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书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知识是学会的,不是教会的
做一个被梦想诅咒的人
在杂志里淘金
忧伤逆流成河
书架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08月24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知识是学会的,不是教会的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李健  

在长达数千年的封建教育体制之下,我国课程设置优劣参半,分科课程编制起步较晚。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的课程设置忠实追随苏联老大哥的脚步,却在改革开放以后感到困惑重重。当我们一次又一次推行课程改革之时,却发现我们没有成熟的课程理论。从实践上看,我们很早就对课程开始研究了,但课程研究体系的建构,却是近二三十年的事。如果要寻找一部中国课程的开山之作,非施良方先生的《课程理论——课程的基础、原理与问题》莫属。
课程改革的初衷,在于为学生提供优质的教育服务,这要求教师具备一定的课程意识。从教学上升到课程,需要教师对课程有基本的理解。找一本理论与实践融合、高屋建瓴而又见微知著的课程著作给普通教师,虽然并不太容易,然而,《课程理论——课程的基础、原理与问题》一书却符合这个条件。
课程要改变未来
施良方先生在著作绪论中就提出:课程的本性是未来定向的。课程不仅要适应未来,而且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未来。这无疑饱含着他课程研究的逻辑起点。在著作行将结束之时,他再次指出:课程论者都是未来学家,因为我们不仅在培养现在的人才,而更多的是为将来培养人才。
可以看出,施良方先生对课程的未来意义情有独钟,课程本身是随着时代和教师的传递而改变的,但却有着永恒的价值,那就是传递文明、引领思想。从这个角度来讲,课程担负了历史文化的教育功能。无论我们承不承认,课程从来不是冷冰冰的,从课程的编制到实施,再到领导与调适,课程都是为教育服务的,为人的发展服务的。推而广之,研究是为人的发展服务的。如果课程编制的学科专家、课程实施的教师、课程管理的行政力量能够秉承课程面向未来的宗旨,学生的发展则指日可待。
课程的价值在于获得学习经验
施良方先生认为,如果说课程是学校教育的核心,那么价值取向就是学校课程的关键。课程当然摆脱不了价值的眷顾,因为课程是为人而设立的。同时。因为课程价值具有永恒性与流变性。所以,课程的价值是随着历史发展、社会经济而变化的。课程的价值取向会不断改变,最明显的演变就是从知识本位到学习经验本位。
课程价值从知识本位到学习经验本位,更关注课程的最终实现者(学生)的课程习得。我们编制课程的终极关怀除了学生别无他人,因此,学生学习经验的获得情况,是课程优劣的唯一指标。这种演变,无疑使得课程目的、课程设计、课程实施、课程评价随之而变化。施良方先生不仅注意到这种演变,而且进一步提出了自己的综合观点,课程的价值应该走向融合,课程价值不仅具有工具性,能解决学习问题,而且具有内在性,能进行人文投射。根据施先生的课程思想,我们应该以多元的眼光看待课程实施及其实现。
知识是学会的,不是教会的
虽然施良方先生在《课程理论——课程的基础、原理与问题》一书中作的是理性的阐述,但他不止一次地论述课程理论要与课程实践融合,改变理论与实践二元分离的现实。施先生指出:教学是课程实施的主要途径。因此,要格外注意教学的实现,没有好的教学,自然不会有好的课程实施。
施先生还特别强调理论为实践服务,提出课程研究要注重以生为本。以生为本强调的是:决定学习质量的是学生而不是教材,学生是一个主动的参与者。学生已有的认知结构与情感特征对课程内容起着支配作用,它们是受学生控制的,而不是由学科专家支配的。知识只能是学会的,而不是教会的。根据施先生的思想,应该花大量精力研究学生的相关问题,以此改进课程设计。与此同时,对教师课程执行力的研究也必须提到新的高度,教师不仅应该具备课程实施的能力,还应该具备课程重构的能力。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课程设计无限美好、学生的学习经验一塌糊涂。
纵观《课程理论——课程的基础、原理与问题》全书,作者并未针锋相对地批判前人,也并未刻意提出自己的课程定义、模式、类型等,而是提醒读者要判断、择宜。作为中国课程研究的集大成者,施良方先生的这本扛鼎之作的确是我国课程研究的奠基之作、历久弥新,是建构中国化课程框架的典范,也是适合普通教师阅读的入门课程著作。
(《课程理论——课程的基础、原理与问题》,施良方著,教育科学出版社1996年版,2009年重印)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