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书架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把生活散文解救成了诗
我的淘书小记
书架
成为学生记忆中的美好
  永威杯“第四届河南最具成长力教师”评选即将启动本报诚邀读者评委
  永威杯“第四届河南最具成长力教师”评选即将启动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3月21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把生活散文解救成了诗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高万祥 徐飞查尔斯·狄更斯是19世纪英国文学史上最优秀的作家,被马克思亲切地称为“杰出的小说家”。《大卫·科波菲尔》是狄更斯带有自传性的扛鼎之作,正如狄更斯自己所言“在我心底深处有一个孩子最为我宠爱,他的名字叫大卫·科波菲尔”。这部长篇小说也是世界文学史上的一部杰作,曾被列夫·托尔斯泰誉为“一切英国小说中最好的一部”。
  
  茨威格在《狄更斯传》中这样评价:“他(狄更斯)把平庸乏味的生活散文解救成了诗。”从平凡、平淡乃至平庸的生活中发现诗,让诗一样金灿灿的阳光穿透浓厚的乌云普照众生,这是我们阅读这本小说时的最大感受。
  
  大卫的成才不可不说是一个奇迹,他有着很多踏上另一条路途的可能,而他只坚定地选择了自己的路走下去。继父摩德斯通对他幼小心灵肆意蹂躏。母亲去世后,小大卫遭到了抛弃,年仅10岁即做了童工,靠着可怜的薪资苦苦度日。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他从公司出逃投奔姨母,仅有的钱却被抢骗一空。他变卖外衣,露宿野外,形同乞丐,向着一个不确定的前方走去……大卫有着强大的“精神胚胎”,即便处于绝境,心灵也能产生足够强大的动力推动他向上。大卫的“精神胚胎”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呢?它吸收了外界的哪些营养呢?
  
  保姆辟果提给大卫的精神成长提供了丰厚的营养。尽管地位卑微,但辟果提却是一个十足的“精神富翁”,她善良、正直、仁慈、负责、忠诚、无私、重情……大卫被关禁闭时,连大卫母亲也被禁止与其见面。在大卫最为孤绝的境况下,是辟果提冒着被解雇的危险,通过钥匙孔与大卫交流,将她的爱通过小小的钥匙孔传递给了可怜的小大卫。
  
  阅读,对小大卫的精神发育也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他的父亲在楼上小房间中留有一小批书,因而小大卫能从那“天赐的小房间”中取出书来自由阅读。阅读丰富了贫瘠的童年,保养了纯真的天性。大卫也有感而发:“他们(书中的人物)保全了我的幻想,也保全了我对于当时当地以外的某种东西所抱的希望。”
  
  狄更斯对底层百姓怀有一种动人的崇敬之情,普通人物的命运在他的书中有着青铜一般的诗的光泽。茨威格这样评价:“他就是这样从普通人的胸中取出来很多细小的、被人轻蔑的感情,仔细听听,装配上齿轮,直到它们都又生机盎然地滴滴答答出声为止。骤然间,这些东西都像音乐闹钟一样开始嗡嗡作响,隆隆出声,继而唱起温柔古老的曲调来。那曲调比起传奇国土里忧郁伤感的骑士叙事歌谣和湖上夫人的抒情歌谣更为悦耳动听。”
  
  辟果提先生就是这样一个被开掘出来的唱着温柔古老的曲调的普通人。鳏夫辟果提先生靠捕鱼为生,收养了海穆和爱弥丽。他对爱弥丽极为疼爱,是父亲对女儿的那种宽厚无私的爱。爱弥丽从小就有一个梦想,想成为富家太太,使舅舅辟果提过上美满生活。于是,当英俊的浪荡公子斯提福兹出现在她的生活中时,她背弃了与海穆结婚的承诺,毅然选择了与斯提福兹私奔。辟果提先生遭受了严重的创伤,但他更担心爱弥丽的命运,毅然决定独自一人四处去找她。他临别时说:“假如我遇到任何不幸,记住,我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依旧爱我那宝贝孩子,我饶恕了她!’”
  
  从此,辟果提先生开始了漫长的找寻苦旅。这位倔强的老人怀着那份坚定的爱,走过一个又一个城市、村镇,寻找他迷失的孙女。这是一场遥遥无期的旅途,辟果提先生用他的余生作为抵押:“我要走一万英里,我要走到倒下的时候,一定要把那些钱(爱弥丽私奔后寄给他的)放在她面前。假如我办到这一点,也找到我的爱弥丽,我就满足了。假如我找不到她,她或许有一天听到,她的舅舅直到生命完结时才停止了找她;假如我知道她的为人的话,单是这消息也可以使她终于回她的家!”一个普通渔夫的心里竟藏着如许深厚、博大、无私的爱!狄更斯把这种圣洁的忧伤之爱,刻入骨髓、催人泪下。
  
  狄更斯的表达具有诗的特征。他善于拨开生活冗杂的碎片而直抵存在的本质。大卫的成长经历可谓头绪纷繁、复杂多样,如要一一叙来,即便扣人心弦,也只是故事的杂烩和命运的刻录。而狄更斯却能凭着艺术家的本能,从纷繁的生活表象下发现存在的本真,将生活散文的碎片解救成了诗。
  
  狄更斯总能帮助我们直抵人物内心最深处。他刻画“小气”的脚夫巴吉斯在临死前这样对待藏财物的箱子:“他教人把那只箱子放在床旁的椅子上,从那时以后,他就日夜搂抱它。现时他的胳臂放在那上面。时光和世界都在他下面溜走了,但是那只箱子在那里。”“但是那只箱子在那里”,似乎含着一种幽默嘲讽,但绝对是善意的,下文巴吉斯的遗嘱即为例证。德国作家伯尔说,查尔斯·狄更斯有一双湿润的眼睛。他如此描绘这双眼睛:既不完全干涩,也不充满泪水,它是湿润的——湿润的拉丁文叫幽默。
  
  狄更斯的幽默风趣的风格,使得他的作品洋溢着一种富有诗意的氛围。肥胖的辟果提保姆稍一用力就向四处爆飞的纽扣;密考伯因债务入监狱时,使“他羞愧得不得了”,“随后半个钟点”,他却“擦亮他的靴子,带着比平常格外体面的神气,哼着一支曲子出去了”……在狄更斯的作品中,我们发现生活不再平庸乏味,而是趣味盎然。
  
  要真正理解狄更斯,我们必须理解英国的维多利亚时代。当时的英国处于鼎盛时期,富裕安逸的英国是满足和沾沾自喜的。狄更斯不幸地被他的时代所控制,“(狄更斯)不想进行彻底变革,重新创建,而只想修正和改良,只想在社会不公正现象的荆棘过分尖利并刺得人疼痛难忍的地方把荆棘磨掉,减轻一点痛苦,但是绝不去挖掉和捣毁它的根——最内在的原因”(茨威格语)。因此,狄更斯就如同在小人国里被网缠住的现代格列佛,他只能始终处在英国的传统威力之下,通过幽默的表达、诗意的力量、仁厚的情感,来调剂一下原本平庸的生活。
  
  但是,狄更斯创造了伟大的奇迹。《大卫·科波菲尔》出版后,狄更斯达到了事业的巅峰。这本书一版再版,风靡全球,为狄更斯带来滚滚财源和更高声誉。不必苛求狄更斯的完美,我们更应该思考狄更斯之于当代的意义——如何把平庸的生活散文解救成为诗。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