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走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老民哥”的最后一班岗
图片说明 一
图片说明 二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3月16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老民哥”的最后一班岗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老民哥”是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后人们对其的一种昵称。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一大批农村民办教师默默地承担起我国农村基础教育的重担。30年后,他们中间大部分人还在继续坚守。如今,“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的他们都变成了50多岁、行将退休的老教师,正站着讲台生涯的最后一班岗。

 

 

  放学后,谢泽学老师和学生们一起回家。

 

□ 本报记者 常启武\文图

 

  固始县祖师乡大冲小学位于大别山北麓,距离闻名中外的富金山战役发生地仅千米之遥。在大别山的怀抱里,学校、树林、水塘,从远处看上去俨然一幅恬静的水墨画。学校不大,占地面积不足五亩,新建的教学楼和被拆掉一角的老教学楼把校园围成了一个“口”字形,更显紧凑。
  
  最后一班岗要站好3月6日,一场春雨之后,太阳终于露出了真容,暖暖地照在学校的每一个角落。校园里的几株茶花在早春的阳光里盛开,深红的、浅红的,一朵朵,一串串,煞是热闹。课间,孩子们在校园里追逐嬉戏,似开了锅,沸腾了。
  
  大冲小学现有学生189名,近几年,随着外出务工人员子女的随迁,学生人数相对减少。但在豫皖两省搭界的边缘地带,一所村小能聚集这么多学生,已经算得上是人气比较旺了。10名教师中,5名是“老民哥”出身。其中,刘宝全,59岁;程术轩,58岁;刘相功,57岁;谢泽学,54岁;校长刘世春是他们当中年龄最小的,也51岁了。为了家乡的教育事业,他们在大冲小学工作都超过了30年!时间最长的,还要数刘宝全,达到37年。据校长刘世春介绍,他就是刘宝全教出来的学生。另外5名教师是近几年通过县教体局招教考试分配过来的年轻人,全部是80后。他们中间年龄最大的28岁,最小的25岁。教师队伍从年龄上来看有明显的断层。
  
  上午第二节课后,刘宝全老师从三年级的教室里走出来,一边拍去身上的粉尘,一边向记者感慨学生越来越不好管教了。“有落后的家长,没有落后的学生。”同事们知道又有学生惹他生气了。“现在农村95%的都是留守儿童,学习自觉性太差,家里没人能辅导孩子,学习全靠老师督促怎么能行?”一次和一位学生家长沟通,家长对他说,不指望孩子成才,只要将来出门能认识厕所门上的“男”“女”两个字就行……“说这话明明在气人嘛!”他无奈地摇摇头。
  
  刘宝全1975年高中毕业后就站到了大冲小学的讲台上,没想到,这一站就是37年。在他的办公桌上,一个印有大红双喜的大搪瓷缸格外引人注目,缸盖上斑斑驳驳,里面则结了厚厚的一层茶垢,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了。同事们开玩笑说:“再过几年就成老古董了。”“哈哈,估计快有20年了,陪我再坚持一年,站好最后一班岗就可以跟我一起退休喽……”刘宝全笑着说。
  
  因为教师缺编,本学期,刘宝全除了教三年级的语文课外,还兼任三年级的科学及思想品德课,每周20节工作量,可是不轻。其他几位老教师的课和刘宝全一样,都被安排得满满的。年轻教师现在都挑了大梁,每人除了主课以外,都要担任好几门别的科目,一周课时大都接近25节。开学之后,根据乡中心校的要求,全乡村级小学都要参与课堂教学改革,“老民哥”们积极性都很高,但课堂上互动的效果比较差,学生的积极性也调动不起来,这让他们感到力不从心。“这就是和年轻人之间的差距吧。但我们‘老民哥’不应该落后啊!”刘宝全说。
  
  最后用上新的教学楼大冲小学的老教学楼原是大冲村村民集资兴建的,由于当时建设资金有限,楼顶防水处理得不好,时常漏雨,墙体渗水的痕迹随处可见。多年来,老师们都期盼着能搬进安全舒适的教学楼,学校也早在2010年就递交了报告。几经争取,上级教育主管部门拨付了40多万的危改资金,并于去年7月开工建设。龙年春节前,新教学楼正式竣工。正月初八,刘世春校长找来施工队,把新教学楼的窗户安装好,正月十五过后便把老师们的办公室搬到新教学楼的二楼上。
  
  辛苦了几十年的“老民哥”终于用上了国家投资兴建的教学楼,这着实让老师们高兴了一阵子。虽然过了惊蛰,但由于刚建好,室内阴冷潮湿,老师们都还穿着厚厚的棉衣办公,放在办公室的作业本拿在手里软软的,显然是吸足了水分。
  
  新教学楼内窗明几净。站在楼上,放眼望去,近处的树林和远山更加通透美丽。“现在确实是大变样了,去年搞基建,老师们都挤在大门口过道里办公,学生们分在四个地方上课,有两个班的孩子挤在一起上课,真是苦了孩子们……”刘世春对记者感叹说。“但总比当年强多了,那时是‘泥巴桌凳泥巴孩,泥巴墙壁茅草盖’……”办公室里,不知是哪位老师接了一句,满屋子的老师们都笑了。
  
  “我们都是精神上的富翁”
  
  提及当初做民办教师的经历,“老民哥”们个个都充满了感慨。刘世春校长说,当时民办教师工资非常低,学校家事两头忙。当地曾流传着这样一段顺口溜:“民办教师真可怜,忙着教书又种田。苦了一年又一年,盼望早日转公办。”
  
  刘相功说,他1975年初中毕业时就走上了大冲小学的教学岗位,那时正赶上“批林批孔”,“感觉自己没有学到啥东西,全靠后来进修提高,不然真的站不稳讲台”。聊起当初当民师的初衷,刘相功用一句歌词概括:“你选择了我,我选择了你。”仔细品味一下,别有深意。1999年,国家对农村民办教师实行转正政策,对照条件,刘相功向上级教育主管部门出示了教师资格证、任用证和聘用证等重要证件,顺利通过了转正,成为一名公办教师。和他一样,学校的几位“老民哥”相继成了公家人。
  
  为了养家,刘宝全曾利用业余时间做过小生意,收过破烂。最艰难的一段时间,他还利用晚上做篾活(编筐),白天让家人拿到集市上去卖。后来,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贯彻落实,民办教师的补助由原来的每月7元增加到15元、25元,后来又增加到80元。有了工分加经济补助,经济状况好了,大家干工作的积极性更高了。评职称、转公办、涨工资,解决了全家人的吃饭、穿衣的问题。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老师们的工资更是逐年增多,现在,老教师的月工资都超过2000元,“老民哥”们也从民办教师曾经的困境里艰难地走了出来。
  
  刘宝全的家离学校不到3公里,天晴时可以骑车,下雨天只有步行,每天要往返8公里。他每天回家总要经过南干渠,这条修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水利工程连接着河南和安徽,30多年了,他见证了河两岸发生的一切。在村里,有很多家庭一家三代都是这五位老教师的学生,见了面,会一起喊老师。他们教过的学生有的在读研究生,有的在政府机关任职,有的当老板,有的在南方打工,有的还成为了人民教师。让刘宝全感到欣慰的是,他的两个儿子都是从大冲小学毕业,后来又双双考上了大学并读了研究生。逢年过节,家里迎来送往的,多数都是原来教过的学生,刘宝全从心底里高兴:“我们是物质上的乞丐、精神上的富翁。”
  
  还有一年就要退休了,刘宝全说,他退休后最想做的事情是做一名家乡道路上的护路工,为大家提供一些方便。如果学校没有新教师到岗,他可能还会在学校继续坚守一段时间。其他几位“老民哥”和刘宝全一样,都舍不下学校这个舞台,因为这个舞台是所有民办教师的精神家园,是他们生命的全部。虽然当年也同农民一样靠挣工分分口粮,可民办教师是站在讲台上为孩子们传道授业解惑的。当初单纯的理想追求,没想到坚守了一辈子。“如果有可能,下辈子我还当教师。”刘宝全说。
  
  “老民哥”空出的位置谁来接替“没有年轻教师过来,我们这一批‘老民哥’都退了怎么办?”“总得后继有人吧,不然,我们即使退休了也不安心啊,还有这么多孩子呢……”没有课的时候,几位“老民哥”坐在一起讨论开了。
  
  “可能是路不好,年轻教师不愿意来。”老师们指的是通往乡里的一条泥泞不堪的土路。为了改变出行难的实际问题,“老民哥”们积极向有关部门反映。2009年,由乡政府拨款,通往大冲小学的土路被一条水泥路代替了。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土的落后情况彻底改变。2010年9月,新招来的年轻教师曹万祥、江妍渺和金雪莲三人被乡中心校安排到大冲小学。为了解决就餐难题,使年轻教师尽快安顿下来,学校将老楼的房间都划给了几位年轻人,并给他们配备了燃气灶等生活设施,让他们在学校身安心安。
  
  “老民哥”即将退出历史舞台,年轻教师将成为未来农村教育的希望。但“老民哥”所作出的历史贡献早已写在中国基础教育发展的功劳簿上。据统计,固始县目前每年退休的教师在500人以上,大部分都是上世纪末转正的老民师,而补充的新教师却只有160名左右,由此形成的缺口如何补齐,对当地教育是个不小的挑战。
  
  今年2月,固始县教体局在对全县农村中小学教师队伍进行调研时发现,全县农村教师存在结构性缺编,主要是生源结构和年龄结构缺编造成的。近些年,生源向县城和城镇流动,城镇大班额现象严重,农村学校生源减少,班额不足。按师生比测算编制,城镇学校缺编,农村学校不缺编;而实际上却是城镇学校不缺编,农村学校缺编。
  
  “老民哥”已站到了最后一班岗,再过几年,广大农村小学会有更多的教学岗位空出来,这些空着的讲台将由谁来接着站下去呢?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