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校长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宽容之外,犹需深思
  小学不宜教师大轮岗
要守住一颗宁静的心
  (上接第一版)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5月05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宽容之外,犹需深思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张敏

    小说《围城》中有个经典情节:海归方鸿渐衣锦还乡,县中学的吕校长邀他为学生演讲“西洋文化在中国历史上之影响及其检讨”。这本是正经严肃的题目,但鸿渐兄剑走偏锋,大谈鸦片及梅毒。惊骇莫名的吕校长连连咳嗽警告,嗓子都咳破了……这一幕不想在一所中学真实上演,而且主角竟是一名高二学生。
  
  “你们是否有自己的理想,而不是我们父母的,或者说我们大家坐在教室里承受着变味的教育带给我们的痛苦为的是什么?仅仅为了考一个好大学?为了一纸文凭?再然后呢?为了一个好工作?为了有好多好多钱?难道这些就是我们用整个青春作为交易所换来的?”估计没有人能够想到,如此犀利的言辞竟然出现在严肃的国旗下讲话之中。前几日,江苏省启东市汇龙中学经历了一场不小的风波,高二学生江成博将之前老师把过关的演讲稿,悄悄换成了另外一篇。五分钟的演说中,他“慷慨陈词”:“我并非排斥学习,而是希望我们大家可以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学习,学习自己想学的知识。我们是人,不是机器,就算是机器,也不是学校为了提高升学率的机器……”
  
  可喜的是宽容进步演讲开始后,学校领导很快发现了内容不对,偏离了既定主题。依照传统思维,老师定然会当场“扑灭火苗”。令人欣慰的是,学校尊重了演讲者的话语权利,直至他将心中的郁结一吐为快。音响主控台就在不远处,也有老师站在演讲台附近,完全可以断掉电源或让江成博停止演讲。但考虑到那样可能会打击他的自尊心,老师们坚持让他讲完,随后也并未给予其处分。
  
  学校的宽容之举着实让人倍感温暖,尤其是在传统思维依然强势的当下。另外,小而言之,江成博敢于批判,且有勇有谋,大而言之或可用陈寅恪先生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来概括。我不得不发自内心地感叹:时代确实进步了!倒退几十年,如果有幸在国旗下演讲,我定会视之为无上光荣之事,岂有造次之理?
  
  曾几何时,权威是不容冒犯的,潜规则是不容逾越的,惯例是不容破坏的……而很多孩子像是温室里成长的花朵,水分、阳光、肥料全靠园丁输送,却不许他们“自由呼吸”,“独立精神,自由思想”稀缺匮乏。
  
  事情发生之后,学校的表现看似宽厚,但难以遮蔽背后的真问题。如果学校在平日的教育教学中,积极创造学生独立思考、自由表达的机会,这令领导、教师尴尬的一幕便不会出现。宽容之外,学校其实还有更好的选择,化挑战为契机。
  
  江成博的演讲,用有些老师的话说,就是“发牢骚”,却博得学生的喝彩,这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其引起了学生内心的共鸣。这种负面情绪其实对于学生学业、身心健康发展无疑是不利的,需要学校加以疏导,而非仅仅宽容了之。学校可以借此机会进行一次教育大讨论,倾听学生的心声和想法,甚至可以组织论坛,让学生主动报名参加,自由发言,进而改进学校工作。假如学校允许学生就某一话题畅快地表达看法,就已朝着理想的教育迈出了重要一步。
  
  可叹的是现实窘境《人民日报》就此专门发表了题为《宽容是给“出格”的最好一课》的评论员文章,似乎为事件定了基调。不过,我以为宽容之外,犹需深思。真正值得关注的在于江成博演讲内容的本身。教育的问题连一名中学生尚且心如明镜,为何我们一直缺乏诚意和决心去面对?事件在整个社会层面持续发酵,在于其触及到了一个根本性的命题。从古到今,中国传统文化中最为匮乏的不是忠厚灵慧、孝悌勤勉,而在于“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有独立精神、自由思想,方能打破权威教条束缚,具备独立人格,懂得洞识批判。人们激赏江成博,其实缘于对未来的渴望、对教育的寄托。
  
  客观而言,现有的教育格局虽然依旧存在着诸多困窘之处,但平心而论还是在进步的。一轮轮课程改革方兴未艾,“生本教育”“自主课堂”等新的教育理念正在日益改变着旧有格局。想想小时候,回答问题出错总会被训斥,安分守己被视为学生的天然准则,而且类似教条没有人会加以怀疑……随着时代的发展,很多原本天经地义的东西正在被扬弃,取而代之者则更符合教育规律,更贴近学生心性。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内在变革和“欧风美雨”,陶行知、苏霍姆林斯基、布鲁姆、杜威、马克斯·范梅南等大师已被教育者熟知,即便是偏远地区的教师,也直接间接地受到影响。以前,有的老师敢于在公开场合宣扬自己的题海战术,并以此自得。此番情景,一如既往者或许有之,但现在估计很少有人会公开对其予以称道了。这样的细节变化,其实就是教育进步的足迹。令人沮丧的是,这些进步还远不足以破解“钱学森之问”,教育依然饱受指责。其中的原因千丝万缕牵涉甚广,但最大的梗阻,我以为恐怕还是在于教育者和学生的暮气沉沉上。
  
  经过三尺讲台的不该是头脑思维模式化的个体,芳草校园的经历应是独立人格的培养过程。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强调,教育的重要目标是培养“真人”。“真人”是指说真话、求真知、为真理奋斗的人,这与“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同样,历次的教育改革呼声中,都在倡导向“自由学校”迈出实质性步伐。但是,现实犹如一条无形的绳索,束缚着众多学校和教师。
  
  可望的是未来教育古人治学讲究“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历来为人们所推崇。当前的语境之下,要想推动教育进步,“小处着手”相比“大处着眼”显得更为重要紧迫。我们的方向早已很明确,最为欠缺的就是一大批真正热爱教育,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教师。教育家乌申斯基说:“在教育中,一切都应基于教师的人格,教育力量是从活动的人格源泉中产生出来的。无论什么章程与计划,无论什么巧妙的设施,哪怕想得再巧妙,都不能代替教育事业中的人格。”我们学校不少人对此事也进行了探讨,结论很一致,那就是“学校领导、老师其实也很无奈”。面对考评压力,谁也不敢盲动。但静下心来想一想,我们真的就无能为力吗?教育现状虽是系统的社会问题造成的,一所学校、一名教师确实势单力薄,但此事难道就只能当做一个小插曲来听?
  
  不妨以鲁迅先生为例,看看教师是否真的无奈到束手无策。鲁迅先生被誉为“民族魂”,其独立人格、批判精神早已化为民族的精神丰碑。可令人悲哀的是,鲁迅先生正在被我们的课堂驱逐,其文章甚至被学生列为“三大怕”之一。每隔一段时间,舆论便会掀起一场关于鲁迅去留的论战。“去鲁派”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教师,他们的理由看似很充分,“鲁迅先生太冰冷,文风过于晦涩”,甚至连激愤也成了一种“罪过”。确实,由于种种原因,鲁迅被抽象为教化的代名词、思维的框架、话语的标签,让学生敬而远之。鲁迅之子周海婴先生感慨道:“父亲只剩下一个壳,我总觉得很空洞,我不认识这样一个鲁迅。”如此单向度的鲁迅,其最大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我们教师自己。鲁迅遭逐,教师有责。学识水平有限尚可宽宥,真正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一些教师为了“省事”而照本宣科,鲁迅的深度沦为了不思进取的借口。教师本应不断提升自己,以一种生命化的视角、一种整体性的思维方式、一种人本化的教学理念去推介鲁迅,现实却是,最具备“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鲁迅成了学生的“敌人”。如此情景,让人痛心。
  
  学生自换讲话稿事件应让教育者警醒,我们的教育有点跟不上时代步伐了。我相信,江成博这样的学生会越来越多,我们的应对能力急需提升,不是压制而是合理引导。米兰·昆德拉用形象深邃的语言阐释了生命与责任:“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面对教育过程中的种种挑战,不需要隔靴挠痒式的讥嘲和徒叹奈何状的卸责,最为可贵者永远是爱与责任。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