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走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一所县级艺校的文化坚守
图片说明 一
图片说明 二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3月09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所县级艺校的文化坚守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中国唯一的越调专业培训学校,这个名头实在不小!
  
  但在这个名头之下,社旗县文化艺术学校的条件实在说不上好,甚至可以用“简陋”来形容。
  
  初春时节,踏过麦苗返青的田垄,记者来到位于社旗县唐庄乡漫流寨村的社旗县文化艺术学校……

 

    孩子们在排演厅练基本功。地上的地毯是校长从县城几家宾馆“化缘”来的,颜色不一,破损不堪。

 

□ 本报记者 侯军锋/文图

 

  办学校为文化传承2月20日中午,社旗县文化艺术学校。
  
  记者到时,学校的几位老师正在吃午饭。记者首先在几个已经吃过饭的学生带领下,“游览”了校园:四排破旧的砖瓦房、一个大仓库是学校的全部建筑。最北边的一排砖瓦房分别是老师的办公室兼住室以及一间教室,往南依次是食堂、女生宿舍、男生宿舍,而那个大仓库则是学校的排演厅。停放在排演厅前的一辆大型流动舞台车十分抢眼,也让这个简陋的院落有了少许的现代气息。在排演厅的一面墙上,“一曲越调歌盛世,百代传人续乡音”的对联彰显了学校的特色。
  
  带记者“游览”校园的学生,一共有7个。其中,曹丽君最大,12岁;李贺旺、张昊、田明月、田龙洋都是11岁;贺钰10岁;年龄最小的是乔宇,9岁,刚入校3天。当时,记者并不知道,已经见到了在校的一半学生。
  
  吃过午饭,王志民老师匆匆赶来,安排学生们午休。
  
  王志民原来是社旗县越调剧团的职工,退休后被聘到学校教音乐兼学校的日常管理。
  
  王志民说:“谈起这所学校,就不能不提社旗县越调剧团。”
  
  据王志民介绍,社旗县越调剧团是目前我省唯一的县级越调剧团,同时也是我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河南越调下路调宛东流派的代表团体和项目保护单位。该团历史久远,其班底之一的沈营越调班,始建于清代末年。该团地处越调上路调、下路调两大地域流派的交会地,其艺术风格“两路”兼容。近年来的主要演出剧目有传统戏《收姜维》《李双喜借粮》《诸葛亮吊孝》等。1996年12月27日,由该团原创的现代戏《强自喜》在河南人民剧院演出,演职人员受到时任省委书记李长春的接见。
  
  王志民说:“近年来,由于戏曲演出市场的不断低迷,剧团人员流失严重。70人的编制,目前只剩下30多人,人才濒临断档。为了剧团的生存,也为了越调这个宝贵的乡音艺术能够传承下去, 2010年8月,剧团与南阳市艺术学校共同创办了社旗县文化艺术学校(南阳艺术学校社旗分校),专门培养越调戏曲演员。学校经县文化局备案,属公办性质。由于开设的越调专业在全国独此一家,学校也因此被很多人称为‘中国唯一的越调专业培训学校’。”
  
  除王志民外,学校还有几位老师。来自本剧团的贺金海和赵振峰负责教形体、身段,刘金璞负责教声乐。为了保证质量,学校特意从南阳聘来了著名的越调作曲家、音乐理论家魏天葆和南阳艺术学校退休教师杨长富,分别负责教音乐、戏曲理论和身段。
  
  简陋校园里的勃勃生机下午2点半,学生开始上课。第一节是戏曲鉴赏《斩关羽》,通过看光盘,魏天葆老师让同学们认识这场戏的剧情、场次和人物。
  
  也就是在这节课上,记者发现,来上课的学生只有14人。经了解得知,学校目前在册的学生有30多名,但由于春节前后处于演出市场的高峰期,有一半的学生在外参加业余剧团的演出,无法按时到校。
  
  下午的第二、三节课是戏曲基本功。压腿、踢腿、躜步……一招一式,同学们练得极其认真。杨长富老师敲着鼓点,让同学们的动作跟上节奏,赵振峰老师则在同学们中间不时地给予指点。
  
  第三节下课,记者认识了其余的7个学生。邢圆圆20岁,王磊、秦向涛17岁,沈锦16岁,丁江楠、王文14岁,封丽丽11岁。
  
  “在这里练功苦吗?”记者问。“刚开始的时候很苦,现在不苦,已经习惯了。”田明月、田龙洋是孪生姐弟,舅舅是业余剧团的,建议他们来此学戏。姐姐明月擅长前桥,弟弟龙洋拿手幔子、虎跳。
  
  作为这群学生里面的大姐大,邢圆圆来自方城,她的父母都是业余剧团的演员,来这上学一是可以接受正规的训练,二是将来有希望进入社旗县越调剧团这样正规的剧团。她最擅长的是青衣,比如演小乔。
  
  据记者了解,目前在校的14名学生,大多数都有戏曲家庭背景,在家人的支持下来此学戏。张昊和封丽丽例外,他们两个是缘自爱好。张昊来自南阳市,从小喜爱唱戏,是自己向父母要求来学越调的,擅长老生,尤其喜欢演赵云。封丽丽是本地人,家中无人唱戏,也是自己要求来学戏,目前最擅长虎跳和旋子。
  
  晚饭后,是同学们相对自由的时间。他们三五成群,或练习基本功,或放开喉咙唱上一段。夜幕降临,倦鸦归巢,在这偏僻的乡间,在这简陋的校园,一群对戏曲执著的孩子让这个曾经荒芜的院落显得生机勃勃。
  
  期待越调的春天21日早上6点,夜幕依旧笼罩着大地,急促的铃声在清冷的校园骤然响起。10分钟后,同学们陆续来到教室。王志民老师早已精神矍铄地站在电子琴前。
  
  “啊……啊……啊……”随着王老师琴声的高低起伏,同学们在喊腔中开始了一天的功课。
  
  见到校长张留根是在21日中午,他同时也是社旗县越调剧团的团长。这几天,张留根先后到漯河、许昌、平顶山等地调查市场,一是学习各地剧团改制的经验,二是摸一摸各地的演出市场。3月份,他准备带团出去演出,让学生多一些实践的机会。
  
  “这次出去收获不小。听说我们办学校,许多剧团都要招我们的学生。可这30多个学生,我自己的剧团还不够用呢!剧团要生存,越调要发展,必须后继有人才行。办学的路子是对的,一定得坚持。”张留根的父母都是剧团的职工,他从小在剧团长大,是河南越调下路调宛东流派的代表性传承人,对越调、对剧团有着深厚的感情。在与记者的交谈中,“我不能让剧团在我的手中垮掉”这句话,张留根反复说了多遍。
  
  张留根说:“学校现在租用的地方,以前做过养殖场、食品厂。刚接手时,这几排房子非漏即塌,根本就不能用,仅简单改造就花了17万,到现在欠款还没有还上。”
  
  “难不难?真难!”张留根说,“一个学生一年剧团要贴2万多元,30个学生一年就是60多万。这笔钱全靠我们去借贷。但是,如果没有学生,剧团就后继无人,越调这个文化遗产就要消亡!”
  
  “去年10月,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大力发展公益性文化事业、保障人民基本文化权益;加快发展文化产业、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这个决策太好了,说到了我们基层文化工作者的心窝里。只要中央政府的春风能够在地方得到及时落实,我们越调的大好春天就会来到!”张留根兴奋地说。
  
  对此,作为研究越调的专家,魏天葆深有同感。他说:“艺术的生存必须依附于经济实力。就拿社旗县越调剧团来说,只要政府能够保证剧团60%的人员工资,让剧团有效运转起来,他们就能发展起来,甚至能产生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这所全国唯一的越调专业培训学校也有可能成为一个新的品牌。”
  
  同时,魏天葆也不无忧虑:“社旗县越调剧团是当地不可复制的文化名片,越调大师申凤梅先生早年为了这个剧团的生存、发展可谓不遗余力。但现在的生存状况确实是岌岌可危。如今社会经济条件好了,又有中央好的精神,如果最终还是让这项文化瑰宝消亡了,那可真是千古遗憾,愧对子孙啊!”
  
  22日上午,同学们的课是吊弦,每人演唱一个唱段,老师要对他们的发音、唱腔进行细加工。也许在阳春三月,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将走向乡村的广阔天地,为乡亲们送去他们的越调曲目。
  
  “新四军打下沙家浜,我的儿出牢房他得见日光。共产党就像天上的太阳一样!”在曹丽君演唱的《沙家浜》选段声中,记者告别学校,告别这群可敬可爱的师生。走出校园,记者无限怅然,要将越调这项文化遗产传承下去,仅靠一所学校、30多名师生的坚守显然是不可能的,民间文化遗产的保护还需要更多的力量加入其中。
  
  站在离学校不远的潘河岸边,回望简陋的校园,猛然间,刘禹锡的名句在记者脑际回荡:“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