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参考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观点
明星教子失败的重要原因是生活失真
不要害怕生活为难
补偿式家教害孩子也坑爹
管理,让经理人走开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2月11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观点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民主治校的核心是尊重每一个人
李镇西在《人民教育》上撰文 民主治校的核心是尊重学校的每一个人,让人人都有一种主人翁责任感。核心是通过一定程序让所有人参与学校的建设,推动学校的发展,目的是充分激发所有人的责任感和创造力,培养或增强全体教职员工的公民意识,以实现个人成长与学校发展、个人幸福与学校繁荣的和谐统一。
民主也意味着遵守,在尊重的同时,对经由大多数人认同的制度、规则、纪律的遵守,对公共秩序和公共规则的遵守。尊重,是对精神而言,尊重人格尊严、思想自由、精神个性、参与欲望、创造能力等;遵守,是对行为而言,大到社会,小到团队,规则是和谐有序的保证。
某些时候,克服个人欲望而服从集体必须遵守的规则,正体现了民主社会的特征。随心所欲,自我中心,不但不是民主,反而会妨碍民主。其实,遵守也是一种尊重,因为遵守符合大多数人认同的制度,正是对民意的尊重。
校长要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重要。首要的是,面对学校的发展,人人都要有同等关注和参与的权利。哪怕是具体到一个小小的建议,权利也是平等的。我在网上论坛里长期设立“征集金点子”的主题帖,让老师们提建议。实际上,我无法保证每个老师的建议都能被采纳,但只要合理、可操作,我都会采纳。比如,有位数学老师说学校开会太多,能否减少一些,减轻老师们的负担。这一建议随即被采纳。老师们的建议不同程度地改进了学校的管理。对学校来说,他们很重要。
作为校长,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基本上“放弃”了自己的权力。准确地说,其实不是“放弃”,而是“分解”——通过制度把权力分解到不同的部门和机构,并通过一定的程序,分解到每一个教职工的手里,让全校教职工和校长一起管理学校,并作出科学决策。
既要分担,又要分享
王育琨在《中国经济周刊》上撰文 华为总裁任正非新近写的文章《一江春水向东流》,是一个孤独跋涉的灵魂从报国无门到创立了世界级公司的心曲,也是一个企业家的心法,值得揣摩。
与所有人一样,任正非少时也曾壮怀激烈。直到40岁的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个人是渺小的”这个人生真谛。回首蹉跎的岁月,任正非感觉先前有点幼稚可笑:怎么一点都不懂开放、妥协、“灰度”呢?
“人感知自己的渺小,行为才开始伟大。”任正非过了不惑之年,放弃了做顶级专家的梦想,创办华为,搭平台,开始与组织的力量、众人的力量共进退。白手起家的任正非清空了自己,保持一个初学者心态,有了不一样的觉察。
他感觉第一重要的是要与员工“分担责任,分享利益”。他创建公司时设计了员工持股制度,通过利益分享,团结起员工。这朵无意中插的花,今天竟然开放得如此鲜艳,成就了华为的大事业。
任正非在《一江春水向东流》这篇文章里揭开了华为崛起的一个重大秘密:华为的人人股份制。在华为的股份中,任正非只持有不到1%,其他股份都由员工持股会代表员工持有。如果你离职,你的股份该得多少,马上数票子给你。哪怕是几千万元的现金,任正非眼睛也不眨一下。但是你离开公司,就不能再继续持有华为股份。华为股份只给那些现在还在为华为效力的人。这样一种体制的设计,是全球没有的。当年山姆·沃尔顿设计沃尔玛的“人人是股东”也没有到这个份上,日本稻盛和夫创立的京瓷系也没有到这个程度。
难能可贵的是,任正非不只是把这种体制和文化植入了创业期,而是20多年一直这样走过来。
中国地头上,中国自己的独特创造一直就在那里,就看你能不能看得到!任正非一直匍匐在大地上,头拱地走出了一条中国企业强盛的道路。
正确的决策就是“当下的选择”
孙景华在《商界评论》上撰文 如果我们把未来的问题当成眼前的问题,那么,结局很可能会像早年中国互联网著名的“失败的领跑者”张数新一样:她在互联网尚处于萌芽状态时,就敏锐地洞察到了互联网商机,但当她大举投资互联网时,才发现处处是瓶颈、处处受到制约,甚至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
直到失败后她才意识到:整个商业是一个系统,而企业个体只不过是系统中的一个节点。如果整个商业系统尚不成熟,企业个体无论多么努力都只能是瞎忙活——理想者关注未来,务实者关注当下。假如有人信誓旦旦对我们发誓:未来这件事一定是正确的,我们要很有礼貌对他说: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但那是未来的事,请交给未来的人去做!
选择需要一种角度。也许一些人并没有意识到:角度都是“双胞胎”!譬如,相对于西方的“快餐”而言,中餐其实就是“慢餐”。快餐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慢餐则是为了增加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快餐与慢餐,既相互对立又互为补充。假如只有快餐而没有慢餐,或只有慢餐而没有快餐,都构不成一个完整的商业世界。事实上,孤零零的单独一个角度的情况,没有或几乎没有。如同宇宙中发现暗物质的过程一样,暗物质就是在看得见的物质的引导下,发现了一片看不见的黑色区域,才确定了那就是暗物质。
坦白地说,最糟糕的决策,其实并非不知道两端,而是知道两端却想两端通吃。我们可以假想一下,如果一个餐饮企业,快餐与慢餐一个都不剩地通吃,结果只能有一个:因说不清楚哪一类消费者才是真正的顾客而倒闭。同样的,如果一个邮政类企业,既做快递又做“慢递”,将因价值观混乱而导致员工不知所措。
一般来说,企业越是极端,排他性就越强,企业个体反而很容易“鹤立鸡群”。相反,假如面面俱到、样样都做,反而会被淹没在同一片海洋中而默默无闻。因此,不懂得“极端”价值的中庸之道,才是企业决策的大敌。
(小于一 摘编)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