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书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教育,从心开始
愧对孔子
传奇从来没有停止过
人文教育不能是功利主义的
重读鲁迅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11月02日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重读鲁迅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范肖朋(本报读书会会员号N008)

今年是鲁迅130周年诞辰,由此上溯到130年前的那个秋夜,浙江绍兴的一户周姓官僚家庭里出生了一个男孩,作为长子长孙,这男孩一出生便被赋予了特殊的使命与责任。然而,这男孩似乎并没有把“光宗耀祖”与“振兴门楣”当回事,倒是显得很不安分。从小,便怀疑书上说的有人形的何首乌,定要在园里把它们连根拔起来看。及至长大,又去读被人们视为“末路”的洋学堂,更甚而出洋;本来学得好好的医,非要改成了文;回国后,做得好好的教育部官员,因为不安分,只能弃官从教了;然而做教授也不安分,终于从北京到上海,再到厦门,几无落脚之地……
翻鲁迅的著作,看封面上鲁迅的照片,这个南方男人的身材一点也不高大,面容枯瘦,沉静,像一截干硬干硬的老枣树,满头浓密的头发如猬的刺,如上弦的箭……现在很难想象,当年的鲁迅是如何让他的对手们感到如坐针毡,又恨又怕,只要文中见刺,便立即疑心鲁迅的。当然,这种疑心并非毫无理由,即使今天看来,鲁迅也绝不是一个宽容的人。
如果鲁迅宽容,他就不会用硬皮鞋踢鬼,让那鬼现了原形;如果鲁迅宽容,大可对此置之不理,见怪不怪,或者此路不通,自寻他道,再或者守圣人之道,“乘桴浮于海”。然而鲁迅确是不宽容的,他的那支笔,比皮鞋还要硬,还要尖,这一下一下地刺下去,刺出了阿Q,刺出了“洋鬼子”,刺出了女娲两腿之间的小丈夫,更刺出了十里洋场正人君子与偷盗中华民国柱石的群丑的嘴脸……直到今天重读鲁迅,仍能感受得到当年先生痛打落水狗的淋漓尽致,着实快意恩仇。
鲁迅是不宽容的,不宽容那些“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的人”,甚至连当时有人劝他去写不朽的小说而不做这些朝生暮死的“杂文”,他也做了不宽容的回击。大有宁可得罪一圈,也绝不放过一个的架势。何苦来?然而鲁迅就是鲁迅,如果不愿吃这份苦,不愿受这份罪,就无法被后世的人尊为“民族魂”。
鲁迅是很爱蜜蜂的,而深恶“鸳鸯蝴蝶”。然而蜜蜂刺了人,也要伤及自身,恐怕如果它不怒不哀,也不会轻易动刺,所谓“悲愤出诗人”,我倒觉得“悲愤”,更能炼出一个伟大的灵魂。
鲁迅先生生前遭遇无数遗老、绅士、权贵、帮闲、风月、叭儿、大家长、所谓领袖的攻击、谩骂、暗箭、明枪……鲁迅更像一个战士,警惕地注视着世界一切黑暗与不平,那支笔化为了匕首,化为了投枪,与中国数千年的积习,中国人的陋习与劣根作斗争。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鲁迅还是怀着“悲愤”走了,怀着“不宽容”走了。他的作品在他活着的时候被限制、被围剿,在之后的一段岁月里,又被捡拾起来,安放在大中小学的课本里,而在今天,鲁迅的文章却又被大量“下架”。其实,理由很简单,太平盛世,花好月圆,一些人更愿意欣赏起舞的蝴蝶,而不愿看那嗡嗡作响,还拖着刺的蜜蜂。
郁达夫说:“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今天,我们十分有必要重读鲁迅,重新认识和理解那个“不安分”与“不宽容”的灵魂。在现实里,讨论多少假如鲁迅还活着都没有意义,重要的是继承和容纳,让这个伟大的灵魂,即使再过130年,也不减其颜色。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