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走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老赵和他的天下第一寝
图片说明 一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4月13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老赵和他的天下第一寝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本报记者 王磊/文图

 

  在沁阳教育界,很多人都知道老赵,是因为他夸下的“海口”——要打造“沁阳第一、焦作领先、河南一流、全国知名”的“天下第一寝”。
  
  老赵叫赵宗芳,沁阳市第十五中学的宿舍管理员。
  
  仅仅只是一所普通农村初中的宿管员,宿舍里既没有空调也没有冰箱,甚至连一台电风扇都没有,学生的被褥、床单晒在操场上就像是联合国的万国旗,老赵凭什么敢夸这样的“海口”?
  
  宿舍管理员老赵3月20日,天气阴沉沉的。下午4点多,刚刚睡醒的老赵像往常一样坐在他宿舍门前的藤椅上,眯着眼睛享受这难得的清闲时光。方方正正的下巴,说话时不时抿紧的嘴唇,能够看得出来,这是个倔强的老汉。
  
  老赵敢于打造“天下第一寝”,是有他的底气的。每次有人来参观学校,不善言辞的老赵总是没说两句话就招呼:先去寝室看看吧。
  
  这是幢2008年建好的宿舍楼,像所有的农村学校一样,内部十分简陋。但随便进入一个寝室,给人的第一印象都是干净、整洁!
  
  几张旧的双层铁床用来睡人,两个新的塑料架子用来放脸盆,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
  
  所有的被子都叠得整整齐齐摆放在床头,虽不似部队里那种方方正正的“豆腐块”,但看起来也确实像模像样。
  
  学生的拖鞋沿着下铺的边缘摆成了一条花花绿绿的线。
  
  学生的洗漱用品在门后的架子上摆得整整齐齐,连牙刷、牙膏与杯柄的方向都是一致的……“我们所有的寝室每天都是这个样子的。”老赵说。是啊,宿舍整理是小事,但难得的是天天如此。“我们现在是全靠学生自觉管理、自主管理,老师们和我都不用太操心,寝室卫生和内务比城市里条件好得多的学校都要好,甚至能比得上军营,你说能不能称得上‘天下第一’?”老赵笑眯眯地说。
  
  不过,这次寝室和记者上次来时样子又有了不同。每个女生的床上都多了一个毛绒玩具,毛毛熊、小乌龟……每个房间都精心地用小贴纸、小纸鹤等进行了装饰,墙上也用彩带、贴纸、纸鹤贴出了一个个造型,有图案、有文字……“寝室是学生生活的地方。从3月16日开始,我们号召学生布置自己的个性化寝室。”老赵乐呵呵地说。
  
  57岁的赵宗芳当宿舍管理员是半路出家。1974年,刚刚高中毕业的小赵到老家沁阳市西向镇龙泉村的村办初中当了一名教师,从民办到公办,从青年到老年,这一干就是30多年。
  
  2007年,随着沁阳市学校布局结构调整,赵宗芳来到了位于沁阳市西向镇魏村的沁阳十五中。按照学校的规划,有一部分教师的工作岗位需要调整,老赵主动要求到后勤上负责宿舍管理工作。“这是当时学校最不好管的事。”老赵说。学生来自附近的几个村,住在学校里没了家长的约束,就如同脱缰的野马。到晚上熄灯的时候,总能发现有几个学生偷偷跑出去,不是上网就是打架。“那时一熄灯我就要在宿舍前看着他们,等学生们睡了才敢休息。我现在12点前从不瞌睡,就是从那时养成的习惯。”
  
  当时,“不出事”是他对自己不多的要求之一,直到他遇到新来的校长邱伟利。
  
  目标:天下第一学生会制度是沁阳十五中现任校长邱伟利2009年来了之后完善的,目的是让学生参与学校的管理,下设团支部、卫生部、寝管部、车管部等部门。老赵是学校最早感受到学生参与管理好处的老师之一。有了几个寝管部成员再加上每位寝室长的帮助,老赵的寝室管理工作前所未有地轻松了起来。自主化管理——军事化管理——精细化管理,老赵的新口号提了一个又一个。看着越来越干净整洁的寝室,老赵又开始琢磨了起来:下一步我该做些啥呢?
  
  时间到了2010年,在一次学校例会中,大家谈到了河北衡水二中的“天下第一操”,之后,邱伟利又谈到了江苏栟茶中学提出的“扫地也要扫个全国第一”。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老赵又开始动起了念头:我为啥不能打造“天下第一寝”呢?
  
  想到了就行动。老赵找出了写通知的小黑板,工整地在上面写下“全力打造‘天下第一寝’”,然后得意洋洋地挂在了宿舍楼的门口。不到一天时间,此事就在学校传遍了。过了两天,邱伟利忍不住找到老赵:“赵老师,你的想法我也很赞同。但我们是不是能够做得更好一些,再来提这个目标。”老赵悻悻地拿回了挂在外面的小黑板。不过,那时,要打造“天下第一寝”的梦想已经深深烙在了老赵心中。
  
  一次给寝管人员开会时,老赵再次提出了他的这个想法,谁知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小姑娘小伙子的劲头甚至比老赵还要足。于是,他们制定了打造“天下第一寝”的八条标准,并提出了“沁阳第一、焦作领先、河南一流、全国知名”的终极目标。在全校学生大会上,老赵向大家讲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学生们的热情让老赵在惊讶的同时更坚定了打造“天下第一寝”的决心。
  
  “天下第一”的秘密晚上10:30是学校熄灯的时候,也是老赵最忙的时候。这个时候,他要在宿舍楼前等着班主任、最后一节课的任课教师及寝管部的学生们查房回来给他查房记录,并要不停地吹哨催促学生赶快洗漱、别耽误了熄灯。等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停当,每个学生的去向都已有记录,时针已经指向了11:30。“忙碌的一天该过去了吧?”“我再看看有没有别的情况,一会还要起来到男生寝室查夜。”老赵说。
  
  西向镇临近太行山,3月的夜晚仍感觉寒气逼人。“梆梆梆。”有人敲门,是老赵要查夜了,看看时间,是凌晨2:39。打开门,只见老赵手提一个强光手电,身上裹了件绿色军大衣,窸窸窣窣地行走在夜色中。在每个寝室,老赵都细心地巡查一圈,时不时帮孩子们捡起掉落的衣服、往上掖掖蹬掉的被子。凌晨3:04,老赵把最后一个寝室门带上,轻轻走下寝室楼,长出了一口气:“这下可以一觉睡到天亮了。”
  
  3月21日,天刚蒙蒙亮,外面就噼里啪啦地下起了小冰雹。这时,一阵响亮的哨声在校园里响起,是老赵在吹起床哨。已经是早上5:30了。老赵每天早上的起床哨,在魏村已经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隔着几条街都可以听到”。“这么早起床能行吗?”老赵挥挥手说:“习惯了。不过我下午一定要睡一觉,要不受不了。”
  
  等学生都去上课了之后,老赵带着几个寝管部的同学开始查房。“这个被子叠得不好。”“这儿洗漱用品没有放好。”“床上还有半瓶矿泉水。”老赵一一指出各个寝室里的问题,寝管部的同学立刻进行整改。早上7:00,学生们还在上早自习,当天的“寝室检查通报”就已经新鲜出炉了。
  
  老赵终于闲了下来。学校59岁的老教师张学义过来找他。目前在学校门岗工作的一位老教师就要退休了,他们两人商量着要把门岗工作接下来,不让学校领导再为这事发愁。
  
  记者一直在追寻老赵和他的“天下第一寝”的秘密:是什么支持着这样一位快要退休的农村教师为自己立下这个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听着两位老师的谈话,记者好像有点明白了:这些乡村学校的老教师,一直在用他们的方式表达着对学校的爱。
  
  在沁阳乃至河南的每所乡村学校,都会有几个这样的老教师,一辈子工作生活在离家不远的学校里。当年,他们曾承载了农村孩子的希望。如今,为了教育燃烧自己生命与青春的他们就要离开学校了。这些和乡村学校一同成长起来的老教师们,已把学校当成了自己的家,看到学校有什么事情,他们总是忍不住要站出来搭把手。“他们对学校的感情是我们无法想象的。”邱伟利说。
  
  在沁阳,未来5年内将有550名老教师退休,大约占沁阳市教师总数的12%,而这些老教师大多集中在农村学校。“现在农村教师结构趋向两极,将要退休的老教师和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教师占了大多数,而中间三四十岁的教师不多。”邱伟利表示出了他的担心,“年轻教师还未真正成长起来,老教师们又很快要离开学校了。老教师的教学管理经验和他们对学校的情感如何传承,如何在最后这几年里充分发挥出每位老教师的工作热情,需要我们这些基层校长好好想想了。”

 

 

  晚上熄灯后,寝管部学生查完寝室后都要把情况记录交到老赵这里。

 

 

老赵在查寝。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