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我的诗人父亲
孝心日记出了一本书
我的改变缘于你
我是儿子的师兄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12月20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诗人父亲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我的诗人父亲

□ 高泉  
我的父亲是一位儒雅的文人,是一位慈祥的长者,是一位睿智的管理者,还是一位可爱的朋友,更是我崇拜、敬仰的好人。
此刻,认真翻阅着自己整理编辑的这本《天籁之音——高治军新古体诗研究》的书稿,拜读着一位位文学大家对父亲诗歌作品的真情评述,回味着父亲多年来创作的不凡经历,我对父亲的敬爱与崇拜更增添了厚重。我骄傲,父亲是一位成果丰硕的诗人;我自豪,父亲为诗歌创作、为文学发展,尽了自己的绵薄之力。
从记事那天起,最初的印象,总是把父亲和他的书联系在一起。只要有空闲时间,父亲总是在低头读书,他的阅读偏好于各类传统诗学、文学大家之作,常达废寝忘食之境,对外在的一切充耳不闻。小时候最开心的就是和父亲一起读书,他常常拿出自己精心批注、用心摘抄的诗文和对联等让我欣赏、向我讲解,还将自己的得意诗作给我阅读,潜移默化地积淀着我的文学素养,使我受益无穷。
这么多年来,父亲甚至从来没有手把手地教我做过任何一件事情,也没有像其他家长一样不厌其烦地给我传授为人处事的道理,因为他总是太忙了,忙着读书,忙着写诗,忙着开会,忙着工作。然而,我却从父亲身上,学到了什么叫刻苦勤奋,什么叫自强不息,什么叫宠辱不惊,什么叫智慧善良,什么叫朴实无华。父亲身上的色调是丰富的,他的学问像一深潭,性格热烈似一团火,耿直如一竿竹,同时也是单纯的,透明如纯净的水。丰富在于他深厚的诗学底蕴,单纯则在于他赤诚的天性。他对自己所认为的美好东西的坚定向往、追求,并身体力行之的品格,常常激励着我。
父亲对诗歌的热爱由来已久。这也许因为他是从河南这一片有着5000年历史、5000年文明的皇天后土中走来,由于中国第一古城的偃师大地母亲乳汁的滋养,也许是“二里头文化”深厚的历史积淀弥撒在他的心中,也许是受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产生的很多声震中天、光焰万丈的大诗人和哲学家的影响;还因为他从小对诗歌朝圣般的痴迷。第一本诗集《我手写我心》,自序诗中父亲写道:“少年对诗已喜欢/曾有诗文传校园/手怕释卷古今览/魂牵心系伴流年/万水千山都走遍/奇景异地有诗篇/平等自由追新念/拙作不求藏名山。”对这首自序诗的前两句,有诗为证,一首《奋斗》:“伟哉苍海变尘/环球挥钺多人/自信人生百年/会当击跃昆仑。”一首《自励》:“树多枝而路多歧/有所取也有所弃/治军舍身为伐柯/竭尽吾力求大义。”前一首写于1980年9月,后一首写于同年的重阳节。这年,他20岁。其实,这并非父亲最早的诗。他在中学读书时就有诗歌创作的习惯,还经常把自己的作品在学校黑板报上展示,遗憾的是年代已久,没有保存下来。父亲高中毕业时,因为文学的底子扎实,以当地文科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取了兰州大学。
父亲对诗歌的热爱,还体现在诗歌已成为他生命的重要部分。真正的诗人,无一不视诗歌为一种神圣的宗教,无一不用生命和心血写作,生怕一丝的粗心和草率损害诗的健康和尊严。他能够耐得住寂寞,以一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宁静风度和精神守望,捕捉并释放人生的诗意和风景。我一直坚信,与诗结缘是父亲的幸运, 让父亲的心灵单纯年轻,不被尘俗的喧嚣烦恼所扰。除了诗歌,父亲几乎没有其他任何爱好,有一首他做的小诗《爱诗》为证:“咬定青山不放松,魂牵意绕缘一梦。色香味佳心欲动,终身嗜好伴平生。”他无论走到哪里,做着什么工作,都从未停止过对诗歌的探索。也正因如此,当很多人在牌桌上、饭局中潇洒时,他则把时间交给了青灯黄卷,交给了诗书格子,以读诗、写诗、研诗为乐,因为他知道那是他的精神家园,必须牢牢守住的生命之根。看到优秀的诗句和对联,他都会背诵或抄录下来;每读到有启发的诗论,他也会摘抄下核心内容反复研磨。父亲有着惊人的超强记忆力,大量经典古诗词以及格律、韵脚、词牌等等,都烂熟于心。比如,毛泽东是他崇拜的现代诗词大家,他的诗作,父亲几乎都能背诵下来。可见,父亲的诗歌创作是怎样厚积薄发了。
父亲诗歌创作的井喷期应该是到河南教育报刊社任社长以后。文化单位的特殊人文环境熏陶着他,同事好友的创作激情感染着他,诗歌天赋得到了彻底的释放,诗歌才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从他的第一本诗集《我手写我心》到《诗颂中原》,8部诗集记录下他近几年诗歌创作的历程。他一以贯之地坚持新古体诗现代化的有益探索,坚持诗歌品质的刻意追求,坚持简约内敛而富有张力的诗词结构,坚持意象新颖、意境亮丽、韵律优美、气势高扬、诗情骀荡的艺术风格,几乎走到哪里写到哪里,坚守着对诗歌的热爱与执著,坚持着从中华古典诗词中汲取创作营养,努力表达着对现代社会的诗意情怀,他在新古体诗创作领域,开拓创新,独树一帜,自成一家,被诗坛誉为“中国新古体诗的擎旗手”。
诗歌作为一种语言、思想与存在的最为凝聚的体现形态,更像一束黑夜中凝结的火焰;诗歌作为一种不无神秘而神圣的言说方式,作为语言与思想的双重发现,又很少有人能真正企及它。当代玩弄文字的诗人很多,然而,真正的诗总是选择个别人去完成。在此意义上,诗歌选择了父亲,父亲也在这个文学多样发展、社会多元生存的时代背景下,以静穆而知性的灵魂和隐秘而丰富的言说方式选中了诗歌,听从了诗神久远而永恒的召唤……作为一位天生热爱诗歌的诗人,父亲是幸福的。
他的幸福,还在于得到了读者的认可、专家的赞赏、社会的传播。写旧体诗的周笃文先生,是非常讲究格律的,在诗坛上德高望重。他从不轻易夸奖人,但他说父亲“思奇而才捷,质高而量丰”,“降低了格律的门坎,贴近生活,贴近时代,促进了诗词的大众化,让人人爱诗、人人写诗逐渐成为可能”,在诗界“掀起了一阵阵的高旋风”。值得一提的还有父亲的新著《诗颂中原》,被推荐为河南省农家书屋指定书目,印刷3万册,传播到每一个乡镇村所,而现在诗集印3万册发行的,寥寥无几。《大河飞歌》因为用新古体诗的独特形式歌颂了中原的厚重文化,被评为省政府第五届文学艺术优秀作品奖,在所有的获奖作品中,获此殊荣的新古体诗仅此一部。父亲也先后荣获了“建国60周年感动中国百位当代诗词家”“中国百名卓越诗词艺术家”“中华诗词复兴杰出艺术家”“中华诗词复兴功勋艺术家”等荣誉称号。河南省作家协会、省文学院、省诗歌学会近期还为父亲举办了诗歌研讨会。父亲是谦逊的,从不张扬自己,像一头辛勤耕耘的老黄牛,只管埋头用力,并不昂头过问收获。若不是我整理父亲的这些诗评文章,若不是我刻意研究父亲的诗歌作品,真的不知道父亲在诗歌创作方面已经达到了我难以企及的高度。现在的父亲,真是意气风发。
细读父亲的作品,品味出了一种特别的感受:父亲与诗歌结缘并非偶然,他天生就是诗人,有着无与伦比的创作才能和突出特点。这方面,得到了众多大家的肯定。王绶青爷爷是父亲的恩师,是他尊敬的长者,爷爷这样评价父亲的诗:一是才思敏捷,唾手可得,倚马可待,一天能写七八首诗,甚至十来首诗,一趟美国之行,十几天写下126首诗,到西欧半月写了110首,台湾考察期间,8天写了66首诗。“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跟他的阅历、学养、文化底蕴是密不可分的。二是明朗清丽,毫不扭捏作态,毫无无病呻吟之嫌。有感情,有画面,有色彩,有音响,有场景,写人状物,是从心底流淌出来的。故王绶青爷爷称之为“天籁之音”。评论大家凌寒先生说父亲的诗歌“别出新意成一家”,“诗人在继承中国诗学传统的同时,又背负着强烈的现代使命。读他的诗,既感受到了诗经、楚辞、唐诗的神韵,儒家的敦厚和道家的空灵,以及李白、苏轼的汪洋恣肆,又看到了诗人植根于现代社会中,让诗歌饱含现代精神意蕴、现代表现手法的努力”。 河南省文学院副院长、河南省诗歌学会会长、著名诗人马新朝先生说:“写了很多年新诗的我,再读治军的诗,有了猛然醒悟之感。这就是他的原生态,原初、自然、本在、鲜活等特点。而新诗这一外来的诗歌形式,特别是现代诗过多地强调变形、词性改变、象征、陌生化等艺术手段,它的意象和诗意构成与中国传统诗的诗意形成了某种差异性。中国传统诗的原生态性比现代新诗要强大得多,新诗要向传统学习,应使诗歌回到当下、回到生活。治军的诗歌在旧体诗和新诗中寻找到了一条新路子……”著名评论家杨吉哲先生说,治军的诗歌开创了诗歌写作的宽度,拓展了诗歌写作的自主自由,已经完全实现了向现实语境的转换,离人们的当下生活非常贴近,这是治军诗歌的重要贡献,是要载入文学史册的。
多年来,父亲在写诗方面,一直固守着一点,那就是诗歌主要在于抒情,为抒情而叙事,借叙事以抒情。写诗不是一件容易事,它是高级艺术形式,在概括现实生活、抒发思想情感方面,比其他形式都难得多。古人推敲一字,废寝忘食,吟成一句,踌躇旬月,可见写诗不易。此外,诗人作诗还得讲求“德”和“品”,千古名篇,无不出于德艺双馨的作者。诗品即人品,立言先立德,如果修养淡乏,随意为诗,虽有满纸丽辞,却空洞无物,贻笑大方。用这种标准来看父亲,他的诗无处不道“真”、无处不诉“情”,这自然是父亲的一种诗德。在父亲的诗歌中,思想澄澈的亮光里有着质朴坦荡的情感流溢。这也充分体现了他匠心独运的诗歌创作技巧。“英雄割据虽已矣,文采风流今尚存。”读父亲的诗,特别容易使人想到这两句杜诗。父亲不仅超越了传统士大夫的人生观念,也超越了一般诗人对诗歌创作本身的功利之追求,因而其诗作才凤凰涅槃般地再生出一种罕见的美。
诗歌的多种可能性永远是优秀诗人独善的领地,而它永没有穷尽的时候。父亲心无旁骛地专注于诗歌本身——专注于它的质地、境界、品格与前途,肩负着原始而恒久的使命,坚韧而旷达地前行,并且进行着义无反顾的探索,体现了父亲对生活的全身心地拥抱,对梦想执著地追求。父亲笔耕不辍的勤奋精神和宁静淡然的入世态度,对年轻的我来说,无疑是一种激励和鞭策。
父亲教我学会了生活,教我在漫长的人生路上走得淡泊自然,走得快乐永远。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还要做他最爱的儿子!
编辑此书有感,是为序。
(本文为《天籁之音——高治军新古体诗研究》的序)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