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我的三个书包
房子是个梦
坚 持
为自己祝福
拉 钩
高考改变我命运
妻子的项链
锁,在人们心里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07年08月14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高考改变我命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林玉甫我上初中和高中时,正是轰轰烈烈的“文革”期间,也是村村办初中、乡乡办高中(均为二年制)的年代。贯彻落实毛主席提出的“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既学文,又要学工、学农、学军,要批判资产阶级”成了各级学校工作的中心。那时,高中的语文课本是《毛泽东思想》,物理是《农业机械常识》,政治则全部是毛主席语录或文章。致力于教学和研究的优秀教师被戴上“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学校领导被打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不学无术的白卷英雄成了校园“先锋”。因此,初、高中四年,我所学的文化知识少得可怜!
  
  1976年,祸国殃民的“四人帮”倒台,随着“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两个凡是”被否定,彻底砸碎了禁锢人们思想的精神枷锁。在社会各界的强烈呼吁下,以邓小平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审时度势,顺应时代潮流,于1977年秋果断地作出了恢复高考制度的决定,并把这年的高考定在12月份,我们这些农民子弟终于看到了黎明的曙光。
  
  想高考、盼高考,高考在即,我这个当初肚子里没装多少墨水的“高中生”,加上几年的遗忘,对借来的残缺不全的高中课本,真的是老虎吃天——无从下口!看数理化课本像读天书,但高中时我的语文、政治全优,只好发挥特长复习文科知识。可上高中时压根没学过历史、地理,借来的课本等于从头学起。虚荣、爱面子的我害怕考不上丢人现眼,只能白天参加繁重的体力劳动,夜深人静时在煤油灯下偷偷学习,也不知道到高中去请教老师。盲目复习,仓促上阵,竟然过了进线关(当年报考人数570万,录取人数27万,录取率4.7%),引起轰动,但最终未被录取。
  
  我深知知识改变命运,高考决定成败,农村娃要想跳出农门,只能挤高考这座独木桥。凭着朴素的目标和不服输的精神,我仍见缝插针,劳动之余抽空复习,考前到高中旁听一段时间。接着又连续参加两次高考,皆因精神紧张,压力太重,考前重度失眠,发挥失常,仅以几分之差而名落孙山。
  
  1980年,已是大龄青年的我,顶着来自自身和外界的压力,最后一次参加高考。考前,一位同班好友邀我去算命观相,预测能否金榜高中。我压根不信算命、测字、观相这些鬼把戏,但碍于同学情面,却之不恭,便让这位学友代测了一个“天”字。我想:古代皇帝被称为真龙天子,成语中有海阔天空、天高任鸟飞,“天”字,吉也!事隔一天,这位同学神色不安地对我说:测字先生说了,“天”字,“人”字头上有两横,压得人永无出头之日,看来你今年高考仍没希望!此话一出,我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又像是惨遭冰雹袭击的禾苗,一下子蔫了!难道咱压根就不是上大学的料?难道咱就是扒坷垃的命?我产生了从未有过的绝望,只想着高考过后,收起躁动不安的心,到广阔天地去大有作为。
  
  或许是没了希望,我怀着平静的心情参加了高考,较好地发挥了正常水平,除数学只考21分外,语文、政治、历史、地理四科平均分数80分以上,进入大专线。填报志愿后,经复查分数,我的语文分数又被添了6分,总分达340分。那年河南大学的录取分数线是348.5分,班主任说这个分数可被信阳师院录取。但因未报此校,被南阳师专中文系录取。我这个农家子弟,通过高考这一途径,最终艰难地跃入龙门,实现了人生的跨越。
  
  (作者单位:镇平县教体局)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