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父亲是名老党员
种 子
写给即将参加中考的孩子们
生长在校园的树
也想变老
害鸟还是救鸟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06月21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种 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种 子

□ 杜娟  
我的童年是在外婆家度过的。打记事起,我和小姨的床头墙壁上贴着各种各样的电影海报,有《咱们的牛百岁》《高山下的花环》等,有人物剧照、有剧情介绍,图片有黑白的、有彩色的。每天晚上,我总是缠着小姨念我不认识的字。有时小姨烦了,会“大发慈悲”,把她那发黄的图画书送给我一本。渐渐地,我也成了藏书人了。我最喜欢的一本书是《三毛流浪记》。我翻来覆去地看,一次次地咒恨那个撕毁书的人,因为缺页太多,唯有三毛在军营里学正步走的那一幕深深地印进我的记忆里。
有一天上厕所时,我发现了一本已被撕去一半的语文课本。纸质粗糙,颜色黄黄的,完全没有今天的纸张洁白光滑。最前面一篇是故事《小英雄雨来》,还配着插图。河岸边,黑线条勾勒的小雨来正纵身往河里跳,后面是一群持刀举枪、龇牙咧嘴的日本鬼子。我一口气把故事读完了,跌宕起伏的情节使人心潮澎湃。读到雨来被捕,我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看雨来挨打,我的眼泪开始往下掉;见雨来跳进河里,鬼子胡乱开枪,我已经泣不成声了。末了,却见雨来像小鸭子一样从河里探出头来,我又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直到外婆叫我,方回过神来,这才感觉腿都蹲麻了。不用说,这本书也被我收藏起来了。就是这一本本书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植下了两颗稚嫩的种子,一颗叫爱,一颗叫恨。
回到母亲身边时,我已经上学了。课本上有王二小、刘胡兰,有董存瑞、黄继光,也有赵一曼、朱德。我开始朦朦胧胧地认识压在旧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知道了什么是“小米加步枪”。每每蹲在母亲身边,享受扎红头绳的快乐时,母亲总会用她柔美的声音轻轻地唱:“人家闺女有花戴,我爹钱少不能买,割上二尺红头绳,给我喜儿扎起来!”我笑:“妈,你唱错了,我不叫喜儿。”母亲就给我讲那个只有父亲没有母亲的喜儿,那个有了红头绳就幸福得不得了的喜儿,那个被逼进深山头发变白的喜儿,那个被解放军救出深渊得以重见天日的喜儿。母亲的声音像门外的雨水滴答滴答地砸在我的心田,在我心里种下了两颗情感的种子,一颗叫恨,一颗叫爱。
毕业后,我在一所希望小学任教。台湾爱心人士在捐资建校的同时,还捐助了一大批图书和音像资料。我和孩子们像贪吃的虫子,狼吞虎咽。影片《地道战》《红色娘子军》《洪湖赤卫队》《铁道游击队》等让人百看不厌。会议室里,大家一会儿屏息凝神,拳头攥得紧紧的;一会儿手舞足蹈,狂呼乱叫:“打死他!打死这个汉奸!”一会儿又泪雨纷飞,呜咽声响成一片。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交织成片片情感的云彩,在孩子们的心里植进一颗颗朴素的种子,一颗叫爱、一颗叫恨,一颗叫美、一颗叫丑……
我现在的学校位于古城墙遗址上,少先队员们响应学校号召走街串巷寻访老红军,重温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历史。千疮百孔、饱经沧桑的古城墙今日里树木葱茏、绿意盎然。摸一摸留在古城墙上的岁月,嗅一嗅历史的印记,我知道一代代红领巾已经将记忆镌刻于心底,将自强的种子握在了手里。
(作者单位:西峡县城区第一小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