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参考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区域基础教育年度工作创意策划
观点
新区域教育的三个基本特征
2012年《教育时报·管理周刊》品牌活动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1月14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观点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重视教育仪式的作用
石中英在《清华大学教育研究》上撰文  在宗教生活中,信仰和仪式是密不可分的事。一方面,大量的信仰是通过仪式来传播的;另一方面,仪式又是培植信仰的极好的方式。可以说,仪式本身就是有信仰的生活。
仪式本身有两种作用:一种是禁止做什么事;另一种就是鼓励做什么事,并把具体的原则和根本的精神结合起来,并用后者来指导前者、统合前者。教育仪式在历史上曾经非常受重视。原始社会中普遍存在的“成人礼”就是仪式化的教育。
《学记》中有关“大学始教,皮弁祭菜,示敬道也。《宵雅》肄三,官其始也。入学鼓箧,孙其业也。夏、楚二物,收其威也”的记载充分地说明了仪式在教育中的重要性,它不仅是对学生而言的,也是对教师而言的,要大家体会学习之道和教育之道。
直到现在,我们的学校仍然通过许多仪式,像开学典礼、毕业典礼、升国旗等来教育学生和教师。但是,明显的是,现代教育的仪式性削弱了,或者说,仪式的教育性减弱了。仪式在多数时候是例行公事,仅仅只是一种教育历程的标志,缺乏一种深刻的精神陶冶力量。培养教育信仰,可以通过挖掘各种各样教育仪式的精神性陶冶力量来进行,特别是可以通过师范生和在职教师的宣誓仪式来进行。
教育的灵魂在哪里
李政涛在《新课程》上撰文  教育最重要的是选择完美的教育内容,尽可能将学生之“思”导向事物的本原,在本原中把握安身立命之感。如果单纯把教育局限于学习和认知上,即使一个人的学习能力非常强,他的灵魂也将是空虚的。从这个角度看,现今流行的教育口号,诸如培养学习兴趣,学得一技之长,增强能力和才干,增广见闻,塑造个性等都只是教育的形式,而非关注教育的灵魂。
有灵魂的教育意味着追求广阔无限的精神生活,追求人类永恒的终极价值:智慧、美、真、公正、自由、希望和爱,以及建立与此有关的信仰,真正的教育理应成为负载人类终极关怀的有信仰的教育。它的使命是给予并塑造学生的终极价值,使他们成为有灵魂有信仰的人,而不只是热爱学习和具有特长的准职业者。对此,北京大学在任时间最长的校长蒋梦麟先生曾说过:“教育如果不能启发一个人的理想、希望和意志,单单强调学生的兴趣,那是舍本逐末的办法。”此话今天听来依然难能可贵。
有灵魂的教育不会排斥科学,相反它能引导科学的发展方向,因为科学的基础和目标不能从科学本身中得到。在这一过程中,科学有了灵魂,成为人类灵魂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只有在此时,我们才能同意斯宾塞的结论:科学是最有价值的知识。
管理课堂教学需要新思维
李希贵在《人民教育》上撰文  校长每天到课堂上转一转,看一看,在每一间教室里待上几分钟或十几分钟,遇上需要特别在意的事情也可以盯上整整一节课,一切根据当时的需要而定。这样的“走课”,更多的是从学生的学习状态去判断教学,当然也有评价教师教学的成分,但无论如何,这样的教学管理方式起码不会去暗示授课教师加入更多的表演成分。
其实,真正有效的课堂教学管理应该是在课堂教学开始之前。如果学校管理者能够把许多用于听课的时间用在参与教师课堂设计的讨论中,教学就会有很大的改善;在课堂设计的环节里,如果教师能够真切地将新的教学观融入到每一个课堂环节,且这种融入的背后已经有了各位同事甚至包括校长的力量的话,即使他在授课的过程中仍有人坐在教室里“盯课”,他也不会轻易改弦易辙去为听课者“表演”了。
通常,学校管理者会在情急之中不经意地埋怨教师,诸如教育观念陈旧,因循守旧,等等。其实,在埋怨之前,还是打量一下我们自己吧!尽管时移事易,但检查备课、抽查作业、坐在教室里听课依然是校长管理教学的“老三样”。时代变化了,课程变化了,如果学校管理者不去改变自己,却想着改变教师、改变学生、改变教学,会有好的效果吗?
不可过分迷恋教育改革
程天君在《教育研究与实验》上撰文  由于对改革的信仰乃至神化,“改革”仿佛已成为一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和一个包打天下的锦囊妙计。“改革一定是好的”,改革的代价和带来的问题,也只是伴随着改革出现的“阵痛”,是“由于改革不完善、不深化导致的现象”,“只有也只要继续改革就能解决”……诸如此类的对于改革的热爱与辩护不绝于耳。
改革,在成为一个神话同时,俨然也已成为一个褒义词。事实上,改革未必就是一个褒义词,它有可能带来社会的改良与进步,也可能导致社会的恶化与退步。同理,教育改革可能带来教育的改良与完善,也可能导致教育的退步与恶化,其效果还可能是出人意料的,它也未必就是一个褒义词。
改革,在成为一句口号、一种信仰、一个法宝的同时,亦成为一种意识形态。由此,我们的教育改革,往往施以“革命”的手段,推行“一刀切”,强调“跨越式”发展(很多时候实为“人跃进”),满是“乌托邦”色彩;而与此同时,常常不注重对历史积淀与文化传统的保全、敬重和守护。
这种教育改革很难妥善处理改革与传统之间的关系,甚至在很大程度上,人人讳言“保守”,仿佛越激进就越好。
没有传承,也就没有改革。改革中所欠缺的这种“保守主义”,是指一种可以从历史上和社会学上加以把握的“连续性”,它在一定的社会历史状态下产生,并在与生活史的直接联系中发展。
(长铮 摘编)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