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我的三个书包
房子是个梦
坚 持
为自己祝福
拉 钩
高考改变我命运
妻子的项链
锁,在人们心里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07年08月14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三个书包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杜永沛我上了11年学,用过3个书包。
  
  上学头一天,母亲把一只蓝粗布小书包挎到我的肩上。书包里装了一块窝头,算是我的零食,其他什么也没有。我很自豪地挎着空书包,迎着躲在村头老槐树背后的太阳,一蹦一跳,走向了上学的路。
  
  一年级教室是一座土房子,很小,很暗。黑板破旧斑驳,讲台是用砖头砌的,课桌是几块搭在泥坯上的长木板。上第一节课,老师给每人发了一截小棍。他在黑板上用粉笔画一横,就要求我们在地面用小棍画一横;写一竖,就要求我们在地面上写一竖。放学的时候,他要求我们把写字的小棍装进书包,不准丢失,以后上学,就要用它写字。
  
  两个月后,老师给我们发了崭新的语文、算术课本,告诉我们还要备两个作业本、一枝铅笔、一块橡皮。打那以后,书包里装进课本、作业本、文具,不再是装着半截小棍的名不副实的书包,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书包了。
  
  当时,书包里的书本作业本很少,但杂七杂八的东西却很多。男生的书包里有薯干、石头子、泥蛋儿、杏核儿,女生的书包里有红的粉的棉线毛线、毽子、沙包。农村的孩子野,追跑,打坷垃仗,上树,爬墙头……肩上的书包也不得安生,今天带子断了,明天针线缝裂了,常常伤痕累累。母亲喝斥着,数落着,今天缝,明天补。这样缝缝补补,书包早已失去了本来的颜色和模样。到二年级结束时,书包已经破得驮不住补丁,没法再用了。
  
  升上三年级,眼看就要开学了,书包还没有着落。母亲为书包的事作透了难。做个新书包花钱不说,还需要布证。那时布证是紧俏货,留着过年过节、娶媳妇嫁闺女用,平时哪敢随便用。实在没法了,母亲一狠心把她那件串亲戚时才穿的蓝色斜纹洋布布衫毁了,给我缝了一个结实的带皱边的大书包。在当时,那是很不错的书包了,当我挎着它迈进三年级教室时,同学们都羡慕得不得了。
  
  比起低年级,书包里乱七八糟的东西越来越多,简直就像个杂货店。里面有螺丝帽,铁钉,磨制的小刀,用树皮做的柳笛、杨笛;有萝卜干,榆钱,柳絮,茅芽;有鸟蛋,小麻雀,蚂蚱,知了,天角螂,大青虫……这些小玩物,样样都是我爱不释手的宝贝疙瘩。老师不在的时候,就从书包里变戏法似的把它们掏出来,津津有味地摆弄起来。老师看见了,并不发火,顶多说一声:“真会傻鼓捣。”
  
  我的初中是在外村上的。那时候时兴起绿色帆布书包。确切地说,是军用挎包。它颜色漂亮,是当时很流行的军装绿;布料是厚厚的帆布,耐磨耐用;挎带很宽,有金属扣可以调节挎带的长短,挎在肩上很舒适;它的口端有盖,装满东西,把盖系牢,东西不容易散落。这种包商店里没卖的,谁家有参军的人才有。看班上有的同学挎着绿帆布书包上学,我眼巴巴地看着,心里想,如果有这样的书包该多好啊。有年夏天,母亲到郑州的大姨家,回来时带了一个。它有几分破旧,已经褪了色,几乎成了黄色的了。但我仍然高兴万分,迫不及待地把挎了三四年的蓝书包甩到一边,挎上绿书包,饭也没吃,就一路欢歌上学去了。
  
  挎着这只褪色的绿书包,读完了初中读高中,后来又挎着它迈进了师范的大门。上师范时,我经常用它装从学校图书馆借的大部头的书,装读书笔记。一次,我挎着它回家,上了公共汽车,车上的人很挤,一位中年人卡着我的书包,我担心他把书挤皱了,请他移一下身子,留一点空隙。他乜斜了一下我的书包,很轻蔑地说:“破书包,啥主贵东西!”我火了:“二百块钱不给你!”二百块钱在那时是笔大钱,我这句豪气冲天的话竟然把那人说笑了。他一笑,我的火气也云飞雾散了。
  
  现在,这三只陪伴我度过美好学生生涯的书包早已不知道身在何处了,但在心灵深处,我始终珍藏着它们。
  
  (作者单位:淇县教体局)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