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文化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别裁新体 气象万千
呼吁构建“中原文化群”
当代文化符号为何少人问津
图片新闻
《新少林寺》再现少林传奇
新郑发现夏商两代“城套城”奇观
文化小新闻5则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01月21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别裁新体 气象万千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周笃文  
高君治军近年异军突起,以其新古体诗驰骋吟坛,挥斥有声,并得到敬之老人的器赏。在诗界掀起了一阵阵的“高旋风”。治军之诗,上承近体诗的文脉稍加变化而大开便利之门。其诗以五言体、七言体为主,讲究首句入韵,二、四等偶句押韵。一句之内平仄不拘,以自然顺口为主。广泛使用口语入诗,新旧声韵均可独自成篇。这种保留韵脚,放开平仄的新古诗,降低了格律的门槛,贴近生活,贴近时代,促进了诗词的大众化,让人人爱诗、人人写诗逐渐成为可能,因而颇受诗词爱好者的欢迎。
高君之作,思奇而才捷,质高而量丰。内容广泛,笔力精到,读之令人神往。高诗之特点,我以为首在气象之鸿朗,充满着时代的开拓精神。如本书开篇之作《华夏荡春歌》:
改革开放涌洪波,泱泱华夏荡春歌。
试看明日寰宇内,巍巍峨峨大中国。
诗用新声韵,语极直白,意极昂扬。“荡春”二字下得生猛威狞,将中华大地春潮腾涌的盛况,作了极富个性的概括。另如长篇《郑和下西洋》首云:“中华历史上,一道亮丽光。万般不足论,唯除下西洋。”高度评价了它开辟历史的巨大意义。终云:“海洋蔚蓝色,大海孕希望。海洋茫无际,大海有梦想。万世开太平,还应大海往。中国欲辉煌,郑和指航向。”从历史上讲,中华文明是以大陆农耕文化为主轴构建起来的。能认识到海洋开拓的意义,除了秦始皇时代曾组织过徐福的远航之外,就只有郑和的下西洋了。而征服浩瀚的海洋,是一个强大国家生存和发展须臾不可忽略的问题。作者浓墨重彩地于此着笔,不只是讴歌历史的辉煌,更重要的是体现了诗人对未来发展的自觉。此类诗作不唯才妙,尤着识深。他在《尚书胡宗宪府》短诗中还写道:
桂树青青棕榈茂,精夺天工十分巧。
抗倭名将传青史,筹海图编钓鱼岛。
在这首看似寻常的记游诗中,作者拈出了一个重大的史料,即指出了胡宗宪的海防图中明确标志出了“钓鱼岛”,早在500年前即已列入有效防御范围,可谓铁证如山。诗人的敏感是如此令人刮目。构思之奇矫,是高诗的另一特点。比如《风陵渡》:
盘古巨擘洪荒开,黄河滔滔天上来。
风陵一勾三省界,华岳大河何壮哉。
风陵渡在永济市南,北接潼关,南扼黄河,河水至此东折而入豫。扼三省要冲,向为兵家必争之地,对此诗人拟之为盘古手臂一勾,遂造就了如此神奇的地险天关。可谓想落天外。另一首《黄河魂》云:
千回百转终未悔,一心只向大海奔。
昆仑气派梅花品,不屈不挠黄河魂。
《山海经》云:黄河发源于昆仑神山,潜行地下,南出积石山,东流入海。作者拈出发源昆仑言贯气派壮伟,此犹常言。妙在以“梅花品”继之,则有心裁别出之妙,将梅花冲寒开放之坚贞与昆仑天河相匹,以形容中华民族历劫不衰、愈挫愈勇之品格,则可谓奇喻惊人了。其咏《日环蚀》云:
千年等一回,羲和满脸黑。
唯有银丝边,熠熠闪余辉。
只二十字,却将五百年一遇的天象奇观,惟妙惟肖地记录下来。羲和,太阳之别称。“满脸黑”形容被月球全遮盖的模样。“银丝边”,则突出了日环蚀之特点。笔墨何其生动、形象、简法。“黑”字险韵,押者极少。李清照《声声慢》之:“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生新奇险,流誉千古。治军此处以“黑”与“辉”押,奇险入妙,可谓生面别开。
对普世价值的关注,是高诗的另一特点。诗人,同时又是思想者。黑格尔说:“诗的最高境界是哲学。”治军诗中颇具思想的深度。其旅美诸作,往往流露出攻玉它山的意味。如《华盛顿纪念碑》:
一把宝剑插天际,大功默默何须记。
独立国家创共和,望其项背谁与比。
又《杰弗逊》:
巍然屹立杰弗逊,独立宣言起草人。
倡导自由精神论,思想闪电温如春。
又《自由女神》:
自由岛上自由神,手擎天灯照寰尘。
自由精神若一照,寻常之身便成仁。
又《自由钟》:
争先恐后人蜂拥,来来往往去瞻钟。
穿过岁月虽裂缝,耳边犹闻自由声。
以及《情人石》:
蔚蓝天海边,海鸥双双翩。
海浪千堆雪,船扬万片帆。
阳光沙滩处,有情人缱绻。
导游发一言,海枯留此巉。
这些即兴而作的诗篇,尽管角度不尽一致,但贯串了对自由精神、独立人格、无私奉献、人间大爱的向往。这些普世的精神,都是值得尊重与令人向往的。潇洒的风致,是作者另一特点。治军以《明月清风吟》名其集,就说明了这种审美诉求。单从字面看,可以肯定它脱胎于李白《襄阳歌》中的“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玉山自倒非人推”,以及苏东坡的《赤壁赋》:“唯江上之清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前李后苏的风流高致,就是作者心仪的典范。此类风致,在诗作中更是形诸笔墨,无所不在。如《妙景醉人》:
翠谷起白云,清风送禅音。
深山红尘外,妙景正醉人。
美景怡人,古今无别。而作者却从白云清风中感悟到一种禅心的乐悦,可说是别具慧根了。又《呼伦贝尔情》:
碧草青,菜花黄,呼伦贝尔满诗行。
日照绿色草世界,夏临黄金花天堂。
面对浩茫无际的草原,在诗人心中却升华为一行行的诗句与繁花盛开的天堂。其欣悦之情、潇洒之致是何等浓烈了。又《白桦林》云:
层层叠叠白桦林,婷婷娉娉少女身。
谁知世之奇偏处,静谧处子亦动人。
修长美丽的白桦,在诗人眼中宛如静谧的少女。其《风流名楼》云:
浩浩瀚瀚大洋旁,一座塔楼雅韵藏。
爱迪生氏首用电,世人从此有明光。
爱德华王宁让位,不爱江山爱妙郎。
肯尼迪魂断梦露,世上英雄多爱殇。
青史唯传风流手,游客若织谁不往。
在大洋一边的豪华别墅中,曾经留下了发明家爱迪生的踪迹,曾经居住过英国逊位国王爱德华夫妇,曾经留下了肯尼迪与风情万种的梦露之艳史,以至于它成为如织游人参观的热点。在诗人看来,风流艳史是芸芸众生十分关注的话题。这也是诗人潇洒人生的一种表现。要知道人生舞台,一半是爱情啊!
治军还写了一些长诗,如420言的《祖国颂》与268言的《大河秀典》。这些作品揭示了他的大爱深情与雄伟气概。能出之以狂荡豪逸之情,写之以深情奥衍之笔,返虚入浑,积健为雄,灵气才情,俱臻上乘。已别有专家评论,就不在此赘言了。纵观治军诗作,有一种衮衮新机扑面而来的感觉。治军为诗,往往涉笔成趣,如风行水上,有自然成文之妙。这固然是才气高卓之表现。尚能稍加沉淀,辅以推敲,必能更加精粹。前贤成例很多。大家如王安石之“清风又绿江南岸”,“绿”原作“到”,改“过”,改“入”,又改“满”,最后才定位“绿”字。黄庭坚的“归燕略无三月事,残蝉犹占一枝鸣。”“占”字初作“抢”,改“用”,最后定为“占”字。都是千锤百炼,乃成绝唱。治军优于才气,富于春秋。若能勤加琢磨,转益多师,则诗林逸足,前程真不可限量也。寒夜烧灯,略记所感于上。
(周笃文,著名学者、教授、诗词专家,中国韵文学会及中华诗词学会创始人之一。本文系作者为《明月清风吟》所作的序。)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