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怀念两棵树
父亲的骄傲
特殊的电话号码
馒头上的小巴掌印
我和从前的学生坐在广场上
三碗白开水
母亲的五年计划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0年08月31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怀念两棵树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怀念两棵树

□ 程远河  
有两棵树,牢牢扎根在我记忆的原野。
一棵在我家地头。
这棵树不大,但可爱得要命,见到它就如看到十七八岁的孩子,会让你产生说不出的美妙联想。
家里栽红薯的时候,在条子沟水库汲满两木桶水,我沿着羊肠小径,向着陡坡开始长长的攀越。幸亏我的脚上穿着妈妈做的千层底儿布鞋,稳健而踏实。我一步一个台阶,步步都落到实处,还要留心那些零散的石子,不能踩住,否则就会连桶带人滚到几百米深的山下去。
肩负百十斤的担子,走得也不能太慢,但加快就很累,可我只要想到那棵神采奕奕的小树正在前方等着,很快又来了劲儿。我将扁担换一下肩,仿佛轻了不少,似乎看到小树在向我招手。
二三百米外,我终于看到了那棵树,也到了平路上。如有神助,我疾步向它奔去。到了地里,我已是气喘吁吁。虽是春风轻寒,可我的内衣却早已湿透。把两桶水放好,走到树下稍微休息几分钟,我又担起另一对木桶下山了……
如此下来,一个下午我要走十好几个来回。收工的时候,全家人会坐在树下说一阵闲话。小树身边有刚发芽的青草,翠翠地招人;有新吐蕊的山花,鲜艳地摇曳。两只小燕在树顶不停地呢喃,我打呼哨引诱它们,它们全然不理。
我抚弄着小树绿油油的身子,端详它轻柔的枝条,眯眼憧憬它长大后的模样。风吹树摇,似有所动。因为有了它,我繁重的劳动生活充满了轻松的快意。
另一棵在后山顶上。
只有在冬日清闲的日子,我才能静心品味这棵树。
山中苍茫的冬日,大雪总会在夜深时不邀而至。人们清早起来推开门,常和满目的洁白撞个满怀。到处平平展展,不染纤尘,令人不忍心踏破这一地琼玉。我扫开一条路,通向井台。乡邻们担水经过时,能隐隐看到井水些许的热气。接着,各家院子的青烟就拉开了一天的生活。
处理完一天的事情,已是暮色渐起。我顺着村里小学校后面弯弯的山道,走向后山。老远我就能看到那棵树,它也站在那里向我远眺。四野静寂,天地间似乎只有我和这棵独立雪野的大树。我缓缓地走向它,心里怀着沉静的敬意。
没有人细想,只有我知道,它曾极大地庇佑了我们,给我启示。它在最高处,雷电风霜总是首先冲击和试图摧垮它。附近有个迁来不久的化工厂,下雨时向它泼来的尽是污水。有的砍柴人会把它身上不该砍的枝条除去,有的放羊娃故意用镰刀在它身上砍来砍去,而它却照样蓬勃生长。春秋季节在地里劳作,如果下了不大的雨,人们就不必归去,完全可以步入这日夜都在张开的巨伞下。它大大的怀抱容纳几十个人没有问题。这里面常常会有当初伤害攻击过它的人,它似乎并无察觉,一律以博大的胸怀慷慨相迎……
我渐渐明白了,像它这样是不会生长在茂密之地的。密集的只能是芜草,顶多是灌木,而不会有挺拔的大树。在原野上,当它的身影出现的时候,我为它的英姿而迷醉,甚至感到了些微的自豪。它包容一切的胸怀和直立向上的气质吸引了我,使我无法将目光转向他方……
我没有靠近它,在几十米外停下了,隔着一段山道,与它遥遥对视。又飘雪花了,我隐约看到几只麻雀从它身上飞起,消失在远方。
(本文选自树人网论坛,http://club.shuren100.com/thread-49034-1-1.html)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