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书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洞见教育规律的微光
教师应该对学生说什么
兰新线上的心灵之旅
先看书的好
从人格上与孩子真正平等
书架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08月03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兰新线上的心灵之旅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赵渝(本报读书会会员号A023) 

7月17日在敦煌沙洲夜市上买下高尔泰的《寻找家园》这本书在当当网、卓越网都断了货,“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却在此间啤酒飘香处。
讨得书店老板一方大印盖上,曰“敦煌莫高窟揽胜者印”。当时还不甚明白此书与莫高窟有何渊源,只一边摩挲书页一边豪饮扎啤,心情一如久被套牢忽遇涨停的股民一般惬意满足。
次日游览莫高窟,旅游团来去匆匆,哪有半点寻幽访古朝圣慕贤的心境。鸣沙山下,阳光逼刺,人声喧嚷,挥汗如雨。终于登上列车,一路西行,哈密、吐鲁番、乌鲁木齐、阜康天池,全不在我心中,一有闲暇,便翻开此书,寻找心灵家园。
兰新线迢迢千里,归程有书相伴,多么美好!
列车飞驰,窗外永是那荒寂单调的戈壁,河西走廊仿佛宇宙洪荒的太古时代,前行没有了尽头,视线收回,全部的感觉被作者的心路历程紧紧牵引。我是从卷二《流沙堕简》开始看起的。《别无选择》一文叙述了作者1955年19岁时初到西北,被分配在兰州郊区一所中学里教书的故事。大西北的风土民情尽呈眼底,车窗外的矿石、水渠、红柳、胡杨一时间生动起来。
年轻时代,作者是一个多么有抱负而又多么沉稳自信的人,他有着天赋的美术才华,又有着不随庸众发声的独特个性。他顶着自己敬仰的傅雷先生和徐褐夫老师的反对,发表了《论美》一文,在那个唯物主义笼罩一切的年代,这篇主观色彩浓厚的文章一石激起千层浪:一面是举国知名的荣誉,一面是潮涌浪卷的质疑。这篇文章正赶上“大鸣大放”之后“反右”的风口浪尖,从此右派的帽子戴上头,一生命运逆转。
真实的生活就这样在不真实的荒诞戏中开幕了,作者首先被押送到酒泉北边的夹边沟劳改农场,两年间过着非人的劳苦生活,瘦得皮包骨头,幸因参加“建国十年成就展览”作画,得以死里逃生。其后作者又被流放到靖远县夹河滩农场,1962年解除劳动教养,他只身前往敦煌这个离乱年代的避风港。在敦煌期间,作者找到自己喜欢又衣食无忧的事业——整理、保护并研究敦煌文物,但好景不长,文化革命的风潮一样席卷了这片净土,人与人之间相互的撕咬如同动物,一切仅仅为了生存。在生存这个最低目标下,所有理想、尊严都变得稀薄渺茫。
作者的命运紧紧牵着我的心,他去的每一个地方,我都伏在随身携带的旅游图册里仔细寻找,就像多年前作者在这条荒芜的铁道线侧寻找自己的心灵家园一样。读着读着泪水爬上我的脸颊,复又风干。忘不了作者面对旷野中必死的黄羊时无奈的心情,忘不了深夜间他进入洞窟古寺如幽灵般的身影,忘不了安兆俊苍凉的歌声,忘不了唐素琴“一寸相思一寸灰”的苦恋……
从结局来看,作者是幸运的,然而如今身在美国贵为美学家的他心中能抹去那些血和泪的往昔吗?那些湮没在岁月里的一张张脸,那些曾经搏跳的心,就在眼前这滚滚车轮之下呀!
我经历了一场特殊的旅游,兰新线上,50年间,和作者高尔泰的一场心灵之旅。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