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参考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观点
教育不只是为了上大学
稻盛和夫:永远在一线
让生活在新标签里别具期待
香港高等教育的特色及启示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1月21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观点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农村教育向何处去
杨东平在新浪博客撰文  2011年发生的一些令人难忘的教育事件,包括校车事故、免费午餐等,凸显了当前农村教育出现的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在校车、午餐、大班额、寄宿制学校、流失辍学等问题背后,是持续实行了十年的农村“撤点并校”政策。
在学龄儿童减少和大规模人口流动的新形势下,农村学校的布局调整、集中资源办学的初衷无疑具有合理性。但是,所谓过犹不及。撤点并校政策在实施过程中,出现了一刀切、过度撤并、学校的集中化程度越来越高,造成农村学生“上学难、上学贵、上学远”的问题。“学校进城”成为流行的口号,从起初的“初中进镇、高中进城”,到现在有些地方连小学也进入县城,家长必须在城里买房、租房。甚至出现了将所有农村学校撤并、集中到县城举办“教育园区”的“新模式”,义务教育法确定的“就近入学”的价值几乎被颠覆。于是,随着学龄人口减少、教育资源增加,真正有利于提高教育质量、人性化的“小班小校”的选择被抛弃了,县城的学校人满为患,班额越来越大,打造三五千人、上万人的巨型学校成为新的时尚。
近年来,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专家学者对农村教育“空心化”、边缘化的现实深为担忧,一再呼吁。最近,温家宝总理态度鲜明地提出“农村教学点撤并要十分慎重,充分考虑学生上学方便和交通安全”。但是,在行政力量的强力推动下,这一趋势似乎依然难以改变,一些省将大规模撤并学校的指标纳入了十二五规划。
今天的农村教育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我们需要正视和回答这样的问题:农村教育的功能、价值究竟是什么?农村教育的现代化就是取消农村学校吗?如何改善政府教育治理的方式,建立教育公共政策的纠偏机制?我们需要汲取前辈教育家和“五四”教育文化的资源,需要借鉴亚洲其他国家社会现代化的有效经验,探索真正符合农民和农村需要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现代教育。
寻找中美教育的“快乐中间值”
李小晓在《中国经济周刊》上撰文  2011年,一个被称为“虎妈”的美国华裔女人在美国迅速窜红,《洛杉矶时报》《时代》周刊都对她进行了连环式的报道,一时间,她的风头甚至超过了美国总统奥巴马。
虎妈的教育方法轰动了美国教育界。究竟应当以虎妈严厉的中国式教育方法来培养小孩,还是以传统美国式的方法让孩子自由成长?一时间,关于中美教育方法的大讨论在美国兴起。
奥乔亚作为美国教育部副部长,也作为一个普通的父亲,虎妈的故事也引发了他对家庭教育的思索。“我认为虎妈的教育方式很有意思。我本人来自一个阿根廷移民家庭,我的童年在英国度过,因此我从小的教育环境比大多数美国人都要严。我和我妻子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如何教育子女的问题上存在分歧。我希望能严格一些,她却希望随性一些。我对虎妈的方式表示理解,但我认为她做得太过火了。”
提起中国人一向推崇的纯美式教育,奥乔亚认为它并非像中国人想象的那么美好。
“纯美国式的教育也有它的问题。我们给予孩子太多的鼓励,不论孩子做得好或不好都能受到赞扬。现在我们就发现,许多美国学生进入大学后,都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能力,他们自我感觉非常好,但其实大都眼高手低,做的不如想的多。这样也是不好的。”
奥乔亚建议中国和美国的家长,去寻找一个“快乐的中间值”,根据孩子的天性加以正确引导。他说,你需要敏锐地观察一个孩子的天性,了解他与生俱来的长处和兴趣,然后你循循善诱地给他灌输努力奋斗和提高责任感的观念,让他知道,如果他希望赢得别人的赞扬,他就要做出值得别人赞扬的事情。
给学生想要的成长和未来
唐河在《晶报》上撰文  近日在加拿大学习考察,与多位移民到这里、正在读中学的学生及其家长交流。他们大多来加拿大只有两年左右时间,可是,对待学习以及未来升学的态度,却与国内学生大不相同。
一位来自杭州的学生说,加拿大的学习与国内没什么不同。这令我很诧异。进一步了解才知道,她在国内读初中时,就是班级中的佼佼者,学校很不错,但她学习也很轻松,属于学生中的“牛人”。到了加拿大,学校教育确实很轻松,但是,因为她今后想要申请进一流大学,所以,对自己要求还是很严格。
一位家长针对这种情况说,在全世界范围内,想要上名校都是十分辛苦的。美国一些私立高中,学生累得跟牛似的;而在旧金山,学生补课,双休日上各种才艺班、培训班也成风。“但如果你不打算上名校,或者觉得自己不是这个料,就不必这么累了,学习十分轻松。”
加拿大学生的选择,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多元选择”,学生(及其家庭)有清晰的自我认识,所以按照不同的轨迹发展,走适合自己的道路,而不是大家都去挤一条道路。这种状态,不是家长和学生的自我觉悟,它与两方面因素有关:其一,这里的高等学校各有特色,申请进一般学校并不丢人,没有异样眼光看着你。尤其是中学老师,根本不把这放在心上,只管教好自己的课程。其二,社会福利保障健全,孩子读书,一直到高中毕业,读公立学校都不要钱;医疗保障体系也健全,住院看病免费;就是生孩子,每个月还有300元的牛奶费。因此上大学对每个公民来说,改变命运的色彩就淡化了,就是每个个体根据自己的兴趣、能力作出人生规划的一部分,以自我实现和发展为基本前提。
而我们的教育只给学生提供了一条被公认成功的路径,学生们的选择因此极为狭窄,不管兴趣如何、能力如何,都被赶上应试的战车。这与我国教育承担的非教育功能有关:教育要改变人的命运,要分出人的等级。所以,所有学校、家庭和学生,都存在严重的教育焦虑,失去了教育本应该给社会带来的快乐。教育要让每个学生获得自己想要的成长和未来,对此,我们需要做的实在太多。
(小于一 摘编)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