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叶老师的最后一课
我们的朋友
我要我们在一起
作文的真谛
她把爱的种子留给了学生
母亲的绿玉镯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12月27日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母亲的绿玉镯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母亲的绿玉镯

□ 赵长春  
听到货郎李的拨浪鼓发出“咚咚”的诱惑声时,我们兄弟四人再也抵不住货郎担儿上那花花绿绿的诱惑了。我们站在院内木栅栏后,从高到低排成一溜儿,望着由远而近的货郎担儿。
“哥,”二弟头扭向了我,“我想……小弟想吃糖豆……”他吸溜了一下口水。
三弟碰碰我的胳膊:“哥,换糖豆吃吧?”
小弟仰着头望着我,口水顺着噙在嘴里的食指往下淌。
我也想吃那红的、绿的、紫的如黄豆一样大小的糖豆。一只塑料鞋底可以换一捧,一片烂铁可以换一把,一个酒瓶可以换10粒……家里没有钱让我们买糖豆吃,能换的东西也都早被我们偷偷地拿出去了。父母每天早早下地,木栅栏门一拉,从外面一锁,就把我们圈在了院子里。
母亲扛起锄头又回头叮嘱一句:“好好在家玩,都听哥的话,回来给你们捎好东西吃。”
可是母亲很少能捎回来什么东西吃,至多一个甜野瓜或几根玉米秆,更不用说好东西了。
货郎李把担子放在院门口的大槐树下,鼓随手插在腰上,他便高高低低地哼起来——“头发换针啊破铺衬烂套子换个绸花好篦子……”,还朝我们挤着眼睛笑。
“哎——”二弟将手伸出栅栏摇了摇,“俺们想吃糖豆哩……”
“拿东西来换吧!”货郎李便走过来,一样一样地提示我们可以拿出来交换的东西。铲锅刀,不行;烧火的铁棍,不行;弯腰枣树下盛鸡食的烂脸盆,不行……这些都不行,母亲一回来,就会知道的。
货郎李有些失望,突然眼睛一亮,他蹲下身,拽着小弟脚边装木栅栏门的铁箍儿,“把这个取下来吧!能换一大捧……”
二弟刚点头同意,三弟便说:“爹回来会打烂俺们屁股的。”我猛然想起了什么,刚要开口,一直站着的小弟突然撒起尿来,劲儿十足地喷在了蹲在栅栏前撅着屁股正使劲拽铁箍儿的货郎李脸上。
货郎李一惊,大声冲着小弟骂,吓得小弟哇地一声哭了。货郎李站起身,边抹脸上的尿,边往大槐树下的货郎担儿走去。
我急忙回屋,在妈的床头柜里取出一个蓝棉布包儿,抖开,是一个手绢包儿,再抖开,是一个亮晶晶的绿玉镯!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动作迟疑了一下。小弟的哭声,更主要是糖豆的诱惑,使我鼓起勇气跑到木栅栏门前,冲着正弯腰收拾担子的货郎李喊了一声:“这个能换多少?”
阳光下,玉镯放射出晶莹剔透的绿光,闪亮在小弟的泪花里,更闪亮在货郎李那惊喜的眼中……
一大捧﹑一大捧、又一大捧。七彩的糖豆在父亲的草帽里滚动,我却不敢吃了。望着货郎李匆匆往村外走的背影,我真想喊住他,说:“不换了!”
那天,母亲从我手腕上取下那只绿玉镯,仔仔细细地用布包了一层又一层。我有点奇怪地望着母亲庄重的表情,她便抚摸着我的脸说:“这是你姥姥的姥姥传下来的,传女不传男,原来是一双,那一只叫小日本鬼子抢跑了,可惜你不是闺女,只好等你娶媳妇了……”
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母亲发现玉镯不见了。是小弟嘴里咯嘣咯嘣嚼着糖豆的声音使她意识到了什么吗?虽然我和二弟﹑三弟约好,不让妈妈知道,但两岁的小弟又怎能理解我们偷偷地把糖豆藏在床下而不敢吃的心情呢?
母亲几乎晕了过去,好久好久,才说,不怨你们啊……在一旁吸着旱烟的父亲早黑了脸,忽然脱下鞋来,我们哇地一声跑到了母亲身后,母亲的手被鞋底重重地打了一下:算了吧,他们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一连几天,我们兄弟四人依然站在栅栏后,从高到低排成一溜儿,等货郎李。脚前就放着父亲那顶卷了边的草帽,里面是七彩的糖豆。我们决心换回绿玉镯,哪怕货郎李附加别的什么条件,可是他一直没露面,再也没露面——后来听人说,他喝多了酒,挑着担子过河时,掉水里了。
好多年过去了。那年春节,长期漂泊在外的我回到了故乡。就在院内那棵弯腰枣树下,我们围着父母包饺子时,我说:“我在城里谈了一个女朋友,等明年春节一块儿回来。”母亲撩起围裙,擦了擦眼说:“我一直盼着这一天,又怕这一天,我没有绿玉镯往她手上戴了……”
弟弟们一脸茫然,我的鼻子则酸溜溜的。
(作者单位:河南科技学院)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