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教师节特刊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做智慧型教师,思考真问题
智慧班主任的诞生:积淀个性化成长内涵
请您提问
做有教育智慧的班主任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09月10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做智慧型教师,思考真问题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王晓春  
“……我们的心理过程是由思考、怀疑和实验组成的,这些东西对于原始人那依赖无意识和直觉的头脑来说,几乎完全是陌生的。这些问题的存在要归因于意识的增长,它们是文明送给我们的值得怀疑的礼物。正因为人背离了本能——他把自己与本能对立起来——才创造出了了意识……只要我们仍然浸没在自然当中,我们就是无意识的,我们生活在本能的安全状态之下,因为本能是没有问题的。我们身上所有属于自然的东西都会在问题面前退缩,因为问题的名字就是怀疑,不管问题在哪里占了统治地位,都会带来不确定性和不同方法并存的可能性。当几种方法似乎都有可能的时候,我们就脱离了本能的某种指导,而转入了恐惧的手中。每一个问题都迫使我们需要更多意识,使我们离无意识的童年乐园越来越远。我们每一个人都愿意转身离开自己的问题,如果可能的话,根本就不提起它们,或者更好的办法是,干脆否认它们存在。我们愿意使自己生活简单、确定而且平稳——由于这个原因,问题就成了禁忌。”(荣格《未发现的自我》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1年1月第1版170页到172页)
问题是非自然的。自然界没有问题,只有人类能提出问题,问题是人性的一种标志。我们从一个人对待问题的态度可以判断此人作为万物之灵的成熟程度。意识越强的人越能坦然面对问题,意识越弱的人(无意识相对较强的人)越容易害怕问题,逃避问题。
可是人类无法完全脱离自然,更无法完全摆脱无意识,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每个人其实都会害怕问题,就像害怕一个人走黑路一样。前面是什么?不知道。只有性格特别顽强的人,心理能量特别充沛的人,才敢于一往无前、不计后果地探究问题——这等于投入无边的黑暗。(参见鲁迅的《过客》)
于是你就明白课改搞“探究式学习”为什么如此困难了。这绝不单纯是个方法问题。要搞“探究式学习”,前提是克服探究的恐惧心理,这很不容易。
于是你就明白为什么教师普遍热爱标准答案了——“当我们必须处理某个问题时,我们会本能地拒绝尝试导向黑暗和模糊的方法。我们只想听到毫不含糊的结果”(荣格)。标准答案使人踏实,标准答案能抚慰我们的心灵。
于是你就能理解为什么教师多数不爱读书、很多学生厌学了。学习中的问题虽然与生存问题和心理问题不相同,但毕竟也是人生遇到的问题,既然人类本性中有逃避问题的倾向,厌学不就是很正常的吗?
我的意思当然不是宣扬“厌学无罪,不学有理”。我只是说,厌学现象不是简单的错误,它根植于人性深处,事出有因。
教育的本质是什么?教育的本质就是提升人类本性的某些部分(例如意识部分)而与人类本性的另外一些部分(例如无意识部分)作斗争。
教育的烦恼本质上是人类成长的烦恼。
有人一定会对我讲:你说这些有什么用?教师即使明白了你说的道理,但面对厌学的学生,不也还是得“威逼利诱”他们学下去吗?空话!
不,不,不是这样的。我举个例子。某人认了一个干儿子,一起生活多年,后来发现这个干儿子竟然是自己从未见过面的亲生子。如此会出现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也不会出现,父子还是像以前一样在一起生活。但是你可以想象,这位父亲对孩子的感情会有质的变化。一位教师懂得了厌学的心理根源,他当然还得按时上课,但是我相信,他再面对一个个厌学的学生,其心态和想法就不同了,于是他的对策就可能变化。学生一定会感到这种变化的,周围人也一定会感到这种变化。这就是所谓素质的提高。
所以,要做一名智慧型的教师,就要有敢于面对问题、不回避思考的勇气。有的老师一定会说,我每天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学生问题、工作问题,我想回避,回避得了吗?说教师回避问题,太冤枉了。
我说的回避问题,指的是回避真问题、自己的问题。而老师们日常处理的所谓问题,则多半是别人的问题、假问题。
所谓“别人的问题”是指“要求回答或解释的题目”,那不是我们自己的疑问,我们也并没有解决这种问题的自发冲动,我们是应别人之要求回答它的。对于我们,这不是真问题,而是假问题。请注意,各种考试、考核中的问题,都是这种玩意儿。可以说我们都是在“别人的问题”(假问题)的“围追堵截”中一天天长大的。
所谓“自己的问题”,则是自己确实遇到的真问题。这些问题又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思想上的困惑、不解,另一种是行动上的不知所措。前一种可以称之为“思辨式的问题”,其提问方式是“为什么”;后一种可以称之为“操作型的问题”,其提问方式是“怎么办”。然而当你问“怎么办”的时候,实际上差不多已经把球踢给了别人,把“自己的问题”变成了“别人的问题”了,把真问题变成假问题了。让别人回答,请别人出主意,自己则成了出题者或者操作者。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我们周围多数人头脑中“问题”的大致构成状况了。从小在试卷上回答的都是别人的问题,长大了则习惯于把自己的问题转化成别人的问题,自己头脑中的真问题就少得可怜了。没有问题就没有思考。在真问题缺席的地方,思维自然缺席。这正是我们的教育方式造成的必然结果,多数人很难跳出这种藩篱。
鉴于此种教训,作为教育者,就应该养成提出真问题、思考真问题的习惯,如哲学家陈嘉映先生所说“读别人的书,想自己的问题”。而在教育学生的时候,教师也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学生们基本上是在“读别人的书,想别人的问题”,这是很危险的,因此教师应该千方百计帮学生找到自己的“真问题”,鼓励学生发自内心地提问,而且最好能把这些问题与学生的学业有机地结合起来,能结合多少是多少。曾经有人说,外国学校学生问老师多,中国学校老师问学生多。如果真是这样,那可能说明人家的学生心中的“真问题”多,而我们的学生应对的都是“假问题”。同样道理,如果教师很少发问,或者提出的问题都是“怎么办”之类的,那是无法成为智慧型教师的。可能有人读了我的这篇文章后会说:您能不能告诉我们一些招数,使我们变成智慧型的?我的回答是:如此想法,只能使您离智慧型教师越来越远。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