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文化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新春热词 留住不变的年味
撑起绿色恒久的荫凉
《祥瑞中国龙》雕塑亮相郑州
寓教于乐的郑州春节庙会文化活动
河南艺术中心“开放”迎客
河南博物院:贴心服务青少年校外教育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2月03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撑起绿色恒久的荫凉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绿树红花和芳草禾苗,所谓植物,木欣欣而向荣,环绕庇护着土地山河自然生长。
太史公曰:“春种夏长,秋收冬藏。”陶渊明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白居易歌:“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花开花落,四季轮回;周而复始,绵绵无尽。从愉悦审美的精神启示到五谷蔬果的物质供应,植物多方面给人类、族群、大众以丰沛的哺育和滋养。
植物是大地之母恩赐于人类的精华!远古的草木崇拜,不分东西,是全世界共同的文化现象。
中国文化讲草木,它的叙事方式,从“神农氏尝百草”和伏羲画卦用蓍草占卜的传说开始,在实用和精神崇拜两个层面开头,反映了远古的先民对草木的依赖与依靠、敬畏和迷恋。
当农耕稼穑的生产方式形成——农业文明出现之后,于江河之间站稳了脚跟的炎黄子孙,开始从容地环顾和打量周围的世界,在辛苦劳作与纵情享受过后托物抒情,《诗经》和《楚辞》出现了!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这是北方人的感情表达。以草木为对象而托物言志,反映了黄河流域的先民生活。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芳与泽其杂揉兮,唯昭质其犹未亏。”
譬如香草、美人之喻,屈原将其比为君子和诚臣,表现了淮河、长江流域南方楚人的精神世界。
没有树木花草护佑相伴,人的诗意的生活与抒情从何说起,如何创造?
但是,很长时间,人类还没有形成特意写植物的书。第一本专门说植物的著作,换句话说,史无前例地发生有作者以极大的兴趣,深情地专注树木花草,又用简短而典雅的文字,整理和记述地域植物的第一人,是我国西晋的文人嵇含。他写于公元304年左右的《南方草木状》,不仅在中国历史上,在世界文化和科技史上,也是公认的“最早的一部地方植物志”。
大浪淘沙,历久弥新。嵇含和他的书,在2000余年文化流传的历史长河中,历尽劫波而得以存在和保留,一再引起人们的关注和研究,在古籍的钩沉与整理中不被遗忘,在当代文化中重新发光,其魅力何在?因为他的书,最早最单纯,就事论事,是专为树木花草立传,把零散和不连贯的先人对植物的感知,第一次集中为文章和书本,代表了文化发展的一个新阶段。
就草木而专言草木,反映了复杂的人类思维在分门别类中得以发展和提高。
客观存在的草木世界,渐次为人类开发利用。天然的自然环境与大背景,缘于人类活动的兴起而逐步被纳入人文视野中。它和复杂的社会现实交织互映,折射了人的生存状况,故而也是人和社会的一面镜子。植物之书,固然和生存与发展的人类大计有关,却也和人们与生俱来的绿色理念有关,和弘扬自然之道有关。从嵇含和他的《南方草木状》开始,开启了中国文人的一种自觉的传统。我们今天重说嵇含,并由嵇含而朱橚、李时珍、吴其濬,诚然又和21世纪人类回归自然,保护绿色,与自然和谐相处,和人的自由和解放的高尚追求有关。
故而在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以外,如今还特地呼吁和提倡生态文明。为人类造就永久的避难所和美好家园,这是当代人的责任,也承传了先民与古贤的信仰和理想;追溯前人对绿色的认识和歌颂,记述和应用,探求人和自然的关系,是经验总结和升华的基本路径。解析历代的中国文人,生生不息对自然的痴迷和眷恋,从中又可以发现,我们的文化传统里有这样一条永不断线的草木之链,很有韧性和长度,具有十分精彩的一面,它是中国文化一个显著的特点。文人的担当和承载,不仅仅是世俗层面的天下兴亡,不仅仅是富足和小康,更要为民族的精神繁衍注入清新和清凉,高古和恒远。
“多识鸟兽草木虫鱼”是孔子的教诲;“原本山川,极命草木”是汉朝文人枚乘的感言。枚乘的《七发》,是开创汉赋的第一篇伟大作品。左思接着在《三都赋》里说:“其山川城邑则稽之地图,其鸟兽草木则验之方志。”枚乘和左思,继孔子之后,进一步启迪并激发了后世文人对植物记述与探寻的兴趣和爱好。而晋人嵇含的《南方草木状》,首次集了这方面的大成。中国人喜爱植物,综合利用植物,一代接一代,有独特的植物记录和状描。那层出不穷的名物考、地方志、综合性的农书、本草著作、蚕桑专著、茶业专著、花木谱志、野菜专书、种树书、草木笔记等等,洋洋大观,琳琅满目,汇成民族植物学一座五光十色的灿烂的宝库。
民族植物学,原本是个外来的概念,则为当代植物学家吴征镒有意而采用之。在通行用拉丁文分类之前,植物学还没有被“全球化”的时候,从嵇含到周定王,到李时珍与吴其濬,中国的植物学先驱和历代的集大成者,虽然在外延方面,他们对植物种类的记录层层扩大,但关于丰富多变的植物形态,叙述方式代有续接,别具一格,很中国化,有自己独特的文化风格。这也类似中医、京戏、中国画、太极拳于中国文化。举例来说,从嵇含的《南方草木状》所开始的植物学叙事方法,与西方现代植物学相比,或许分类不同,表现角度不同,但连篇美文,好读而有趣,文人和国人爱读。鲁迅和汪曾祺,一生爱读《南方草木状》和《植物名实图考》。他们或许可以把现代的《植物志》或《植物学大辞典》作为备用书和参考书,却不会作为枕边书来陶醉和欣赏。100年前的1911年,辛亥正月春节期间,31岁的鲁迅以清秀而略兼阴柔之笔,一丝不苟,工录嵇含的《南方草木状》全书。爱因斯坦说古代中国人不懂科学,却创造和得出了与现代科学相近似的结论与成果。这是一个悖论,但事实就是如此。中国传统文化的韧性和活力,体现在《南方草木状》《救荒本草》《本草纲目》《植物名实图考》里独特的文化魅力,最可宝贵的,或者可以说体现在其中弥漫着浓郁的“文人情趣”上,这是不容忽视的。但这应该珍惜的一点,过去却常常被误解,被批判成孤芳自赏的“封建糟粕”。
“原本山川,极命草木。”逐一而陈述和状描大地山川的本来面貌,尽量多列举和记载花草树木的名称。古人之言,这八字真言,现当代中国的植物学家还奉为圭臬和座右铭,将其勒石,镌刻在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大院里。21世纪的植物学家和草木爱好者,在为植物和树木花草续家谱的同时,一定会继承前人,为之注入更加深刻而丰富的人文内涵。
(本文为《杂花生树》一书的引子,封面纸袋中为茼蒿种子)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