该是高考中最大的受益者。‘“”高考刚结束,我就兴高采烈地冲进寝室,把所有的活页纸和作业本卖得一张不剩:永别啦,高四,三百多个焚膏继晷的日夜,一生中刻骨铭心的高四!“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我正在一所不属于我的城市里打工。我用架子车在两个相距三公里远的工地上运砖拉灰,从晨星未落开始,一直干到满城灯火辉煌。这段日子,特别是在晚上,当我独自一人低头拉车走在城中熙攘的要道上,脸上的汗水在闪亮的灯下坠落,摔碎在脚前溅起灰尘时,我便觉得自己就是那个骆驼一样的祥子。但不同的是:我,有自己不能丢弃的尊严。郁达夫说,他是”绝交流俗因耽懒,出卖文章为买书“,而我,是用自己的汗水滋润着我读书的热土。
  
  十年弹指一挥间,正如小刘所说的,复读生才是高考中最大的受益者。现在,我们班的复读生一个个从大学里走出,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一帆风顺、如鱼得水。就连把高考看成是生命中无法承受之重的刘恒和孙勋前天还打来电话说:其实,咱何尝不知道当年父母都对咱寄予厚望,可他们最大的愿望,还是要咱们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活着。
  
  是啊,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活着,这是父母对高考在即的孩子们的心愿,也是我对自己学生最诚挚的祝福。
  
  (作者单位:鄢陵县第一高中)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