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走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豫西山区的免费学生餐
图片说明 一
图片说明 二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3月23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豫西山区的免费学生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谁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在豫西深山区的卢氏县汤河乡中心小学,孩子们每天都可以吃到价值3元的免费餐。在校门口,村民们自发挂出的条幅“感谢党中央给我们山区孩子每日三元餐”,道出了老百姓的心声。

 

 

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的实施,让山区孩子得到了实惠。

 

□ 本报记者 赵鑫  杨仲勋/文图 

 

  3月14日上午,从卢氏县城乘车,记者在盘山公路上颠簸了近1个小时,才来到了位于熊耳山脚下的汤河乡中心小学。在学校的外墙上,“7·30特大洪水线”赫然映入眼帘。水位线与墙头齐高,足见当年那场洪灾的惨状。
  
  “当年的洪水太大了。时报记者当时来采访的时候,老师们正在清洗满是淤泥的课桌凳,清理出的淤泥堆成了一座小山。”汤河乡中心小学校长张明会说,“如今学校面貌焕然一新。在政府和各界爱心人士的支持下,学校2008年还建成了新的教学楼和办公楼。”
  
  在随后的两天时间里,记者走进汤河乡中心小学食堂,走近炊事员、食堂管理员、教师,亲历学校为孩子提供免费学生餐的全过程。
  
  做饭的炊事员离中午开饭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记者来到了学校食堂。步入操作间,只见左首面案、肉案、菜案一字排开,右首盘着三口大锅,灶膛里的干柴吐着火苗。操作间虽然简单,却收拾得井井有条。
  
  钟声响过,开饭时间到了,两位女炊事员抬着一盆肉卤面放在门口的条桌上,条桌旁还有一大桶鸡蛋汤。学生们纷纷拿上饭缸,走出教室,自觉排队打饭,不一会儿就在食堂前排起了长龙。
  
  从墙上挂着的两个健康证上,记者了解到两位炊事员分别是王铁英和靳丽芳。20分钟后,学生们吃完了饭,王铁英从储藏室拿出两个陶瓷杯,分别往里盛了点卤面和汤,并作了记录。“这是留样,至少得保存48小时。”见记者好奇,王铁英说,“做完这件事后,我们才能吃饭。”
  
  吃罢饭,清洗完炊具,打扫完卫生,坐下来休息时,她们才和记者攀谈起来。
  
  “去年暑期,我到苏州一家电子厂打工,每月能挣近3000元。虽说收入不错,但离家太远。”王铁英说,“春节回来后就不想出去了。恰好乡中心小学食堂招人,经过考核我就来了。虽说现在每月只有六七百元工资,但毕竟离家近。”王铁英的孩子还小,家就在一墙之隔的乡中心学校,丈夫在那里任教。
  
  如果说王铁英是灶上的“新人”,那靳丽芳就是“老人”了。靳丽芳在灶上已有17个年头,以前的食堂就是由她经营。谈及开春后学校收回经营权,靳丽芳开朗地说:“学校把食堂经营权收回,就是为了让国家投在孩子们身上的每一分钱都落在孩子们的饭碗里。”
  
  第二天凌晨4点半记者就起床,想看看炊事员一天的工作是怎么开始的。记者借着微弱的手机亮光,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学校。到食堂时还不到5点,两位炊事员已忙活起来。靳丽芳忙着劈柴,她得把一天的都劈好。王铁英则忙着生火。当记者问为什么不用煤或是其他燃料时,王铁英说:“在山里,烧木柴经济。附近的不少村民都承包有山林,卖柴火也是他们的经济来源之一。”
  
  劈好柴、生好火之后,两位炊事员便开始和面、揉面。她们告诉记者,蒸馒头、烙烧饼用的都是发面,需要提前准备。揉好的面饧上1个小时后才能蒸馒头、烙烧饼。
  
  “每天早上我们都是5点前就到灶上。”王铁英说,“灶上就我们俩,吃饭人多,压力大,尤其是蒸馒头,要用40斤面,光和面、揉面就得1个小时。水倒方便,但冬天自来水管冻住了,就得到外面去挑。”
  
  说话间几个小时过去了,趁馒头上锅有空儿,王铁英择菜、洗菜,靳丽芳切菜,她们配合默契、干脆利落。添柴烧火,往锅里倒油、下鸡肉块儿、下菜、放调料……王铁英动作娴熟,手拿锅铲上下翻飞、左右前后搅动,时而快时而慢,似舞蹈,又如太极。“刚才看似随便的几勺盐下去,不怕太咸或是太淡了?”见记者这样问,靳丽芳说:“每顿有多少学生吃饭,放多少调料合适,我们心中有数。因为上灶学生学校作过统计。”
  
  管灶的马老师在两位炊事员为学生做饭的时候,一位面庞清瘦、戴眼镜的小伙子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他经常出入操作间,清点食材数量。张明会告诉记者,小伙子是食堂管理员,叫马少林,是一名特岗教师。
  
  “我只是一名兼职的食堂管理员。每天除了上课,我就泡在食堂了。米面还有多少、油够不够、哪样菜还有多少,这些我都得做到心中有数,既要够用还不能浪费。”马少林说,“同时,我还得征求学生和家长的意见,以便随时调整食谱。”
  
  记者注意到,学生食谱很详细,比如周四早上的主食是豆浆、馒头,配菜是豆芽、胡萝卜;中午的主食是鸡肉块土豆汤,配餐是馒头;下午的主食是糊涂面,配餐是馒头。马少林说,学校制订食谱时充分结合学生的生长发育特点和专家意见,按“早上吃好、中午吃饱、晚上吃少”的原则,不仅要让学生“吃得饱”,还要让学生“吃得好”。同时,他们还尽量满足一些学生的个性需求。“有几名学生不吃肉,大灶上饭菜中有肉时就只能用这洋玩意儿给他们‘吃小灶’。”马少林指着操作间的电磁炉说。
  
  在炊事员给学生打饭时,马少林也没闲着。他先和其他老师一起给学生配发鸡蛋,然后到学生专用的餐厅巡视。记者发现他只是转了两圈就完成了他的“巡视”。于是,记者不解地问:“这么快就完成巡视,不会是走马观花吧?”“你看到墙壁上的表格和餐桌上的号码了吗?学生就餐的位置相对固定,哪个学生没来一眼就看出来了。”马少林笑着说。
  
  趁下午没课的空儿,马少林要出去买些菜,记者随他一起去。“每周日下午家在县城的教师返校的时候,菜都让他们买好了,县城里便宜些。只有学生食谱中要用的菜不够时,我才临时添些。”马少林说。说话间,我们来到一家蔬菜店。在记者看来,马少林买菜时有点挑三拣四、斤斤计较,甚至有点“抠”。付账时,马少林从衣兜中拿出一个小本记上了账,赔着笑脸让店主签了字,自己也在店家的账上签了字。就这样,马少林赊回了10斤西红柿和5斤蒜苗。
  
  “和这个店的老板熟络了,人家才愿意赊。”马少林无奈地说,“因为到目前为止上边的资金还没到位,就只能赊账。时间长了人家不乐意,我就只能自己垫资。现在还不时有人拿着我打的白条来学校要账。”
  
  喜忧参半的校长在汤河乡中心小学采访的两天时间里,记者在学生用餐时大概统计了一下,中午在学校灶上吃饭的学生有132人,早晚各有75人。在上午的大课间,学校为58名走读生分别配发了2盒牛奶和1个鸡蛋。
  
  对此,张明会解释说,国家实行的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在他们学校惠及190名学生。其中,对没有在学校灶上用餐的58名走读生,学校以课间加餐的形式,统一配发由县教体局提供的2盒牛奶和1 个鸡蛋。国家提供的每名学生一天3元的补助不够怎么办?经学校和家长协商,家长可结合实际,每周再给孩子交15元到18元的伙食费。“我们之所以收回食堂的经营权,就是为了让学生吃得放心、吃得安全,还要吃出健康、吃出营养。”张明会说。
  
  据记者了解,作为全省26个试点县之一,卢氏全县大约有3万名中小学享受免费学生餐。像汤河乡中心小学这样,既有食堂供餐又有课间加餐的学校不在少数。
  
  在称赞国家的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的同时,张明会也向记者道出了他的烦恼:一是实行免费营养餐后,随着灶上用餐学生增多,学校压力骤然增大,硬件设施严重不足,比如缺少专业的消毒、清洗设施。二是上级的专项资金没有及时到位,致使学校垫付了大量资金,运转困难。截至目前,学校仅在食材、柴火等方面就垫支了1万多元。三是购买食材时,许多商家无法提供正规发票。四是炊管人员工资无法解决。张明会说,直到现在马少林都没有补助。
  
  记者相信,在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实施过程中,肯定会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在其他地方的中小学校,也可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像汤河乡中心小学一样的问题。
  
  据记者了解,卢氏县近期将采取一系列措施,逐步解决存在的问题,比如,每周增加一种时令水果,加强过程管理,严格控制成本,确保每一分钱都吃到学生嘴里。同时,在条件成熟的时候,计划通过招标等方式,为学校配送食材。这样一来,张明会所说的一些问题就可能得到解决。
  
  ■ 感谢树人网郭文辉、李达协同采访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