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书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办好每所学校是根本
好教育,不止是学校的事情
发现与引领
幸福:你也可以拥有
书架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08月31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好教育,不止是学校的事情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冷玉斌  

对好教育的寻求与实践,当是所有教育工作者不变的情怀,最近读《没有教科书:给孩子无限可能的澳洲教育》,为书中所描绘的教育景象深深吸引,不由再次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样的教育是真正的好教育?——本书作者之一李晓雯老师在澳洲求学、任教十余年,教过幼儿园、中小学、成人语言学校,偶尔还在校外补教机构兼课。她对澳洲教育的观察与体认,完全来自现实生活的经历与感动。如她所说,“澳洲的教育,也许不是世界上最好的教育”,但的的确确对什么是“好教育”,作了一个相当好的批注。
好教育,不止是学校的事情
我们通常认为,教育是与学校联系在一起的,好教育就是指学校教育的优质,但作者在书写澳洲教育时,首先就强调“教育,是一个非常广义的名词”,教育绝不限于学校里的教师对学生的传道、授业、解惑,而是包括了一个人从出生到老年,“所有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不管学校的教育再怎么完整,最好的教育仍然是从生活中生发的。
比如教科书的使用,在澳洲,从幼儿园开始,普遍不用课本教学,而是在课前由教师整合生活中不同的教学资源,配合教学课纲与学生程度,编写学生专用讲义。这些资源可以从图书馆、美术馆、超级市场、百货公司等单位获得,内容有简章、广告单、报纸、杂志、电脑动画、音乐光盘、食材、自然资源等,五花八门丰富多彩,随教师规划与创意而定。
此外,好玩的博物馆,社区图书馆,幼儿园的小鸡农场,到校访问的动物专家,这些美好的教育图景无一不表明好教育不止是学校的事情,而来自生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生活?对此问题的回答,我以为正是本书的独特之处与核心价值。
好教育,不止是学科的课改
在澳洲昆士兰州内陆有一个城市Toowoonba,以花卉闻名,每年花季均吸引大量游客。该市附近的中小学,就常以“花卉”为种种课程的题材:学前班与小学一二年级的阅读课,教师带着同学们阅读以花卉为主题的相关童书;小学三到五年级的科学课,教师带着孩子们参观花农的种植,然后让孩子们在家长的协助下,种下生平第一粒花种;中学的资讯课,孩子们利用电脑网络与搜索引擎,善用与花相关的关键词,找出老师精心设计的问题的答案;中学的地理课,教师引导孩子们运用网络找出世界上栽种花卉的主要国家后,带着孩子们在世界地图上标示出每个国家首都的位置,并研究该国气候与土壤跟盛产花卉的关系;中学的家庭经济课更加经典,教师带着孩子们在布里斯本市“练习开一间花店”,花材供应地当然就是自家产地,孩子们学习如何评估运送花卉到市区的成本,包括包装、租店面、货运租赁、人工计算,等等。同一个主题,被不同阶段与不同科目的任课教师,发展出各种与生活知识结合的主题课程。
这是作者就澳洲“生活即教育”所举的实例,一读就想起黄武雄教授在《童年与解放》中所提的论点——“人类爱的教育只能由知性教育来完成,给儿童广阔的知识视野,引领儿童进入不同时空、国度、种族,让小孩的思想感情投身其中,达到心智与情感的成熟”。学校传授的知识,书本记载的知识,应定位为“人类共同体验世界的脚印”,学校教育、读书应是人与他人的体验相互印证、相互碰撞的过程,只有这样,僵化了的学校教育才会复活,读书才会变得生趣盎然。
毫无疑问,好教育,不是单纯的某一学科的课改,如上例中学科相互沟通、彼此交错。再如因英文学习无法脱离“理解”知识及运用,澳洲“英文课常与社会科学课程合并上课,两科的老师会互相合作,共编教材”。可以说,对于一个“没有教科书”的教育,学科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学科背后的教育教学文化。在澳洲,从幼儿园开始,接受的就是不用课本的教育,自然把“从实作中学习,生活资源就是教材”的观念视为理所当然,书中多次就不同阶段教育的学习内容举例,总是强调“不同的教学主题,教学材料大都取自日常生活”。正是在这样的教育方式下,孩子们透过教师整合各方资源,精心设计活动,“不但学会了各种科目的基本知识与技能,还能将知识与技能自然地运用在日常生活中”,也难怪,游乾桂先生在书前推荐序中极力给予称赞。“教育即生活,是作者另一个感动我心的想法”。
好教育,不止是学生的快乐
对于澳洲人来说,教育与生活密不可分,由此,每个人都得到了好教育带来的“好”。
孩子们不用说了,对于澳洲孩子的教育,作者用“无微不至”、“面面俱到”来概括,在这个环境长大的孩子,“又会把这种对孩子的关怀保持下去,整个社会洋溢着对孩子的浓浓的关怀”,试想,他们如何不快乐?
与孩子的快乐相连,澳洲的教师是快乐的,他们的精力永远“放在适当的地方”。在教改过程中,教师专业能力提升永远是第一位的,任教多年后,他们还可继续进修从而获得有多元的去向选择。在教学中,教师不必被诸如“一纲多本”“学生制服”“教科书使用”等问题牵扯,他们只需关心“教学纲领编写得好不好、教案设计得恰不恰当、不同的学生该用什么样的教学方式,当然还有教师薪水与福利有没有提高”,就连代课教师,也于澳洲教育体制中得到同样的尊重,“真的很幸福”。
澳洲的家长是快乐的,当子女年幼时,如果夫妻双方有一位选择不外出工作而在家照顾子女,那么他(她)可以在最小的孩子6岁前领取每月澳币800多元的补贴,除此之外还会有一份协助家庭的补贴,根据工作者的收入与孩子数来确定。因此,选择不工作带孩子的家庭一般是不用担心收入问题的。而当孩子入学后,学校与家长之间是没有围篱存在的,双方之间的联系不仅是家长会之类的间接沟通,也可以直接参与课堂,像做一名“助教”,这样子的好处就在于家长对学校更为放心,很少会因与学校的教养认知不同产生纷争。另外,很多福利项目对弱势家庭的帮扶,在营养午餐这样的小事上对家长的指导,都是好教育给家长带去的福音。
澳洲教育给人的最大快乐,应该就是做到了“以人为本,人尽其才”。这样的教育带来社会的活力,“让人民与企业对国家充满信心”,真的是这样,游乾桂先生写道:“教育的实践并不太难,只要把人放到对的位置就行了,如同禅宗所言,鱼在水中,鸟在青天。”鱼在水中,鸟在青天,那不正是它最大的安逸与快乐吗?
天底下只有难教的小孩,但绝不会有教不会的孩子,耐心地陪伴、倾听与引导,在生活中协助孩子们发掘出他们的兴趣,才是最好的教育。
(《没有教科书:给孩子无限可能的澳洲教育》,李晓雯、许云杰著。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4月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