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外婆·毛背心
不一样的老人
生活里的阳光
美丽的谎言
老王
那些与高考有关的日子
校长李炳堂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07年07月17日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校长李炳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王文建 

 

    李校长其实不是校长,他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校工。他的真名叫李炳堂,50岁,瘦高个,探腰,走路头一点一点,像个虾米。
  
  第一次听人喊他“李校长”,我不解,问喊者:“咱校长不是姓王吗,啥时候李校工升成了‘李校长’?”他呵呵笑:“李校长可是名副其实的校长啊,不信你去问其他人。”
  
  问李炳堂本人,李校工也只是呵呵笑:“听他们胡乱喊!”
  
  校工被抬举成校长,该有些渊源吧?好奇心驱使我留意起李炳堂的一举一动来。
  
  李炳堂有“醒脑”的毛病,所谓“醒脑”,就是夜里一点钟以前,脑子始终清醒,想睡也睡不着。李炳堂曾经尝试着强制自己上床睡觉,结果是横翻身子竖伸腿,害得他老婆不住声地埋怨,又是掐又是拧地赶他。无奈,他只得下床四处溜达,溜达完校园,溜达街头,溜达完街头,溜达校园。
  
  这天晚上,11点多了,李炳堂闲步操场,忽见两个黑影正肩膀挨着肩膀凑在一起。李炳堂一声断喝:“哪个?干啥呢?”黑影闻言,打树背后畏畏缩缩走出来,原来是一男一女两个学生。天到这般时候了,泡一堆还能干啥子好事!李炳堂一看就明白了八九分。父母拿着血汗钱是让你们来学能耐的,不是让你们来谈情说爱的!李炳堂一股无名火腾地蹿上来。哪个年级哪个班,姓啥名谁,李炳堂逼问得瓜清水白。
  
  第二天早上,李炳堂把自己头天晚上的发现汇报给了政教主任。政教主任通知了学生家长。家长们赶到学校,听了事情的经过,无颜再让孩子呆下来。两个学生离开学校前,给李炳堂写了一封信,骂李炳堂害得自己丢人现眼,骂他是“狗捉耗子,多管闲事”!
  
  李炳堂看了信,也愤愤:“这俩娃子咋恁不懂事,真他娘的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恋爱风波过后的一个星期三,晚自习放学,一个走读生推着自行车回家,不小心叫甬道边刚栽的松树挂了一下。走读生一不做二不休,“喀嚓”一声折了树苗。李炳堂恰好在旁边,一把扯了走读生扭送到校长办公室。刚栽的树苗就有人折,校长动了雷霆之怒,一边批评走读生的班主任对学生“绿化美化校园”教育不够,一边责令走读生照价赔偿。挨了批,赔了钱,走读生及其班主任眼中的火苗几乎把李炳堂灼化了。
  
  唉,看这事把自个弄得里外不是人,何苦呢!事后,李炳堂想想也有些后悔,暗暗告诫自己以后再不多言多事。
  
  前天下午第二节下课我回住室,碰到李炳堂手里拿着抹布正往楼下走。我问他:“李师傅,这是干啥去呀?”
  
  李炳堂答:“不晓得是哪个好事的,这水龙头好好的碍他什么事了,非要卸下来,不管吧,这水哗哗流得让人闹心!”
  
  “可拿抹布堵上并不是解决解决问题的办法呀!”我明白了李炳堂的意图,提醒他。
  
  “先堵上,回头俺自个掏钱买个水龙头按上,就不对校长说了,不对各职能部门的领导们说了,免得……”说着话,“噔,噔,噔——”下楼了。
  
  回到家,我跟妻讲了李炳堂堵水龙头的事。妻接口道,这李炳堂可不就是“李校长”嘛!那表情,那语气,分明是赞誉,而不是贬抑。
  
  (作者单位:邓州市第四高中)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