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勇攀书山第九重
带着他们寻找春天
也说“我不知道”
在我的童年等待父亲
怀念新年的贺卡
静候花开
冬日里的行走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0年12月28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勇攀书山第九重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勇攀书山第九重

□ 高培华  
华中师范大学坐落在武汉市美丽的桂子山上,是中南学子十分向往的求学圣地。这里的教学楼、图书馆、学生宿舍等建筑,错落有致地排列在从山脚到山巅的秀丽山色之中,是风景宜人的学习场所;这里大师辈出,藏龙卧虎,名师如云,学术气氛浓郁,是做学问的理想之地。能够考入这所高等学府读博士,实在是我的幸运。
我很珍惜这一求学机会。当初正该读博士的时候不幸患病,长达数年与病魔斗争;然后到河南省教科所,从事陶行知研究会和地方教育史志编修工作,在此间读到华中师大章开沅、张舜徽、任钟印、董宝良、郭文安等著名教授的论著,对他们的学问和学术水平极为崇敬。当有可能重温旧梦,我便报考了教育史专业,拜章门弟子余子侠教授为导师。经历了考试之后焦心的期待,我终于接到了录取通知书。我乘兴做诗致友人曰:
通知书到心弦松,敢向诸友报成功。
读博三效南征雁,攀越书山第九重。
因为长期把读书当成战胜疾病、排除烦恼的一种精神疗法,我自以为已经读了不少书;读博士期间要读原来想读而未及读的中外经典,故有“攀越书山第九重”之句。现在来看,自信自励的同时,有点口满甚至不知天高地厚:攀越任何一座“书山”都是很不容易的,更何谈“第九重”!但我想要多读点书和努力做点真学问的心愿,从这些诗句中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我作为章门再传弟子,不努力读书还真是不行:入学前三个学期,在取得必修和选修课学分的过程中,郭文安、余子侠、周洪宇、杨汉麟、喻本伐等各位教授所教专业研究课程,于旁征博引讲授的同时,都开列出为数不少的阅读书目;还有公共政治、外语等科目,若非勤奋读书、思考、练习,哪一门课的学分都不是容易拿的。像一些原来就在此读硕士的师弟、师妹们,已经读了、买了不少专业书,可谓有备而无患;而我和其他几位同学,因为是跨专业读博,着实紧张了一阵子,在校园里的几个书店买书都不够用,就相约到武汉市的几家专业书店买书,还不断交流网上购书经验,大包、小包乃至成捆的书籍就这样陆续摆上了我们的书架。必须读却买不到的书,我们就到学校图书馆去借,好在博士生享受教师的待遇,不仅可以自己到学校图书馆林立的书架中自由选书,还可以借书多达几十本;估计以后有用的内容,少则抄写做成卡片,多则马上可以复印;不懂的可以随时向老师请教。谁要是不抓紧时间读书学习,对得起这么好的条件吗?
诸位导师“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的幸福生活,至今使人留恋回味;而人到中年又到他乡求学,自然也会遇到比年轻人更多的不适应和困难。对我而言,最大的不适应,就是南方入冬后室内没有暖气设施。9月入校时还挺热,我们这一批博士生被分配住在东区15栋宿舍楼,为图安静我选择了二楼背阴的房间。入冬以后,武汉多阴雨天气,湿冷湿冷的;偶尔有晴天,室内比室外还冷。瘦人怕冷,我自从1992年做过手术以来一直很瘦,在北方住惯了有暖气的房子,如今来到武汉过冬,学生宿舍又禁止使用大功率电器,不适就可想而知。晚上临睡前我若不用热水烫烫脚,直到后半夜脚和小腿仍是冰凉的,暖不热。白天我穿着小棉袄加棉外套,即使早晨到操场上跑步也不敢脱下来;在室内读书写作,手指僵硬得翻书、拿笔都有些困难,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得买个热水袋灌了热水揣在棉外套里,隔一小会儿将右手伸进去暖一暖,隔一大会儿就换一次热水。有一天到后半夜仍难以入睡,我遂吟诗自嘲又自慰曰:
阴雨霏霏室无暖,北客不耐楚天寒。
十指时觉僵疼冷,五更常感被褥单。
走笔怀抱热水袋,跑操身裹数重棉。
少小送得瘟君去,老大辛勤读圣贤。
当时已感到搞孔子与苏格拉底比较研究学力不足,孔子与陶行知比较研究又怕缺乏创新和深度,已基本确定要在孔子和70位弟子范围内选题,因而是名副其实的“读圣贤”。诗的格调虽近乎打油,却又通篇属于写实。
总算坚持过来了,今日我提起昔日艰苦,也都变成甘美的回忆。
(本文节选自作者所著《子夏教育思想考论》一书的后记,题目为编者所加)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