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创刊25周年特刊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同行25年,感谢一路有你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1月03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同行25年,感谢一路有你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同行25年,感谢一路有你

 

离不开的朋友

□ 孙晨  
2011年12月19日,我收到教育时报的邀请函,请我参加“第四届河南十大教育新闻人物”颁奖座谈会。在兴奋之余,这份邀请函还勾起了我与时报结缘的很多回忆:那是2009年的8月底,教育时报的两位记者来学校对我进行采访。从此,我认识了时报的记者,也了解了《教育时报》。
在采访的过程中,我感到时报记者是那么平易近人。他们在经过谈话、开座谈会、听课、家访等一系列了解后,以《缘自爱》为题,对我进行了宣传报道。从那以后,很多人知道了郑州市盲聋哑学校,特殊教育也为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关注。郑州工程学院的大学生与我联系,想和我们学校的盲生、聋生联谊,在学习和生活上给这些学生以帮助;郑州日产汽车有限公司给我校捐助了一辆帅客面包车,用以解决盲生的出行问题;省图书馆为我校捐助图书,建立了阅览室;郑州交通职业学院为我校捐款10万元,作为困难学生的午餐补助……
收到有关我的报道的报纸后,我仔细地看了这天《教育时报》的所有文章。这一看,我被其内容深深地吸引住了:《庆祝教师节大会在京举行》《让尊师重教在中原大地蔚然成风》等国家、省内重大教育新闻跃入眼帘,《60年教师政策发展简史》让我了解了历年来国家对提高教师待遇的各种政策……看到这样一篇篇精美的文章,我如饮甘泉。
从那以后,我自费订阅了《教育时报》,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看《教育时报》。虽然我与《教育时报》结缘仅短短几年时间,但通过学习,我了解了新的教学理念、学到了课程改革的经验以及用教育智慧引领教师专业成长的新思想。《教育时报》报道的“三平教师”刘金凤、张晓辉、赵春战等人,成了我学习的榜样。
工作之余,我们学校的老师爱找我探讨一些教育教学中的问题。一位老师问我:“您给我提提建议,我应该给师范生讲些什么?”我说:“首先应该讲的是教师专业成长,让这些师范生知道用‘读’丰富专业底蕴,用‘思’提升专业内涵,用‘研’提升专业能力,用‘写’凝聚专业智慧。”这位老师说:“孙老师,您都快退休了,没想到还有这么新的思想,讲得真好。”我说:“这是从《教育时报》上学的。《教育时报》让我学到了许多,成长了许多。”
我始终认为,读书看报就像是跟一位知心朋友交谈。我视《教育时报》为知心朋友,我读她、爱她,直到生命的尽头。
(作者系郑州市盲聋哑学校教师)

 我的100天
编辑生涯

□ 魏胜先  
岁月荏苒,白驹过隙。回忆起25年前我在《教育时报》编辑部帮忙的一段时光,仿佛就在昨天。
伴随着1987年新年的钟声,河南教育人翘首以盼的《教育时报》应运而生。春节刚过,作为《教育时报》建立的首家记者站——濮阳市记者站的记者,我被编辑部抽调到郑州帮忙。那时,我刚步入而立之年。
当年的编辑部虽简陋却温馨。办公地点设在省教育厅家属院3号楼1单元一楼东户的三室一厅套房里。水泥地面的三个房间里,摆了8张桌子和10多把椅子,交通工具是一辆破旧的永久牌自行车。这里就像一个大家庭,正式和非正式职员共11人,年纪最长的是主编张先华老师,她温文尔雅、和蔼可亲,是在大伙心目中享有很高威望的老大姐。年龄最小的是内勤李若,她漂亮、细心、勤快,是个难得的好姑娘。编辑部厨房内放有一个液化气罐,购置有锅、碗、瓢、盆,还有油、盐、酱、醋、米、面等物品。晚上加班,谁肚子饿了,就跑到厨房自己动手做吃的。
编辑工作虽辛苦却快活。起初《教育时报》为周报,对开四版,一版要闻,二版综合新闻,三版教育教学理论,四版文艺副刊。编辑程序很严格,共有三审,每一个关口稿子都有被“枪毙”的危险。有时初审、复审通过了,时任河南教育报刊社总编的杨玉厚一句“此稿意思不大,不发”的批语,前面几道程序就算徒劳。三审都过了,如果稿子改动较大,我们编辑还得一字一句地抄写一遍,以方便印刷厂师傅拣字。当时《教育时报》在河南日报印刷厂印,每次送版、校对,我们都是骑自行车前往。由于铅字排版,不乏有的生僻字找不到,还需要到铸字车间临时制造。
杨总编很有学者风度,他对初出茅庐的《教育时报》可谓精心呵护、关爱有加。他每天都要去编辑部,除了审定稿件、审查报纸清样,还要传达上级精神,和大家共同探讨如何提高办报质量。每每听他讲话、跟他聊天,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精神享受。记得有一次内黄县教育局局长葛巧云来编辑部介绍管理改革的做法,当她谈到局领导带头学习教育理论时,杨总编兴奋不已,马上插话道:“教育是门大学问,要掌握其规律,非下苦功不可。清代有副对联:‘百无一是可言教,十有九分不像官。’希望内黄出几个教育家式的人物!”
编辑部人手不多,还常常有外出采访的任务。我在编辑部工作整整100天,其间共编辑了92篇稿件,同时外出采访6次。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1987年5月19日到开封市第十六中学的采访。那天一早,我从郑州乘坐火车来到开封,开封市记者站的冯骐老早就在火车站等候了。他骑着自行车将我带到市教育局,简单用了点早餐,我们俩各骑一辆自行车奔往开封市第十六中学。该校是共青团河南省委命名的“实践教育先进单位”,并受到团中央的表彰。采访在校内外紧张进行了一天。晚上,我住在开封一家工厂的招待所,连夜赶写出一篇1200多字的消息。回到编辑部,我便将写成的稿子送审,结果当天三审顺利通过,几位主编都称赞此稿选题准、内容新、典型抓得及时,很快就发到一版重要位置。
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美好的回忆。100天的编辑经历对我后来的成长进步影响颇深。我在这个充满活力、充满和谐、充满幸福的大家庭里,领悟到了做人、做事、做学问的真谛。
(作者系濮阳市教育局副调研员)

 

心依旧在

□ 陈凯  
大学毕业那年是2002年,怀揣着满腹的理想和抱负,我加入到了时报这个团队。当时我对《教育时报》的理解仅限于她是1987年创刊的一份老行业报纸,由河南省教育厅主管、河南教育报刊社主办,是河南省唯一的教育专业报,立足教育、面向社会,立足河南、面向全国,集新闻性、专业性、指导性与贴近性于一体,在业内具有广泛影响。
大学时,我就有这么一个梦想,长大后,做一名记者或者公务员,我心里清楚,我应该努力向前走。
也就是这么一家报纸吸引了我,让我全身心地为她付出,从编辑到记者,从总编到一般人员,我真切感受到了时报的温馨。一年后,因为其他的原因,我离开了时报。那天晚上,记得大雪纷飞,我和时报同事在7楼的楼顶抱头痛哭,为以后的前程未卜、为未来的各奔东西。人离开了,心仍然在,始终在时报的身边,当她需要的时候,当她召唤的时候,我会义无反顾地冲锋在前,为了那份感情,为了那份温馨!
一天天,一年年,时报始终关注着教育政策的解析、一线教师的生活,能做到如此,我还有何苛求。我只想着她的发展壮大,为了河南教育事业的发展。《教育时报》凝结了太多人的心血,我以前可能做得不太好,但请相信,以后我会做得很好。
离开时报将近10年了,如今的我唯有祝福与期望,期望《教育时报》走得更远、步伐更加坚定,毕竟河南教育事业改革发展只有《教育时报》这么一家行业报纸,责无旁贷。
大学毕业后,我读了中文、文秘、教育硕士、新闻硕士,但我的心始终没有离开过《教育时报》,她的一举一动都在我关注的视野内;如今我重新回到省教育厅宣传口,为了教育事业的改革发展,为了《教育时报》更加美好的明天,让我们一起努力,一切皆是因为有你在、我在。
(作者系河南省教育厅办公室主任科员)

 

不解之缘

□ 田民生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多年来,工作中的奋进与开拓、实践与探索,使我与《教育时报》结下了不解之缘。
从当初对教育规律和教育事业的肤浅认识,到理论水平和教育管理水平的不断提高,案头的《教育时报》一直是我的良师益友。无论工作多忙,我都每期必读。2008年《教育时报》开设的《教育局长谈均衡发展》栏目,让我在指导全县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工作中有了更多的思路,使全县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工作进展顺利、成效显著。2011年《教育时报》开设的《教育十八谈》栏目,更是让人耳目一新。各地市以新颖的视角、别致的体裁、洒脱的文风、奔涌的激情,展示了各自的发展思路,让人在享受一篇篇美文的同时,也领会到了诸多发人深思、催人奋进的教育真谛。
除此之外,引领课改新潮,传递教研经验,《教育时报》还是一位热心的“红娘”。时报举办的班主任培训、新课改论坛、管理讲座等活动,使我们获益匪浅;高招、中招之前的政策解读、形势分析、专家引领等,使我们收获良多。2010年10月,时报举办了“第二届河南教育名片”大型研讨会。该活动让我受益匪浅,学习到了名片学校的很多先进办学理念。
弘扬主旋律,讴歌先进人物,《教育时报》犹如一位资深“歌唱家”。 2009年5月,我与时报记者赵鑫谈起扶沟县著名书画收藏家何超先生捐资助残、矢志不移的感人事迹后,他随即对何超进行了专访,并以《一位病重患者的爱心延续——书画收藏家何超十八年如一日捐资助学的故事》为题,对何超的事迹进行了专题报道。之后《教育时报》又陆续发表了《在与病魔抗争中,他实现了手术前的承诺》《“我还能为孩子们做点事”》等文章,使何超的感人事迹广为人知,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何超还当选为“第三届河南十大教育新闻人物”。
推进职业教育发展,《教育时报》是一台强力“助推器”。2011年9月,《教育时报》刊发了题为《扶沟职教发展新模式:产业集聚区+职业教育中心》的报道,全面报道了扶沟县职业教育发展的新局面,引起了省、市政府和省教育厅主管领导的高度重视。省政府以信息专报形式刊发推广了扶沟职业教育发展模式。
与时报同行,留下的是难忘的记忆和坚实的足迹,凝聚的是难以割舍的友谊。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坚信《教育时报》依然会与我们并肩携手、风雨兼程。
(作者系扶沟县教体局党组书记、局长)

 

心灵的百花园

□ 乔克清  
兔年将近尾声,我和家人正围坐在火炉旁共进晚餐,时报编辑打来电话向我约稿,请我讲述一下与时报之间的故事。
编辑的话,像一个个跳动的音符,触动着我的心弦;又像一缕缕春风,开启了我尘封已久的心窗。山村,代课,顺河路11号,刘老师,信件,抵达,花香……一时间,这些带有温度的记忆,从我的心底汩汩涌出,涌向那艰苦而灿烂、波折并多梦的青春年华。
从中专学校毕业,我开始了代课生涯,做一名乡村小学教师。那时我一度对自己的未来黯然神伤,唯有在夜灯下对文学书本的阅读,可以令我暂时忘却现实的尴尬。光读他们的作品觉得还不过瘾,我也渐渐开始动笔写一些文字。《教育时报》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的。我已记不清具体的相识机缘,但结识她后,我的天空就有了色彩。顺河路11号,成了我梦想栖息的地方。
翻开我的剪贴板,第一次在《教育时报》上发表的文章是《偶想两则》,时间是1996年8月3日。在随后的岁月里,《教育时报》和我的缘分与日俱增。1998年4月4日,《教育时报》在《百味人生》版上,不仅编发了我的一组散文,还配发了简介和照片。1999年1月30日,《教育时报》再次编发了我的随笔系列……有趣的是,在我任教的地方,爱看《教育时报》的人,比以前更喜欢看了;很少看报刊的人,也好奇地翻看起《教育时报》来。他们说:“曾以为《教育时报》高不可攀,读了身边人的文章,才发现《教育时报》离基层老师是那样的近!”
《教育时报》给了我信心,给了我希望。在心灵深处,我把《教育时报》当成我的知音,尽情地倾诉着我的喜怒哀乐。我的学生辍学后又重新找回来了,我告诉她;我的班级统考成绩名列前茅了,我告诉她;我被破格转为一名正式教师了,我告诉她;我被评为县“十优青年知识分子”了,我告诉她……
《教育时报》不仅分享着我的喜悦,也分担着我的忧伤。有两年,我苦恼着自己的终身大事,为找不到中意的爱人发愁。是时报的刘肖老师,专程从郑州辗转到商城,把一个女孩子的心事,委婉含蓄地道出。刘老师以《教育时报》为网,来帮我打捞红尘中的真爱。虽然事情后来的发展一波三折,没有出现意料中的美满结局,但时报无疑温暖了我、陪伴了我。刘老师笔下的那个“小乔老师”,10多年来,仍被很多人记挂和祝福。许是因为这记挂和祝福,在百转千回找到归宿之后,我的生活才始终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吧。
从《教育时报》上发表文章算起,至今有十几年了。这些年来,在工作和生活中,我一直没有忘记时报给予的关爱和帮助,一直默默地努力工作,并坚持着写作。这期间,我与人合作出版过散文集,加入了省作家协会。当我的电脑在收藏夹里收藏了《教育时报》的网址后,我觉得自己再也离不开她了。
《教育时报》,成了我温暖的所在,心灵的百花园。
(作者系商城县汪岗乡官畈小学教师)

 

 从“课件局长”
到“信息局长”

□ 张洪涛  
2006年3月,我调任虞城县教育局局长。相对于教育发达县,虞城县基础差、底子薄。怎样让虞城教育在最短的时间内驶入快车道,我进行了深刻思考和大胆探索。一路走来,有苦有乐,有花有果,虞城教育如今现状如何?也许我们能从《教育时报》对虞城教育的宣传和报道中找到答案。
我有两个爱好:一是爱听课讲课,一是爱下乡。我曾用课件为全县100多名教育行政干部上了一节公开课——《农村初中学生流失的原因分析与对策》。一位教师听了这节课后说:“现在,能上公开课的教育局局长少见,能用课件上公开课的教育局局长更少见。”因此,老师们送我雅号“课件局长”。我每月至少安排一个听课日到农村中小学听课,并作认真的记录和总结。此外,我还经常到各学校听课,组织公开课、观摩课、示范课等教研活动。2008年,时报记者杨晓谜撰写了《“课件局长”的爱好》一文,在教育界引起了较大反响。
2010年4月23日,在时报的倡导下,河南县域教育局长行动联盟虞城县数字化支持教学观摩研讨会如期开幕。来自我省8个县区的教育局局长及部分教师代表汇聚木兰故里,共话教育发展大计。研讨会上,我作了题为《用“第四双手”助推课改》的发言。发言中,我首先回忆了近两年来,在全县推广“班班通工程”的历程,指出了“数字化支持教学”的美好前景,又分别从“物理意义上的班班通、网络环境下的班班通、意识形态下的班班通、生态环境上的班班通”四个层次,给与会人员解释说明了“数字化支持教学”的内涵,受到大家的赞许。
我认为《论语·子路》里“和而不同”这句话最能代表我的教育思路。我希望每所学校在进一步深化教育教学改革的前提下,不拘一格,百花齐放。多年来,我要求每所学校认认真真地研究本学校的实际,准确把握学校发展的现状,努力探索适合本校发展的新路子。2011年9月2日,时报刊发了题为《“信息局长”谈“和而不同”》的报道。
通过努力,虞城教育信息化初显成效:2009年2月,组建教育局信息中心,建成虞城县教育门户网站;2010年8月,被教育部评为首届全国教育门户“县级教育网站五十佳”,并实现了视频会议,初步实现了教育管理无纸化办公。
成绩属于过去,未来任重道远。在时报的大力支持下,我相信,教育的明天一定更加美好!
(作者系虞城县教育局局长)

 

喜欢与你相伴

□ 侯丙孬  
20年前,我还是名小学生。寒假回家过年,母亲嘱我到邻村做小学老师的舅舅家取些报纸回来糊墙用。舅舅带我到学校图书室,当时图书室的报纸只有一种,就是《教育时报》。原以为一所学校会有很多种报纸,不曾想只有一份《教育时报》。舅舅说村小经费紧张,只订了这一种报纸,糊墙可惜了,最后我们找来其他纸张糊墙。
10年前,我是一名大学生。那时我酷爱文字,谋了一份校园记者的锻炼岗位,尽情享受着新闻写作的生活。当时我发现了个自认为有价值的新闻线索:一名在校大学生建网站募捐图书文具,把募到的东西捐赠给偏远乡村的学生。我把这一线索写成新闻稿投给《教育时报》。几天后时报记者侯军锋打电话来说要进行深入采访。就在国庆节放假期间,侯军锋突然冒雨来到学校,住进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小旅馆,用餐就在学生食堂。采访三天后,他挖掘了主人公更多的人生故事,写了一整版报道,当时影响很大,使更多读者投入到了捐书助教的活动中。
有次学校宣传部组织新闻写作培训班,给我们这些校园记者讲授新闻业务,时报记者刘肖应邀携其作品集《走过》前来授课。《走过》点滴记录了刘肖从事新闻工作10年来的真实感受。他的演讲富有艺术性和感染力,并且毫无保留地把新闻写作的真知灼见传授给了听众。刘肖可能不会想到,校园里一时涌现了读《走过》写新闻的热潮,大家还纷纷把写好的新闻投给他。而刘肖也不厌其烦地与我们沟通,我们许多学生记者的作品也逐渐在《教育时报》发表了——原以为刘肖只是个记者,不曾想后来才知道这个曾经被我们追逐的大男孩竟然已是时报的总编辑。
8年前,我的一位同学大学毕业后应聘到家乡一所民办学校做教师。那里的学生不足50人,员工从校长到教师只有4人。由于经费紧张,租不起好房子,教室只能设在简陋的民房里。“但我们没荒业务。”校长说。他郑重地拿出一沓整齐的《教育时报》,说他们经常通过读报来钻研业务——原以为一所简陋的民办乡村学校不会有什么报纸,不曾想会有一份《教育时报》。
7年前,我大学毕业了。拿着在《教育时报》上发表的一沓作品,我应聘到另一所大学做了校报编辑。似水流年,有时报相伴,我心中时常涌现的是与《教育时报》不期而遇的莫名感恩。有学校的地方就有《教育时报》,时报人无论何时何地都耐心倾听,与人真心沟通。这,怎能不让人感到亲切与欢喜呢?
(作者系洛阳理工学院教师)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