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书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寻找教育人生的幸福密码
“文青”郭初阳
重构:教师备课的实践路径
书架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2月15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文青”郭初阳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季禾禾  

以前没有听说过郭初阳,不是因为他的影响不够大,而是之前我极少翻看语文专业刊物,也极少上语文论坛。知道他红成这样,几乎就是在他的那本《言说抵抗沉默》畅销于市时。
一次,去嘉兴听课——首先,当然是冲着他去的,甚至去之前就打算回来后写一写我所看到的郭初阳。听了他一节《留白》的作文指导课,又听了半个小时的讲座,却发现这篇文章没法写了。细节太少,而他讲的那些内容,我又太熟悉了,连他说话的语气语调都在我的想象之中。这小半年来,我一直在他的博客中潜水,顺便连他的那些亲朋好友也一路潜了过去。
仔细想来,总有一些东西值得一记。
课开在影院里,学生和我们一样从正面上舞台。学生鱼贯而入时,我便寻找郭初阳的身影。在队列的最后,我看到两个男人。我不能确定哪个才是他,因为距离太远了。学生上了台,那两个男人也上了台。其中一个穿黑色外套的,肩膀一耸,掀掉了外套,我想就是他了。这个镜头很常见,武侠影片中的大侠在决战前,都要先脱掉披风。我先生说,他小时候看完《智取威虎山》,在床上拿毛毯披在身上模仿杨子荣时也是这个动作。我的猜测是,即便成名如此,他上舞台还是需要自我鼓励的。
郭初阳一上课,眼里就只有学生了。学生把舞台当课堂多少会有些不适应,他却很适应。轮到里面一组发言的时候,他的身体倚靠在外面一组的课桌上,就像在自己的教室里。他一开口,我就知道对了,这才是语文教学。他的语言不像某些名师出口成诗,也不像另一些名师假扮的弱智。他的语言明白如话,但都是规范的汉语。他也幽默,但不是那种能引起满堂喝彩、哄堂大笑的幽默,听懂的人自然会会心一笑。可能出乎他的意料,幻灯片上的文字,他连续叫了好几个学生都读不下去。原因却只有一个——字太小了。我又猜测,这恐怕还是与性格有关。
远距离看着他,听他讲留白,我想到了丰子恺。他讲到了国画中的虚实相生,海明威的冰山理论,《三国演义》里的温酒斩华雄,马克·吐温的《丈夫支出账单的一页》,宋徽宗出的画题《深山藏古寺》。让学生操练的时候,用到了张爱玲的《夜营的喇叭》。讲留白,这些应该是必讲的例子,但这些领域他自己是通了的,于是不会缩手缩脚。他后来解释说,这课原本是给高中生上的,原设计也是同事的,只是觉得好操作就拿来用了。给初中生上,当然还是深了点。有老师同步评课说,上郭初阳的课会觉得害怕,觉得自己不够聪明。而这正是我所向往的语文课,一直有智力的挑战和思维的快乐。
即便如此,我还是不能说他这节课对我有太大的震撼。因为留白只是一种写作技巧,换一个人来上可能也会上成这样。而他给我带来震撼的那些课,如《珍珠鸟》《愚公移山》,就不只是技巧的传授了。关于这些,前人之述备矣。我更愿意听到他现场示范、层层剥笋,用文本反对文本。我关心这样的技巧,只有价值观是不够的。夏宇有一句诗:“只有咒语可以解除咒语。”
1973年出生的郭初阳和我同岁,我们在相同的年代下成长,至少在大学时期,我们听的都是相似的歌,看的都是相似的书。我不愿说自己已沦为势利中年,但看到他还如此文学、如此青年,我多少有些自惭形秽。这样的文艺青年在网络上并不少见,但在初语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这是我所设想的文艺青年应走的最好的道路——贴近地面安静地实践,可以有所妥协,为的是“为尚未存在的社会培养新人”。
(《颠狂与谨守——课堂实录Ⅱ》,郭初阳著。大夏书系。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12月出版。本文为序言二)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