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面 孔
一碗饺子
书是用来读的
想起元宵节的红灯笼
拉竹马
儿子和我PK压岁钱
父亲和他的学生们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2月07日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父亲和他的学生们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父亲和他的学生们

□ 乔克清  
2012年一到,父亲就满80岁了。尽管岁月的风霜,无情地刻在父亲满是皱纹的额头;但岁月的馈赠,也无声地沉淀在父亲的心底,醇香而浓烈。让父亲沉醉的,是他教过的学生。
父亲是一位小学教师,在县城的周边乡镇转战南北,工作了整整36年。他像一头骆驼,左肩扛着教育的重任,右肩背负着自己的家庭,四处颠沛。先是带着我的奶奶,以校为家。娶了我母亲、生下我们姊妹几个后,工作调动到哪里,三代人就搬迁到哪里。父亲常提到的乡村小学,在八里河,匡店,下马河,古井,牌坊,河棚,杨湾……
在父亲的念叨里,我们对杨湾村小的记忆最为深刻。父亲在杨湾村小工作了15年,我的妹妹就是在那儿出生的,我们的小学也都是在那儿上的。村小坐落在一个山坳里,四合院,青砖灰瓦,前后两排。院子很大,种了很多花草,还栽有几棵泡桐树,很粗,夏天它们开着风铃样的紫色花朵。花落后,蒲扇般的叶子在枝头招摇。一个锈迹斑斑的铁钟,挂在走廊上方露出来的半截屋梁上。上下课的时间一到,值日的老师拉着垂下来的麻绳,左右摇摆敲几下,从钟笼里就传出了悠扬的钟声。教室的地面是坑洼不平的,黑板是木制的。到了冬天,学生们会从家里带些大树根,堆在墙角。下雪时,同学们把桌椅往教室的四周挪一挪,中间腾出一大块地儿来,然后旺旺地烧上火,写字或读书,都不会冷了。
父亲教语文课、写字课、美术课、体育课。父亲讲课时,声如洪钟。严厉起来,会拍桌子蹬板凳。若是哪个学生表现好呢,他爱摸摸那个学生的头,拍拍那个学生的肩。
父亲身材高挑,性格乐观。他上师范时,是体育健将,参加过长跑,得过冠军。为人师表后,在下课的间隙,他常跟学生踢毽子。用脚尖挑,用脚边踢,用脚板磕,一个鸡毛毽子,像被父亲注入了魔法,上下翻飞。父亲把学习好的学生在姓氏前,冠之“张大学”“郑大学”“雷大学” ……以至于多年后,这些学生学有所成时,成了父亲自诩的资本。
学生既怕父亲,又爱父亲。有贪玩淘气的学生,常逃课,或站队时提前溜走。父亲查出来后,会将其名字写在黑板上,旁边画了一只手,言之“逃兵”。父亲画鱼,上画一条弧线,下画一条弧线,尾部交叉,形已成。父亲写毛笔字,苍劲有力。每年春节,父亲就把四方桌搬到院子中央,给家家户户的村民写对联。正月里,走村串户,看着自己的手迹,父亲心里乐滋滋的。
那时,村小的老师,多是民办教师,像父亲这样的公办教师,真是凤毛麟角。父亲的诸多“绝活”,实乃让人大开眼界。后来,我们姊妹几个长大了。父母为我们的前途考虑,才调回城关老家。说起来,帮父亲调动工作的,竟是他的学生。让父亲伤心的是,父亲的这位学生,后来得了鼻咽癌,几年前去世了。
父亲退休后,接触的人事渐少,他常常感到失落。于是回忆,便成了他的寄托。回忆他教过的学生,是父亲最开心的事情。有时,父亲在街上散步时,偶尔有学生走上来,握着父亲的手,和父亲打招呼,父亲立即容光焕发,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那久远的青春岁月,和那斑驳破旧的山乡村小。
父亲曾是学生的引路人。如今啊,学生成了父亲晚年最珍贵的宝藏。
(作者单位:商城县汪岗乡官畈小学)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