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书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童年,是一个人的宿命
普通教师也能成为教育家
简单的人做了件不简单的事
读闫学之所读
思维品质:教师专业成长的标尺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12月21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童年,是一个人的宿命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高万祥 徐飞  

《追风筝的人》讲述的是一个阿富汗少年阿米尔的成长故事。12岁的富家少爷阿米尔与11岁的仆人之子哈桑从小一道在喀布尔长大。阿米尔的母亲死于难产,父亲是喀布尔有名望的商人,但他对阿米尔十分严苛,对哈桑却充满爱怜之意,这让阿米尔心生妒意。哈桑一直把阿米尔看成自己世界的中心,而阿米尔却在内心里鄙视这个地位低下的仆人之子,无论从种族上还是身份上。在风筝比赛中,哈桑为了保护阿米尔的风筝而惨遭恶霸少年阿塞夫的蹂躏,而阿米尔目睹事情的发生却躲在角落里。这件事情后,阿米尔陷入深深的自责和痛苦,他无法面对哈桑,最终以卑劣的手段逼走了哈桑父子。
随后,苏联入侵阿富汗,阿米尔随父亲流亡美国。虽远离故土,但阿米尔却始终无法忘却曾经的背叛。为了赎罪,阿米尔回到暌违20多年的故乡,却发现了一个令他震惊的真相——哈桑原来是自己父亲的亲生子。而这时,哈桑夫妇却因为保护阿米尔的故居被塔利班杀害,只留下一个孩子索拉博在塔利班统治的喀布尔。为了赎清自己的罪恶,阿米尔用血的代价,救出了索拉博。
《追风筝的人》是一部令人揪心的“成长小说”。美国文学理论家艾布拉姆斯将“成长小说”定义为:“主题是主人公思想和性格的发展,叙述主人公从幼年开始所经历的各种遭遇。主人公通常要经历一场精神上的危机,然后长大成人,认识到自己在人世间的位置和作用。”在我看来,“成长小说”一般遵循“纯真——受挫——痛苦——顿悟——长大”这样的叙述结构。“成长小说”的主人公在幼年时期都有一种向善向美的品德,阿米尔就是这样的人。
阿米尔的妈妈虽然在分娩时去世,但她对阿米尔的影响却是重大的。阿米尔妈妈受过良好的教育,无论在人品还是相貌上都被公认为喀布尔数得上的佼佼者。她在大学教授古典文学,祖上是皇亲贵胄。她去世后留下一大堆书,有这些作者——鲁米、萨迪、雨果、儒勒·凡尔纳、马克·吐温、伊恩·弗莱明……阿米尔把这些书全部读完,并开始用零花钱买书,直到书架放不下,就放在纸箱里。大量的阅读,使得阿米尔从小内敛安静,不喜欢足球之类的运动,他会为比武竞赛中一名骑士被踩死而大哭不止,而一颗善良的种子也就这样被悄然播下。
童年,对一个人的一生意义重大。作家林采宜在《底色》一文中写到:“人是永远走不出自己的童年。生命的底色总是在你未谙世事的时候就悄无声息地打好了。”正如阿米尔一样,他在一大批优秀书籍的陪伴下,打下了善良、悲悯的人生底色。尽管阿米尔的父亲并不喜欢这样一个“埋首诗书多过打猎的儿子”,但我们必须承认,一个从小就爱好阅读的人,天生就具有成为好人的可能。让我们再次重温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诲:“如果少年男女没有自己心爱的书和喜爱的作家,那么他们的完满的全面的发展就是不可设想的。”“我坚定地相信,少年的自我教育是从读一本好书开始的。”少年的自我教育是从读一本好书开始的,应该成为我们这些为人父母、为人师长的人的共识。
阿米尔从美国返回阿富汗,以血的代价救出了索拉博,这与其说是赎罪、还债,还不如说是他的善良品性使然。幼年时期播下的善良种子,时隔20多年后终于破土而出。从这一点上说,教育的效果不一定在当下就会立刻显现,但终会在人生的某个阶段使“真正的人”猛然觉醒。
阿米尔和哈桑最喜欢的故事,都是“罗斯坦和索拉博”。故事讲的是,神武的战士罗斯坦在战斗中,给予他的强敌索拉博以致命一击,最终却发现索拉博是他失散多年的儿子。罗斯坦强忍悲恸,听着他儿子的临终遗言:“……吾报汝以爱,呼汝之名,然汝心难回,吾徒费唇舌,此刻命赴黄泉……”每每阿米尔念到临终遗言时,哈桑总是泪如泉涌。
这个故事在书中出现多次,甚至哈桑给儿子取名都受此影响,可见这个故事含有深意。这个故事揭示了人类生存的一种荒谬境遇:真相总是在无可挽回时才得以被揭开。而我从中更多的是感受到一种深沉的忧伤,渴望父爱却被父亲抛弃的忧伤。
阿米尔应该能真切地体会这种感受,因为自幼丧母,他只能把全部希望寄托在父亲身上,而父亲因为哈桑为私生子等原因而偏爱哈桑,使得阿米尔常常处于渴望父爱而不得的忧伤中。而哈桑又何尝不是如此?他可能至死也没能知道他的亲生父亲是谁,尽管他也曾获得过“老爷”给他的珍贵的生日礼物,但“老爷”最终也没有能成为“父亲”。“被抛弃”的其实还有索拉博。当他的父母被塔利班枪杀后,他就成了真正的孤儿,在塔利班头目阿塞夫的蹂躏下,他身心受损。
“被抛弃”的还有更多。存在主义哲学认为,人自出生以后,就处于“被抛弃”的状态。人一直在寻找着归途,寻找着精神家园。而童年,作为一根纽带,联结着“此在”与“彼在”,藏匿着人与自然的沟通密码。一个没有童年的人是可悲的,因为他已找不到“回家”的路。拉辛汗告诉阿米尔:“儿童都很脆弱。喀布尔已经有太多身心残疾的孩子。”书中还有一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这里(阿富汗)的儿童没有童年。”每每读到这里,我总不禁要问:阿富汗儿童的美好童年被谁夺走了?
阿富汗,一个因战争牺牲的国家。喀布尔,一个有着世界最高称号的首都。兴都库什山四周环绕着喀布尔,山上的雪常年不化,就算是在黑夜里,你依然可以看见山峰上洁白透明的积雪。这里本该是与世隔绝的人间仙境,却依然没能阻拦严酷的战争、残忍的暴行。战争,夺走了纯洁无忧的童年;战争,让人性之恶狼奔豸突。战争之真正可怕,体现在对传统文化、美好人性的损坏。有着1500多年历史的巴米扬大佛被塔利班的炸药彻底摧毁,阿富汗悠久的文化传统濒临绝境。足球赛中场休息时间,一对通奸情侣在体育场万众瞩目下被石头残忍地砸死,残暴假借“正义”之名肆无忌惮。
读这部小说,我读到了沉重的眼泪,我感受到作者胡塞尼为阿富汗传统文化的毁坏而悲痛不已。胡塞尼用这部小说完成了对阿富汗的文化传统的体认,表达了对文化重建的期望。
一位哲人说:童年,是一个人的宿命。一个人无论走得多远,都无法走出他的童年。不断地企图逃离,却往往被钉在一个看不见的童年十字架上。从这个意义上说,拯救童年,守护童心,其实就是拯救美好人性,守护灿烂文化。童心教育,应该成为全社会的共同职责。让我们一同捍卫童年!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