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扎根河南的外籍院士
师者史超
与你结缘
冬天快乐
卖烤红薯的老师
爱的具体化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12月13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师者史超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师者史超

□ 王宝富  
史超是我师范时同寝室的好友,是一个有钱就买书、有空就读书的书生,是我们寝室里唯一一个从来不打麻将不打扑克、只打太极拳的书生。
当上教师后,我发现他除了教书、读书外,竟然还写起书来。教生物时,受《进化论》的影响,他天天钻研什么视觉、听觉的进化,情感、思维的起源等,一年有余,竟写出一本厚厚的书来,叫什么《你的手指会思考》。教历史时,他写过一本叫《土地与政治》的小书,里面有许多朝代开国、鼎盛和衰落时土地、人口和财政等的数据,并指出明朝以前只要老百姓人均土地不足多少亩时,社会必乱。教数学时也是边教边写,他用数学函数分析《三十六计》,说声东击西是一个二元一次方程、空城计是三次函数……
但他挑灯夜战写的这些东西,除了偶尔和我聊聊,就抛到一边去了,并不太在意。
我问他:“那你写这些干啥?”
“玩。”他说,“酒徒喝酒玩,商人挣钱玩,咱嘛,书生一个,写点东西玩。”
生活上他常常不修边幅、不拘小节,看似大大咧咧,经常自嘲“敝衣乱发,不掩天姿国色”。而听他讲起一些问题,看他写的一些东西、做的一些事,数据、逻辑和行动又都是惊人的严密精细。如他对课堂行为的数据分析中,有一项学生上下讲台的时间统计,说教室后排的学生从听清教师指令到走上讲台,平均13秒,而前排的学生只需4秒,由此提出板演应该就近的原则。这岂是马大哈之流所能为?
他有时也很粗鲁,曾把一个借酒撒野、满口粗话让人耳不忍闻的家伙骂得败下阵去;还曾抡着棍子追两个在学校闹事的小流氓,一路追到他们家中教训一顿才罢。想想他做的这些事,再看看他写的一些柔婉清丽的小文,感觉两个人影怎么也重合不到一起。
史超有时候也认死理儿,自认为正确的事就做,不肯与人苟同。有段时间学校管理混乱,教师上课纪律涣散,他却一如既往,被校长表扬了几次。几个同事便揶揄他是校长敲锣上竿的猴子。他听了竟不生气,说:“纠正一点,上竿是猴子的本性,与校长敲不敲锣无关。我挣的不是校长的工资,更不是校长让我当教师的。大家都是七尺男儿,对校长有意见找校长说事,把气撒到学生身上,算什么本事?”
后来他当了副校长。有次和几个好友小聚,谈起这事儿,一位好友10岁的女儿一听就说:“那么小一个学校,才10个班,还是副的,有啥意思啊?”他却非常认真地说:“可别小看,庙小更要念好经。我要是真的干好了,就会有10个班的学生能少挨多少板子、能多要几身好衣服穿啊!”
但在我眼里,他仍然不过是个书生。
他说他要推行小组教学,我们断定他最多能坚持一年半。
他说他要对教学中的36个方面进行系统研究,要写36本书。我们举杯戏称:“祝专家梦想成真。”
他一饮而尽说要将课改进行到底。也许喝多了,我和他碰杯的时候,发现自己流泪了。
转眼几年过去了,他还在那个小小的学校当副校长,这我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他们学校的小组教学仍在开展,虽然他说起来很不满意,但对我来说,这已是个奇迹。更让我意外的是,暑假里碰到一位师范学院的教授,说:“你们县里有位叫史超的老师,被评为市专家了。”虽然不是什么金贵的名头,但这还是第一次有农村老师能评上的。
史超,这名字熟悉得倒有点陌生了。
不可能吧?然而,事实就是事实。
从此,我虔诚地称他为“师者史超”。
(作者单位:安阳县洪河屯乡黄庄小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