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书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他是这样的人
教育是泥塑,还是根雕
夕阳在山,我不想空手而归
追寻教师存在的价值
书架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07月27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追寻教师存在的价值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徐建荣(本报读书会会员号F010)  

关于对教师与教学的思考从来不乏其人,较多的人追问方法,少量的人思考价值,极少的人反思存在。因此较多的人将教育教学视为一种职业,追求相关的方法技巧,少量的人将教育教学视为一种事业,追问教育的本质以及对学生的意义,极少的人将教育教学视为自身生命的一部分,追问自身存在与教育教学之间的关系。帕克·帕尔默正是这其中的极少的人。在《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一书中我们可以随着作者追寻教师存在的意义。
反思自己,以教育的名义,做了多少急功近利的事情!我们太关注于那种炫目的成功而忽视了一点点提升的喜悦。当理想遭遇现实,内心便充满了纠结,哪里还有“牵着蜗牛去散步的”平和心态?
我们不停地追问所从事的教学到底是什么,帕克·帕尔默告诉我们“教育是引导学生迈向理解和生存于世界的真实途径的精神之旅”。如果自己都已经远离了精神,成为一具只会依照外力进行教学的躯体,又何谈教学中心灵的沟通与交映呢。那么,课堂双向的愉悦也自然只能是一种空谈了。遍观名师的成长历程,他们无不是引领学生在生命和生活中穿行,用生命解读生命,用生命润泽生命,因为课堂固然需要深厚而敏锐的专业积淀,但是学生受益终身的还是人文的光辉。许多课堂会产生教师和学生双方的疲倦,这种疲倦累积的最终结果是教学在心灵关闭的时候失去存在的真实,成为空洞的互相欺骗,甚至于互相的对抗。
无论学生,还是学科,都不是我们冷冰冰加以处置的客观对象,而是需要我们用生命加以拥抱的对象。用生命拥抱学生意味着以坦诚之心开放之心面对学生,而不视之为躲在面具背后的自己需要加以管理的对象。我们与学生交往的方式完全是自己的,因此,需要时刻对自我进行省察,在交往中认识自我,并不断地改进方式。最终,教师要意识到,没有一个脱离学生的孤零零的“自我”,只有交织在一起的积极主动的“自我”,因此,我们在教室里体验到的纠缠不清,折射的是我们内心的挣扎。当纪律成为武器,当机械成为常态,当模式成为引领,威信开始丧失,权威开始崩溃,教师存在的意义就值得质疑。我们的教育该向何处走?
我们追问自己何以成为教师:凭智能思考教与学的方法,凭情感寻找我们和学生感觉的方式,凭精神感应心灵和芸芸生灵的密切联系。优秀教师可以用一种自然从容的态度面对复杂的教学关系,并滋润地活在其中,在不断遭遇问题(这些问题的根源都来自广泛而复杂的人的性格)的同时,以各种适当的方式进行应对,他们的方法常常并不刻板,而我们模仿的时候常常会觉得僵硬。“过多地关注外部世界,关注具体的教育技术,忽视对‘我’的深入认识”是许多教师不幸的根源。斯科特·马克思韦尔说过:“你仅仅需要申明你生活中的事件造就了属于你的自己,当你真正拥抱你自己拥有的一切一切和你所做过的一切一切时——你就是真正勇敢地面对现实了。”所幸的是,我们中间还在源源不断地出现具有教学勇气的教师,学生的生活已经被具有教学勇气的教师所改变。
教师的意义也许应该如是解读:生命与职业是不可割裂的,课堂上呈现的不是表演式的、夸张的、做作的热情,而是自己的生命本身。教学也好,知识也好,与教师自身是融为一体的。教育的真善美应该这样理解:将方法视之为“善”,将教育艺术视之为“美”,位于首位的是“真”,包括做人之真、问题之真、交往之真。“真正好的教学不能降低到技术层面,真正好的教学来源于教师的自我认同和自身完整”,这是教师存在的意义。当它得以实现时,我们可以骄傲地说:“教师职业成就了我们自己,我们在其中感受到了教育幸福与人生的惬意。”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