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成长力特刊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河南教师如何实现群体崛起
时报牵线,师徒结缘
明年要带更多的教师参加
  教育时报首届课改先锋公益论坛暨生活化作文观摩研讨会大幕即将拉开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4月25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河南教师如何实现群体崛起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对话嘉宾:
  
  赵谦翔:清华大学附属中学特级教师申宣成:河南省教研室语文教研员张硕果:焦作市新教育实验研究室主任常作印:安阳市曙光学校教师徐文祥:安阳市南关小学教师王丽霞:范县龙王庄镇大屯中学教师杜志国:商丘市实验中学教师永威杯“第四届河南最具成长力教师”颁奖典礼和观摩研讨会的主题是“教师如何从优秀走向卓越”,这个主题的背景是:河南的优秀教师很多,但是,我们也能意识到,河南在全国有较大影响力的教师还不多。那么,河南教师如何群体崛起,从环境的角度和个人的角度,应该作哪些努力?围绕这个话题,21日夜晚,《教育时报·课改导刊》专家团成员与本届成长力教师代表展开了对话交流。
  
  团队:让我们走得更远张硕果:我觉得我们需要在团队的共同前行中实现群体的崛起。在我们焦作市的新教育实验团队中,很多老师都在相互激励。有的时候,当我出现懈怠的时候,团队里老师的成长会激励我不断前行。而当老师出现懈怠的时候,我的督促或者说我的引领又带领着大家一路前行。所以,我一直认为,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但一个团队却可以走得很远。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在这里要给大家分享,也是希望我们河南的优秀的教师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团队,大家彼此携手,一路向前。
  
  常作印:教师的专业发展到一定时期,会进入一个高原期。到2003年的时候,我已经获得了不少荣誉,自己的发展也到了一个高原期。我在想,难道作为一位老师仅仅就是为了培养几个得意门生吗?能不能过一种更好的生活,在成就学生的同时成就自己?当时是百思不得其解。无意当中走进了网络,一上网我才发现全国各地的优秀老师太多了,才发现自己的浅薄和不足,开始发奋地读书,并接触了很多团队,像朱永新的新教育实验团队、《教育时报》所组建的团队,后来自己和同事也组建了不少团队,像“三剑客工作室”团队、名师工作室等,现在所建的就是“追梦教师沙龙”。通过团队,我们每个人都能汲取成长的力量,在成长的路上,有同行者,使自己变得不再孤独,使你前进的步伐变得更稳健一些。有一段话写得非常好,在此与大家分享一下:“在成长的路上,我们互为风景,慢慢品味别人的美丽。团队的价值、团队的力量,恰恰就在这里。”
  
  舍得:舍然后才能得申宣成: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非洲土著人在打猎的时候要捉狒狒,那是一种很聪明的猴子。他们怎么捉呢?他们会找一个口很小但肚子很大的树洞,然后在那里面放一些食物,狒狒看到以后就会到那里面去取。它的爪子伸进去以后,因为洞口比较小,在出的时候就出不来了,除非把食物放掉,然后才能出来。但是这些狒狒的欲望是很强的,它们也不会放弃,即使是猎人到了它们跟前。这样总是被活活地捉住。这样一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呢?我想就是两个字:舍得。只有舍然后才能得到。
  
  成长是有个“十年定律”的。经过十年的努力,你真的会有变化。当年教育局让我到民权县实验中学当副校长。当时,进县城是很难的,结果我思量以后,决定不去。为什么呢?你给我一个副校长当,就是让我去做“媳妇”,我自己想做课程改革,但是我知道做副校长的进行改革如果正校长不支持,是很麻烦的,所以我就不去。当时很多人说我傻,说这家伙真傻,人家使劲儿挤脑袋还挤不进去呢。第二年,县里又任命我做实验中学的校长。后来我就去了实验中学,其实当正校长还是能干很多事情的。两年以后,我觉得自己还要读博士,那一年居然考上了。当时又有人说我傻,这家伙又跑上海当学生去了。三年,我博士顺利毕业。我一直认为,因为舍,我得到了自己的生活。当你不去追求多的时候,当你凝聚一点少的时候,你会得到的更多。
  
  沉静:从优秀走向卓越的必经之路赵谦翔:我想还是把个人完善了,静下心来,十年磨一剑,然后来个厚积薄发。早出名也容易早衰。我要是打麻将打一夜肯定受不了,我要是熬一夜做课件,一点儿也不感觉累,这是两回事儿,说到底就是一个精神主宰的问题。你在这里精神得到激发,回到学校进行改革,校长不支持你,希望就破灭了。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我最得意的时候就是40岁的时候,刚从东北师范大学毕业,要名没名、要钱没钱,但我感觉那时候是最安居乐业之时,是境界最高的时候,只想死心塌地干教育。老师是仁者,都在积德,我们老师要是做到这一点,天道也会酬仁。回到学校,即使校长不支持你搞改革,你也要咬紧牙关,坚持下去,做出成绩来。做到了这些,再加上有《教育时报》等媒体的宣传,河南教师群体将来是一定会崛起的。
  
  徐文祥:《教育时报》的代修鹏记者去采访我的时候,我只是谈了自己的做法和状态,并未提到“沉静”这个词。过了两个星期我收到报纸的时候,看到报纸上面的标题和内容,我感到十分满意。等我再看到赵谦翔老师给我写的评语的时候,我更是感动。
  
  我用10年去读书,因为越读越让我觉得自己渺小、卑微和浅薄。十多年来买书成了我的病,这种病就是我买的书不一定能看完,但是我知道自己买了哪些书。没事整理书是一种享受,是一种回味,对每一本书你都能在脑海中进行浏览。有人说我可能很厚重、很博学,其实我知道自己读书很少、读书很慢,但我也知道自己读书很认真、读书很细致。因为我知道我读书的目的是为了激发自己思考。刚才我听到张硕果等专家提到团队,我的成长离不开团队。在安阳有一支非常优秀的团队,有常作印老师的“三剑客”团队,曾作为成长力教师共同体获奖。台下还有我们安阳的汪重阳教师获得了“第二届河南最具成长力教师”的优秀奖,还有一位来自安阳的自费来学习的闫付庆老师。有这样的团队,我就有了劲头,有了方向,有了专家引领。常作印老师经常说一句话:“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高人无数,阅高人无数不如有高人指路。”我觉得自己有时候很庆幸,接触到了这么多优秀教师。
  
  河南教师如何实现群体崛起?无论是从大环境的营造还是教师个体的行动,都是值得花大力气去思考和实践的。在沙龙现场,台上台下的交流期待是迫切的,但囿于时间的限制,很多老师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会议时间设置是9点结束,但是9点多的时候,沙龙依然在继续……(本文由本报实习记者张艳楠根据录音整理,有删节)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