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军嫂
她的名字叫军嫂
好友王慧
因为有爱
写给老公
  永远难忘小红榜
老同学
借钱恐惧症
他把家变成了孩子的乐园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07年07月31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军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贾宾 

 

    熟读军语词典,找不到“军嫂”这个词。军嫂不是军队的主体,甚至可以说她不属于军队,但她姓“军”,军人是她的丈夫,军队是她的婆家。
  
  中国军人大多是农家子弟,他们的妻子多数还是故土上开出的芝麻花,虽没有都市玫瑰的热烈浪漫,但有着淳朴的美丽和坚强的生命力。这一部分军嫂,她们有片自己的责任田,有个缺少男人的家,有需要尽孝的公婆,有嗷嗷待哺的孩子,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靠她去奔波去忙碌去求人去支撑。一天下来,累倒在床上,泪光中又见丈夫的身影,一阵气恼又一阵喜悦,“丈夫是个军官呢”,这么想着甜甜地入睡了。麦收完,秋种罢,便打点行装,背上孩子,拎着大包小包,带上他爱吃的咸鱼干、家乡酒、软包烟,乘汽车、坐火车,一路颠簸一路歌地来到军营,在那远离城市没有女厕所、没有女浴池、缺少现代气息的男儿国里,一眼便从迎接的人群中找到了自己的男人,跑上去就把孩子扔给了他:“死鬼,看孩子叫你‘爸’不?”
  
  当了连长的丈夫,早已将宿舍全面彻底地清扫了一遍:久已不挂的窗帘也吊上了,小煤炉烧起来了,油盐酱醋俱全了,两张单人床也拼到了一起,鸳鸯枕头摆在上面,绿军被还是方方正正,白床单已换成了大红大绿,录音机放开了,背景音乐洋溢着柔情蜜意……这就是军人丈夫的家,慢慢地什么都看顺眼了、听顺耳了,才感到那也是自己的巢,随季节变化而设置的巢。自己是一只候鸟,飞来飞去,苦中带甜,笑里有泪。
  
  兵们没谁问她的姓名,一律规范地喊嫂子,背地里称她“连长老婆”。嫂子来队,连长高兴,兵们也跟着乐呵。连长的小孩变成了大家的开心果,这个教他踢正步,那个带他唱军歌。擅长针线活儿的嫂子将连长穿破的迷彩服改成了小号的,套在了孩子身上,格外威风。
  
  嫂子要走了,连长一整天不说话。灯下,连长说给俺点根烟吧,嫂子就给点上了。嫂子说再抱俺一下吧,往后就闻不到你那满身的烟味儿了。连长就抱了,两滴泪落在嫂子脸上,嫂子说泪是咸的。像送老兵荣归故里那样,嫂子在众多的目光里迈出了回家的脚步,走远了,又回头喊一声:“别挂念家里啊!”
  
  窗帘又扯下了,季节巢再次变成了宿舍。从此,牛郎织女天各一方,靠着常常迟到的书信维系着分居的爱情,靠着火辣辣的字眼保持着爱情的温度……连长一遍遍地怀念那美味的咸鱼干儿,嫂子一天天地念着那部队的大米饭,想得多了,念得久了,嫂子就起了探亲的念头,连长就有了回家的想法。可家里忙,嫂子走不开;连队任务重,连长回不去。他们只能这样美美地想着、深深地念着……  (请作者速与本报联系)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