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我是一只舍不得珍珠的蚌
永远不要停下
我可以迁就你
牛聪聪的礼物
红色种子埋心窝
庄稼生动
对什么不过敏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07月26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红色种子埋心窝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红色种子埋心窝

□ 周魏新  
  1978年,我8岁的时候,才开始上小学一年级。记得我的启蒙老师李素兰教我们唱的第一首歌是《东方红》。从歌词里我知道了毛泽东是为人民谋幸福的大救星,共产党是照到哪里哪里亮的太阳。这颗红色的种子埋在我心头的同时,就是不知道“呼儿嗨哟”是什么意思。长大后我才知道这是一首民歌,是人民从心底发出的拥戴领袖和共产党的肺腑之声。
  那时候,除了课本,农村学生很难得到一本课外书读。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的邻桌新举从家里拿来一本发黄的《闪闪的红星》。尽管这本书没有封面和封底,它还是像磁石一样吸引了我。由于以前我和新举在班里打过一架,当时他的脑袋磕到了水泥板桌的边沿上,蹭破了一点头皮,所以我俩的关系有点疙疙瘩瘩的。
为了能读上那本书,我费尽了心思给新举说好话。他终于允许我在课堂上读《闪闪的红星》了,放学后再把书还给他。就这样,我人生中阅读的第一本文学作品,是在课堂上断断续续地完成的。那时候,我的脑子里整天都是书中人物潘冬子的形象。
可惜,那本书的结尾被撕掉了。潘冬子找到红军了吗?抓住胡汉三了吗?这些疑问一直缠绕在我的心头。后来,我从小伙伴阿福的小人书里找到了《闪闪的红星》剧照,算是看到了结果,心里才释然。再后来,根据这本书改编的同名电影的插曲《红星照我去战斗》,成了我最喜欢哼唱的歌曲,那句“雄鹰展翅飞,哪怕风雨骤,革命重担挑肩上,党的教导记心头”更是成了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精神支柱。
  考上师范学校以后,许多同学热衷于阅读生活类、爱情类的书,我却喜欢阅读像《霜叶红于二月花》《创业史》《暴风骤雨》这类书。1990年参加工作后,我开始试着“爬格子”,写点散文。我记得在市级党报副刊上发表的第一篇“豆腐块”是写农村变化的,里面有这样一句:“终于,几个从部队复员的青年娃怀揣着鲜红的党证和满腔的赤诚,回到了小村,小村耐不住寂寞了。”在我的潜意识里,只有党才能够担负起改变农村旧面貌的重任。那时候,很多村庄的支部书记都是从部队复员的党员,是他们带领乡亲们走上了富裕之路。
     1998年,我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写的《20年,我与父亲一同走过》一文,获得省级党刊“我与十一届三中全会二十年”征文三等奖。因为在党的领导下,农村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粮食打得足了,种地机械化程度高了,外出务工的农民多了,我们村的小学竟然和国外的一所小学结为了友好学校。这些变化强烈冲击着我的心房,促使我一气呵成那篇文章。
2005年,我实现了多年的愿望,成为一名正式党员,感到光荣的同时也增添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我愿意在这所虽简陋却有鸟鸣、花香的农村校园,继续谱写人生中红色的乐章。
(作者单位:滑县城关镇董固城初中)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