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那年的月饼
学生寄来一盒月饼
我家的中秋朗诵会
书皮上的“低碳”
男人泪
数玉米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0年09月21日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数玉米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数玉米

□ 李成林  
玉米刚种下地的时候,我就盼着村小学的老师到我家里来。玉米成熟的时候,老师没有来;玉米颗粒归仓的时候,我终于盼来了村小学的严老师。
严老师40岁开外,穿一身洗得发白的灰色中山装。乡亲们见了,远远地都要热情招呼严老师到家里来坐一坐,听听孩子们在学校的表现。
严老师到村上来,除了到学生家家访外,最主要的是要招收一批新学生。招生的办法既新奇又简单:到了有孩子的人家,严老师从他的口袋里摸出一把玉米来,在农家的小饭桌上一一排开,若是这个孩子能一一数清楚10个以上的玉米粒,便会被他顺利地录取,成为村小学的一年级新生。而数不清玉米数的孩子,则要等到下一个学年。
那年秋天,和我一起放牛、打猪草的腊平、胜娃都背上书包上学去了。我一个人怎么在山野里待得住呢?有一次,我装着去放牛的样子,把牛赶到了那个掩映在大山深处的乡村小学的后窗外。从校园里传出来的琅琅书声,竟然立即迷倒了我,我觉是那是世界上最美好、最动听的声音。
我也要读书!
然而,我能不能读书,还要严老师说了才算数。于是,我就天天盼着严老师到我家来,盼着自己能够数一数严老师掏出来的玉米。
严老师到我家来的时候,我已经8岁多了。为了能数得清严老师口袋里的玉米,我偷偷地练习过数火柴棍、小石子、出洞的小蚂蚁、夜空中闪烁的寒星……
严老师把玉米摆在我家堂屋的供桌上让我数一数时,我既兴奋又激动,用小手推动着一粒粒玉米,一、二、三地往下数。当我一口气数了20多粒还要往下数时,严老师高兴地拍了拍我的脑袋:“好了,这小子可以到村小学读书了。”
“孩子上学,牛谁来放?猪草谁来打?”爹问道。
闻听此言,我大声地回答:“我放学后可以去放牛、去打猪草。”惹得围着看热闹的小伙伴们哈哈大笑……
“可是上学还要买书包,再说上学的学费从哪里出呢?”娘说。
“你们总不能不让孩子上学吧?再说学费也只有3.5元,如果实在缴不起,可以申请减免一些。”
听到严老师表态,爹娘的眉头松开了。第二天,爹娘上街赶集卖了一大蛇皮袋玉米,把我送进了梦寐以求的村小学。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