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书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教育最忌“冷暴力”
用最深厚的爱创造最大的奇迹
废墟上的诗意光芒——读《帕斯卡尔思想录》
书架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11月23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用最深厚的爱创造最大的奇迹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高万祥 徐飞  

我们一向对畅销书怀有本能的抵触,但《第56号教室的奇迹》是个例外。
25年来,雷夫一直在霍伯特小学担任五年级的老师。该校位于洛杉矶,高达九成的学生家庭贫困,且多出自非英语系的移民家庭。可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雷夫老师班里小学生的成绩居然高居全美标准化测试(AST)前5%;孩子们的品行发生了令人惊叹的变化,谦逊有礼而且诚实善良;学生长大后纷纷进入哈佛、普林斯顿、斯坦福等名校就读。雷夫老师取得的成绩无愧于“奇迹”二字。
雷夫老师在书中一直称他的学生为“霍伯特的小小莎士比亚们”,这是有原因的。每年,第56号教室的学生都要制作、排演一部莎士比亚戏剧。对于为什么选排莎士比亚戏剧,雷夫借诗人、剧作家本·琼森的评价来解释:“莎士比亚不属于任何一个时代,而是存在于千秋万代。”雷夫是通过他的学生来体现其存在价值的,因此,在解读雷夫之前,让我们不妨先来看看这群可爱的“霍伯特的小小莎士比亚们”。
布兰达就是其中的一位。她在放学路上看到一位一年级男孩遭人殴打,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袖手旁观,而是带他到喷水池梳洗,并一直护送他到家。而更为可贵的是,当这位男孩母亲来学校想要感谢这位帮助了她儿子的女生时,布兰达却没有承认。因为“霍伯特的小小莎士比亚们”“有自己的行为准则并奉行不悖”,他们做好事并不是为了取悦他人、获得表扬,而是听从内心的指令,遵行自己的行为准则。“霍伯特的小小莎士比亚们”用他们的行动,坚定地告诉我们:一年时间可以改变一生,一间教室可以容纳无限,一位老师可以激发一群人的精彩!
既没有对成功的浮夸,也没有对缺陷的掩饰,是这本书感动我们的一大原因。雷夫坦率地说“教书是件吃力不讨好的工作”“要达到真正的卓越是要做出牺牲的,需要从错误中汲取教训的同时付出巨大的努力。毕竟,教育无捷径。”
教育无捷径,这句大实话戳穿了多少幌子!教育界有着太多的“江湖骗子”,他们教上几年书以后,炮制出几句聪明的口号,便到处巡回讲演。而对复杂问题的简单解决,往往容易被这个快餐型社会所接受。因此,“教育无捷径”这句老实话,应该能让我们更为清醒地直面教育现状。
教育无捷径,并不代表教育无门径。雷夫用他25年的教育实践,为我们摸索出了一条通往教育的正确门径。雷夫最成功之处,在于以品格培养为前提。他借鉴了劳伦斯·科尔伯格在《杀死一只知更鸟》中“道德发展六阶段”的:“我不想惹麻烦——我想要奖赏——我想取悦某人——我要遵守规则——我能体贴别人——我有自己的行为准则并奉行不悖”。雷夫深信:着力于孩子的品格培养,激发孩子对自身的高要求才是成就孩子一生的根本。
人是世界上最高级也是最为复杂的物种,人的塑造自然不是简单的几道工序即能解决的。雷夫用他的智慧进行着最为复杂的“造人”工程:他让学生通过阅读经典名著,而与世界联结起来;通过少年创作计划,提升学生生命的质量;组织学生旅游来学习历史;通过亲身实践接触自然科学;通过体育运动了解团队合作的价值;通过艺术追求着完美……雷夫告诉我们:教育是一项需要用心去完成的复杂工程,没有捷径可走!
不少学校、班级都视社区服务为一项“作业”,但雷夫班级不一样,因为雷夫一直致力于使学生达到道德发展第六阶段——“我有自己的行为准则并奉行不悖”。从第56号教室走出的学生有的当了律师,为穷人提供免费的专业服务;有的成为建筑师,拨出时间帮助设计社区中心;有个学生读大学时休学一年,飞去蒙古为贫穷儿童服务;有个学生每星期花两个晚上的时间接听热线电话,为遭遇麻烦的青少年提供咨询服务……雷夫说:“我最骄傲的是他们‘为人民服务’的精神。”
当“为人民服务”迸入我的视野时,我吃惊了!这是一个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词啊。当我们周围许多中小学“以分数论一切”,当道德教育成为应试分数的附庸时,我们培养的学生会越来越自私,甚至邪恶。雷夫的成功是一种必然,因为他始终高举“人的教育”的大旗,将培养真实高尚的“人”放在学校教育的首位。
雷夫身上最值得我们学习的一项品质,可以从他在自序里讲的一个故事——“教室里的火”说起。那次上化学课做实验时,雷夫关注到平常比较自卑的一位女孩找不到灯芯点燃酒精灯。雷夫觉得“这个女孩应该有一次成功的实验,在她回家时脸上会带着微笑”,于是弯下腰来帮助她来点燃酒精灯灯芯。他尽可能靠近灯芯——灯芯实在太短了。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点燃了灯芯,雷夫满心期待着女孩脸上的笑容,却听到女孩的尖叫,原来——因为靠得太近,使得火焰已烧着了雷夫的头发。但是雷夫却特别的开心。他说:“如果我能如此投入教学,甚至连头发着火了都没有注意到,那么我前进的方向就是正确的!”
因为一心装着学生,连头发着了火都没察觉,雷夫就是这样迷恋着他的教育事业。他会在凌晨时分躺在床上睡不着,为一个无力教育的孩子而感到极度痛苦;当他耳朵遇到一首好听的新歌时,首先想到的是这首歌是否适合学生演奏;甚至连他的妻子也会在凌晨3点15分突然醒来告诉雷夫,《泪洒天堂》可以作《冬天的故事》丧礼那一幕的配乐……《纽约时报》称雷夫为“圣徒”,我想,只有对教育事业充满虔诚的爱,一个老师才会工作中投入整个生命。
雷夫很谦虚:“我这个老师没有特别突出的创造力,于是,我决定给他们我能力范围内最宝贵的东西——时间。”雷夫确是这样做的,他每天早上3点多就从家里出发,倒好几次车,在早上6点多赶到教室;晚上6点才离校,离校前,还要跟学生开展各种活动;节假日还带着学生参加各类活动——而这些都是免费的。他组建乐团,欣赏电影,带领学生外出参观,排演莎士比亚戏剧,都是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的自发行为。唯有一种最无私和最虔诚的爱,才会达到这种境界。
雷夫旺盛的创造力源自他对学生深厚的爱。拥有了对教育、对学生最深厚的爱,一个老师就会产生源源不断的灵感、创意。而当我们对学生的爱远远没有达到雷夫对学生的爱的时候,我们去借鉴雷夫的教育方法,只能是在“技”的层面上的浅尝辄止,不会达到“道”的层面上的欣然会意。
第56号教室的奇迹的奥秘,其实就就写在他们班的班训里——“用深厚的爱创造最大的奇迹”。学习雷夫,让我们首先做一个拥有大爱圣心的老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