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书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美德能给我们带来安宁与幸福
何以先学后教
可以跟屠夫学什么
飞翔于日常生活之上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1月18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美德能给我们带来安宁与幸福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高万祥 徐飞  

亚当·斯密对自己的作品正如对自己的德性一样有着完美的追求,他在死前两周要两位朋友当面烧毁他的18册手稿,理由是它们的文风不典雅,整体上不成熟。他说:“我能够做到的最理想的事情是使那些我已经出版的书籍能以最好、最完整的状态留诸后世。”因此,他对30多岁时就发表的《道德情操论》这本伦理学名著一直反复修改,直到逝世前两个月才完成第六版的修改。我们是怀着一种敬意读完这本文风典雅、雄辩有力的经典名著,而且我们坚定地相信,这是一本当代中国所有公民不能不读的一本好书。
斯密认为,同情是道德的基本核心。需要说明的是,该书中的“同情”一词不仅含有“怜悯”“体恤”之意,还包含“共情”“同感”之意,即斯密所说的“是一种人们通过情感迁移和思考,对他人的行为与情感的合宜性和正当性的认同”。由于具备了“同情”这种原始情感,人们在社会生活中会习惯于用他人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情感和行为。久而久之,就有了一个内心的法官和仲裁人——“公正的旁观者”。
在斯密看来,“按照完美的谨慎、严格的正义和合宜的仁慈这些准则去行事的人,可以说是具有完善的美德的人。但是,只靠极其正确地了解这些准则,并不能使人以这种方式行事:人的激情非常容易把自己引入歧途——这些激情有时促使他、有时引诱他去违反他在清醒和冷静时赞成的一切准则。对这些准则的最充分的了解,如果得不到最完善的自我控制的支持,总是不能使他尽到自己的职责”。这说明,了解谨慎、正义和仁慈这些美德的人,如果能在各种环境和情绪中做到自我克制,才能成为具有美德的人。
怎样才能真正具有美德?斯密给出了答案:“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灾难所带来的全部痛苦,感受到自己蒙受的伤害所具有的一切卑劣性质,而更强烈地感受到自己的品格所要求具有的那种尊严,并不听任自己受其处境必然会激发的那些散漫的激情所摆布,而是按照他内心的那个伟大居民、那个神一样的人所指定和赞许的那些受约束的和矫正过的情绪来支配自己的全部举止和行为,这样的一个人,才是真正具有美德的人,才是热爱、尊敬和钦佩的唯一真正的和合宜的对象。”即使一个平凡的人,能自我控制,把邪恶的想法克服下去,也能达到圣人的境界。
如何做到自我控制,斯密将内心“公正的旁观者”放在了监督的位置上,“如果因为感情冲动或粗心大意,我们在什么地方损害了邻人的利益或幸福,内心的这个伟大的居住者,就会在傍晚要求我们对所有这些疏忽和违反作出说明,而且他的指责常常在心里,为我们作出有损于自己幸福的蠢事和对这种幸福的疏忽感到羞愧”。“内心的这个伟大的居住者”自然不会随时主动出现,更多的时候需要我们主动去拜访。“吾日三省吾身”,就是对聆听这位“伟大的居住者”的教诲。很多伟人一生或者坚持写日记,或者每日晨诵暮省,不断清洗灵魂,澡雪精神,从而达到了很高的道德境界。
我们认为,思考道德问题,就是寻求通往幸福的路径。
斯密在第六卷引言中明确指出:“当我们考虑任何个人的品质时,我们当然要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来考察它:第一,它对那个人自己的幸福所能产生的影响;第二,它对其他人的幸福所能产生的影响。”
尽管提倡“同情之心”,约束“利己之心”,但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所主张的,却并非上帝或圣人,而就是一个凡人:他“关心自己的幸福”,同时也“关注他的家人、朋友和国家的幸福”;“关注更崇高的事情”,同时也不“忽视更低级的事情”。约翰·格雷在《亚当·斯密传》里说,作为一个影响历史进程的伟大学者,斯密在现实生活中对邻居“以慈善、博爱、富于人情和宽容著称”。这给我们描述了一个“人间斯密”的形象,也表明践行其主张的道德体系,并不是难事。
斯密在该书中讲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伊庇鲁斯国王向其亲信列举了自己打算进行的征服之举。当他列举到最后一项的时候,这个亲信问道:“陛下打算接下去做什么呢?”国王说:“那时打算同朋友们一起享受快乐,并且努力成为好酒友。”这个亲信接着问道:“那么现在有什么东西妨碍陛下这样做呢?”这个故事里至少包含了两条哲理:一、财富的增加不会带来幸福感的增强,维持最低生存的穷人所获得的幸福不会比富人少。二、幸福就在当下,不必为着遥远的幸福而牺牲当下的幸福。
“为了获得这种令人羡慕的境遇,追求财产的人们时常放弃通往美德的道德。不幸的是,通往美德的道路和通往财产的道路的方向有时截然相反。”这个论断确实耐人寻味,表明斯密对财富的评价不再像早年那样积极,转而对财富能够带来真正的幸福和高尚的德性持深深的怀疑。“人们在仰望月亮时常常忘了脚下的六便士。”据说,这是有人对英国作家毛姆一部小说的评论。如果“月亮”代表代表道德、“六便士”代表财富的话,当下的状况却与上述担忧不同。在当下一些人那里,脚下的“六便士”似乎更加夺目,不断遮蔽道德光芒、突破道德底线。
而事实上,一个人选择了与美德背道而驰,也就选择了与幸福终身无缘。斯密指出:“人类生活的不幸和混乱,其主要原因似乎在于对一种长期处境和另一种长期处境之间的差别估计过高。贪婪过高估计贫穷和富裕的差别,野心过高估计个人地位和公众地位的差别,虚荣过高估计湮没无闻和名闻遐迩之间的差别。受到那些过分激情影响的人,不仅在他的现实处境中是可怜的,而且往往容易为达到他愚蠢地羡慕的处境而扰乱社会的和平。然而,他只要稍微观察一下就会确信性情好的人在人类生活的各种平常环境中同样可以保持平静,同样可以高兴,同样可以满意。”
斯密很有预见性地指出现代化的高速发展会带来道德的败坏:“钦佩或近于崇拜富人和大人物、轻视或至少是怠慢穷人和小人物的这种倾向,虽然为建立和维持这种等级差别和社会秩序所必需,但同时也是我们情操败坏的一个重要而又最普遍的原因。”物质主义不仅会让人变得狭隘冷漠,也会消解人们的公共精神、侵蚀人们的创造力。
道德的荒漠上,站立不起一个伟大的国家。只有建立在道德力量上的发展,才能获得更多认同,也才是健康可持续的。只有走一条“富”与“德”双轮驱动的复兴之路,我们才能真正实现国家发展、社会和谐、人民幸福。而作为我们教育工作者,德育之路任重而道远!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