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父亲送礼
做个细心人
静心读书
远行
火车老师
私房字
琴姐姐
旗帜
一个鸡蛋的面汤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07年07月24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父亲送礼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倪雪萍 

 

    父亲一生耿直要面子,从不会对人阿谀奉承,更别提给人送礼了。可是为了我,父亲竟破例给人送了一次礼,也是他一生中仅有的一次。
  
  那是6年前的事。当时,我从一所师范院校毕业。等待分配的那个暑假,是我感觉最轻松也最快乐的时光,终于可以工作,可以为家里减轻一些经济负担了。家人也是非常高兴,特别是父亲。从他那满含笑意的表情中,我分明感受到了一种自豪与喜悦,和那种终于卸去肩上重担之后的轻松与自在。父亲平日被我们兄妹几个的学费压得微驮的背,也似乎挺直了一些。
  
  可是这种喜悦并未停留太久,它伴随着学生开学时间的临近而慢慢转化为焦虑与担心。“都快开学了为什么还没有分配的消息?”这个大大的问号一直萦绕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它搅得我们坐立不安、茶饭不香。在焦急的等待中,我再也坐不住了,眼看着和自己同时毕业的同学都纷纷走马上任,而自己如同无人问津的“大龄女”般仍“待字闺中”。父亲更急,想方设法地打听情况,可仍无半点消息。短短数日,二老似乎苍老了许多,可又茫然无措,不知如何是好。特别是面对村人那询问好奇的目光,父亲一下子老了。
  
  母亲说:“还是找人送点礼说说吧!”可是找谁呢?他们犯愁了。是啊,我们祖祖辈辈都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世世代代都是土里刨食的庄稼汉,既没有升官发财的邻人,也没有掌权握势的亲戚,真是有礼也无处送啊!刚刚升起的一点儿希望就被无情的现实浇灭了,又重新陷入一种焦灼无奈中。父亲只是在屋中不停地抽烟,来回地踱着步子,时不时地轻轻叹息一声。
  
  突然,父亲一下子停住,兴奋地高叫一声“有了”。我和母亲吓了一跳。只听父亲高兴地说:“我想起一个人,他以前曾在咱村工作过,现在是乡教育助理,或许还认识吧。我去求求他……”说的“求”字,父亲猛然停住了,表情极为复杂地站在那里再没说话。是啊,这辈子耿直刚强的父亲何曾弯过腰求过人,何曾奉承过别人,又何曾给人送过礼呀!可是,如今50多岁的他,为了女儿竟要去求人家!这该让他如何接受得了,如何去面对呀!
  
  第二天,父亲早早地推着自行车就走了。我知道父亲能下这个决定,一定是经过异常激烈的思想斗争,鼓足了勇气才说服自己的。或许,为了女儿,一切都不重要了。
  
  时间在焦急的等待中悄然逝去。上午,父亲没回来,企盼午后。下午,父亲还未回,直到黄昏。天都黑了,父亲仍未归。我和母亲开始坐立不安。桌上的饭菜,还是早晨做的已热过数遍。乱乱的脑子里错综复杂地盘旋着各种各样的猜测情景。外面的每一个动静每一点的脚步声都会在心中升腾起一种希望,然而每一次都随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而化为失望的泡影……不知过了多久,大门终于在沉寂的夜里响了,我和母亲急忙迎出来。只见父亲推车进来,满身满脸的疲惫透出些许的无奈。他把车放好,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哎,真是俗话说得好,狗仗人势啊。狗也知道欺负人!”然后,他就闷坐在那里吃饭,一句话也没说。
  
  后来,从母亲口中我才知道那天的情形:父亲在人家门口转悠了一上午竟没敢进去,一直到下午才掂着东西去。可是那家的看门狗竟不识送礼人,狂吠不止,父亲根本无法靠近。没办法,父亲只好远远地蹲在墙角等着,等着……再后来,我如愿地工作了……只是分配通知不小心被压在角落里而下发迟了。
  
  后来,每每想起年迈而瘦弱的父亲蜷缩在角落里,远远地,无助地与虎视眈眈的狗对峙着、等待着的情景,我的泪都禁不住潸然而下……(作者单位:郸城县南丰乡第二中学)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