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书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童年,是一个人的宿命
普通教师也能成为教育家
简单的人做了件不简单的事
读闫学之所读
思维品质:教师专业成长的标尺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12月21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读闫学之所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马祥勇(本报读书会会员号J042)

开始读《教育阅读的爱与怕》这本书时,并没有带给我多少阅读的收获。平心而论,闫学的文字是诗意而优美的,这些文字间流露的情怀是温暖而悲悯的。但就一篇篇作为书评的文章本身而言,我并不喜欢。据我的阅读理解,所谓“爱与怕”,爱就是闫学在经典的教育阅读过程中与书中人与事所产生的强烈情感共鸣,闫学与大师名家进行的隔绝时空的精神对话使她时时产生生命的惊喜。书中美好的教育蓝图与现实的教育生态的对比,又凸显我们当下教育事实的尴尬,这就给作者造成了阅读之“怕”。
闫学对一部部教育或人文经典的感受无疑是真切的,但就一部书的总体评价来看,总有言不尽意之感。但我真正想说的不是这些,闫学不是一个专业书评人,闫学作为一个教育学者的意义不在于书评写得怎么样。我认为读闫学的意义有以下几点。
首先,对教育阅读的清醒认识和自觉的规划意识。闫学这本书给我最大启发的是两篇非书评文章——《读书这件事》和《教育这条路你能走多远》。在《读书这件事》中闫学写道:真正的优秀教师必须具备三个板块的知识结构:精深的专业知识、开阔的人文视野和深厚的教育理论功底。缺乏任何一个板块的知识,都将限制一个教师在教育教学上所能达到的深度与广度。
教师当中不读书的人很多,读书的人也不少。但是,真正有明确的专业发展方向和目标、有清醒的专业规划,并站在职业发展的角度为了完善知识结构而合理规划和设计自己的阅读的老师并不是很多。就一般性的阅读而言,说开卷有益总是没有多大问题的,但是,作为一线教师的教育阅读呢,总是应该有个最佳的阅读路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为了成长,搭建怎样的知识结构才是合理的,读哪些书才最有益。这的确需要有清醒的认识、敏锐的眼光和智慧的抉择。闫学的《读书这件事》也着意强调了教育阅读中合理建构知识结构的重要意义。另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本书所提供的所有书评文章,都是涵盖在她的合理知识结构框架内的。
其次,对教育阅读的方法论贡献。这里需要提到的有三点:一是读经典,二是有坡度的阅读,三是读写结合。闫学老师引用叔本华的话“凡是为愚者写作的人通常都是会大受欢迎的”来强调我们应该对流行畅销书保持警惕,她甚至明确地提出“对具体书目的选择要把握一个大的原则——非经典不读”。在我近期的教育阅读中,我越来越深刻地体验到闫老师这种读书方法论的价值。不能说当下的一些教育通俗读物写得不好,也不能说这些作者做得不好,相反,能够出版教育图书的作者们一般都是当前教育领域内的翘楚。读一本之后,我感到大快人心,英雄所见略同,与我心有戚戚焉。读三本亦然,那么读30本之后,我只能感到枯燥。如果这些书不能给我的专业成长提供方向性的引导和观念的革命性变革,那么无论我们读多少教育随笔,我们几乎还在原地踏步。所以,要想踏上专业成长的快车道,虽不能绝对做到“非经典不读”,也至少应该做到以经典为主。套用一句话,如果说闫学的特级教师是读出来的,那么我们可以说,你只读闫学的书肯定是成不了特级教师的。怎么做?读闫学所读的书,当不失为一个有效路径。
当然,经典大都不如流行读物通俗易懂,这就需要“有坡度的阅读”,所谓坡度,实际是指难度。真正有价值的阅读应该如爬坡,不花费相当的力气就不可能达到顶峰,那种平地踏步,平面滑行的阅读,无论耗时多长,都不可能最终爬上顶峰。这种阅读,闫老师称之为平角式阅读。教育阅读是一种提升,一种丰厚,一种转变。这就意味着教师的阅读不应该总是那么轻松,至少区别于一般的读者那样把阅读当成一种乐趣。
大量高品位的阅读必然引发有深度、有价值的思考。如果说读书引发思考,那么写作本身就是思考,所以闫老师认为,读书与写作将为教师的专业发展插上腾飞的双翼。在阅读中,我们必须学会梳理、学会记录、学会提升,甚至学会推翻,这就必然要借助于写作。只有在借助思考的写作中,我们才能返回自身、否定自身、完善自身、提升自身。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