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书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教育:生命的学问
听课,要听得出门道儿
书带我穿越假期
精神相遇与对话
精神相遇与对话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02月16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教育:生命的学问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林高明  

李政涛先生引我重新走向雅斯贝尔斯,我深陷于思想的恐慌与迷茫之中。我寻求的路在何方?我可能仍然需要返回我曾经迷恋过的雅斯贝尔斯的世界。无数个宁静的瞬间,无数个纷乱的时刻,无数个茫然的时段,我们不妨追问,自己在寻求教育教学之道中是不是迷失了自己?生命需要拨开一些迷雾与灰尘,开拓一种自由的清明。

教育是一门生命的学问
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觉得自己的心中仿佛隔着一层厚厚的膜,所有的书籍都似水浇不进、风吹不透……看起来,每天忙忙碌碌,每天东奔西突,每天都在读书、思考、研究、写作,可是我究竟得到了什么生命本质上的改变?从精神上获得怎样的慰藉?从物质上获得怎样的丰富?……不得而知。
凡是没有真正把教育研究和写作视为自己生命的拓展、伸展与舒展的,就必然陷于人生的荒漠与虚空。教育研究及写作游离于生命之外,教育学只是书本上的概念、理论,教育学只是研讨会上的交流资料,教育学还只是学者们孜孜以求的历史的堆积……没有现实的气息,没有生活的气味,没有生命的气象。心里蓦地想起了新儒家代表人物牟宗三的话:“生命的学问。”是的,教育是一门生命的学问,在这学问中就是以生命润泽生命,以生命慰藉生命,以生命灿烂生命。

研究应该成为学者的生命的学问
有的所谓的学者专家也可以说是著作等身。然而,他们的治学,更多的是治“生”,很少关涉治“心”。他们关心的是自己的专著如何发表,很少关心自己的专著给自己的心灵带来怎样的改变与成长。教育教学研究缺失了实践品质,如许多人都重复着做所谓的“学业负担调查”,做“教师心理健康调查”……然而,做完后,后继的措施与策略没有跟进,对现状没有产生影响,学生的学业负担依然沉重,甚至更重,教师心理依然不健康,然而也是无可奈何……
教育完全外在于他们的内心生活与生命。因此,在他们的研究与文字中很难看出自己生命与之相碰相触激荡而起的波澜,很难嗅到自己在深深的思索与苦苦的求索中一些属于自己的气息,很难触摸到他们的心路历程与灵魂轨迹……总之,我们看到的是一些平平正正的、规规矩矩的文字。貌似真理,然而,不过是一些按部就班的文字组合与排列的游戏而已。为什么大部分学者、专家孜孜以求但难觅真谛呢?就是没有将全身心与学术研究相互打通,合二为一,融为一体。所以,学术无法成为心灵的滋养与生命中最为丰富的润泽。甚而,造成学术与人生的相互背离,从而导致生命活力的过早枯竭,人生价值的迷乱。
李政涛教授努力用自己的生命来濡养学术生命,同时通过学术生命来丰富自己的生命。对于写书与思考他作了如下的追问与回答:“通过此书的思考和写作,我的缺陷弥补了吗?我的人生有改变吗?我的人性完善了吗?我能以此作为我渺小短暂的人生对现世的贡献吗?或者说,作为一个人而存在过、思考过,或者,‘活’过的证据吗?”“经历了如此长时间的波折、犹疑和精神的苦难之后,我可以清楚无疑地回答一个在我精神深处徘徊良久的问题:能不能用一种学问让自己的心灵纯粹起来,变得温润而充盈;让自己的灵魂优雅起来,变得丰富而美好?这学问就是教育学的学问。”如他在文中所称的,原先深感枯燥乏味的《民主主义与教育》等教育经典变得异常生动起来,原先冷寂的教育生活变得鲜活起来,它们共同涌进生命中,参与了他的精神世界的建构过程。生命参与了文化世界的创造,使文化不断地活化;文化世界参与了生命的创造,使生命不断地生长。

教育应该成为教师的生命的学问
有机会跟一些退休老师交流,他们中一些人觉得在教育教学生涯中,最大的感受就是浑浑噩噩上了几十年的课,回想过来,一切都是备课、上课、下课、改作业……教师是文化的传承者,是人类的心灵导师,是学生精神世界的引路人,偏偏缺乏一种精神的充盈、生命的充实。教育是一种生命与生命相互点拨与开启的事业。有些教师一想起学生就烦不胜烦,一面对学生就全身长刺——出于一种完全的防范与管理的意识,缺少的是对生命的一种深情的体察、对成长的一种热诚的迷恋。
如今,在一片高效与优质的鼓噪声中,效在何处、优在何方?我们无暇驻足流连,我们也无心追思。在教育界不缺乏对此进行零星的经验式的宣传,也不缺乏对此进行形而上的体系与文化上的“抽象”“系统”的思考——“雅斯贝尔斯就皱着眉头,以不容置疑的口气断言:如今的教育者是以机械的、冷冰冰的和僵死的方式去从事教育工作,通过这种方式培养出来的人,其生命将会变得萎缩、晦暗不明,成为一些无知和粗俗的肉体。”
我们在生产并且自我生产着一具具“驯服的肉体”,看起来经久耐用,然而精神上却是虚弱不堪。“在每天流动的课堂里,我们看到的只是知识、方法、技术,在教师创作的大量案例和课例中,我们寻觅不到生命的跃动和呼吸,处处发现的仍然是如何上课的各种技巧和方法;每天都在诞生的庞大的教育论文中,我们依然看不到生命的气息和光华,除了概念、术语,就是推理和演绎:从一本书到另一本书,从一篇文章到另一篇文章,把前人的文章变成自己的文章,把外国人的文章变成自己的文章。生命创造的光影就在如此这般的推演中遁入黑夜。”什么样的教师是好教师?什么样的研究是好的研究?什么样的文章是好的文章?拥有生命的呼吸、生命的感动、生命的激越的都是好的教师、好的研究、好的文章。
同时,李政涛先生认为,当苏格拉底、苏霍姆林斯基等教师面对学生的时候,他们全神贯注的神情,使他们具有非同一般的人格魅力,那是真正的教育者的魅力。这种专注是将一个生命的所有能量聚焦在另一个生命上,结果是迸出生命的火花。每一位教师对于每一个学生而言,确实都是“生命的引渡”和“心灵的翻译”。每一位教师都可以用心书写属于自己的“一个人的教育史”,在这里面,我们可以找到书、笔、行动、生命共同编织而成的世界。在这“四维世界”里,书也许是一种温柔敦厚的坚守。沿着书的道路,我们不断走向自己,不断抵御世界的寒冷,不断肯定自己的位置。
也许,上述是李政涛的《做有生命感的教育者》给我的一些生命感:当一种学问成为生命的一部分、无可替代的一部分时,成为身体中的一部分、成为人本身时,它就是生命的学问。可以这么说,学问的生命在于生命的学问。
(《做有生命感的教育者》,李政涛著,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6月出版)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