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走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失依儿童”的坎坷求学路
图片说明 一
图片说明 二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5月11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失依儿童”的坎坷求学路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他们都有父母,却几乎未得到过父母的正式照顾;他们小小年纪,却要为生活而奔波劳累;他们有幸受惠于国家“两免一补”助学政策,上学的路却不那么平坦;他们想通过知识来改变命运,梦想却不容易照进现实……他们是“失依儿童”,他们需要温暖。

 

□ 本报记者 孙俭/文图

 

  李峰的故事

    3月11日,农历二月十九,南召县城郊乡一年一度的庙会,十里八村的人乘坐各种交通工具,沿着崎岖的山路拥向白河后湖水库边的一处空地。当天刚好是星期天,李峰和堂弟李强坐在小叔的摩托车后面,一路兴奋地说笑着赶往庙会。
  
  “娃儿很少出去玩,除了上学,基本上都在干活儿。这不今天庙会,就让他出去转转。”在家的爷爷一边招呼记者,一边解释道。
  
  李峰今年10岁,就读于南召县城郊乡大庄学校,上四年级。妈妈在他几个月时就离家出走,之后再没回来。爸爸常年在外打工,9年中只回过4次家。爷爷今年70多岁,一身的病,却还要支撑着整个家。奶奶也将近70岁,经常迈着小脚到山上挖药材以补贴家用。
  
  南召地处伏牛山南麓,“七山一水一分田一分路”是基本格局。李峰一家仅两亩多薄田,种地的收入勉强够温饱。穷困的家庭让李峰自小就用稚嫩的肩膀负担起一个成人的责任。“这娃儿命苦,自小就学着干活儿,烧火、做饭、下地,每一样都得学,不然将来谁照顾他?”一提起孙子,奶奶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流。
  
  为了帮助家庭减轻负担,李峰春天上山去挖丹参、蒲公英,夏天去林子里拾蘑菇、捡蝉蜕,秋天挖野山药、拾山茱萸,冬天捡树棍制棚杆。只要是能换来收入,李峰都愿意去做,不论有多苦。
  
  “有一次,夏天刚下过雨,林子里又闷又热,他非要跑去捡鸡腿菇,弄得一身泥不说,还不小心被马蜂蜇得头和脸上起了十几个大包,吃了两天的消炎药才下去。”老人正说着,李峰被小叔从庙会接了回来,爷爷就拉着他比划着。瘦小的身材,羞怯的目光,似乎和同龄的山里孩子没什么区别。
  
  爷爷说,幸好国家有“两免一补”的政策,到了6岁,李峰上学了。在学校里,他十分勤奋,家里墙上贴的一排奖状就是明证。
  
  “这孩子聪明,也踏实,和同学关系处得挺不错的,先后当过学习委员、劳动委员、体育委员,学校组织的一些活动也都积极参加。”教过李峰一、二年级的屈金海老师说道。
  
  从表面上,李峰和平常的孩子没两样,但是家里的情况多少还是影响到了他。“李峰在班里一般不提家人。有时生病了,由于爷爷奶奶没法骑车带他去,就硬撑着。有一次,我看他像是病了,带他去村诊所,一量烧到快39℃。”屈老师说,看到学生这样也很心疼,只有尽量多关注他、帮助他。
  
  上学之后,李峰只能利用下午放学后及周末的时间上山干活儿,挣来的钱用来买一些学习用品。每天中午,他要走来回六七里的山路回家吃饭。有时爷爷奶奶农忙,他还要自己做饭吃。
  
  班主任余发举告诉记者,冬天李峰常常要跑到三四公里远的深山里去捡树棍,以至于脸上手上都冻得起了疮。一天能弄上两大捆树棍,回到家再锯成一米五左右的棚杆,差不多有50根捆成一扎。一扎棚杆能卖4块钱。所以,天气不好时能用卖棚杆的钱在学校吃上一顿饭,对李峰来说就很幸福了。
  
  到今年秋季,李峰就该到镇中心校去上五、六年级了。到时,吃住都在校,将是一笔很大的开销。“能供一天是一天,真是困难了只有回家来了。我们这么大年纪了,也没有更大的能力。以后就靠他自己了。”爷爷说到这里,摸了摸李峰的头,叹息不止。
  
  “我自己能挣钱,就是不知能去哪儿挣更多的钱。”一直沉默的李峰,听到记者谈起上学的事情,自己主动搭起话来。“我爸回来时,我跟他提过将来去镇中心校上学的事,他说‘到时再说’。”李峰说起这些,一脸忧愁。
  
  “自己绊倒,自己起”
  
  3月12日一早,记者来到了大庄学校。在学校门口记者发现,多数孩子是自己来上学的,并没有家长护送。“父母基本都不在家,爷爷奶奶年龄大,走山路还没有孩子快,所以大多数孩子是自己走路来的,更不用提像李峰这样的学生了。”校长王守云解释道。
  
  “像李峰这种情况的学生,学校里有多少?”
  
  “一至四年级,47名学生中有6名,学前班27名中有3名。”王守云最清楚这些孩子的情况,她在这所学校已经工作了28年。
  
  “以前,也有这样的孩子,但是少。这两年,突然多了起来,可能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了,让这些年轻的家长都顾不上关心孩子。”她有些无奈地说道。
  
  而这类儿童,虽没具体统计过,在当地却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南召县教体局的一名同志透露:“像这样的孩子太多了!光是我亲戚家就有两个孩子是这种情况。”由于当地经济基础不好,群众生活十分穷困,年轻一点的父母多数走出山区到外地打工,一般都很少回家。常年的分离,生活的重压,还有外面世界的诱惑,让一些年轻父母逐渐淡漠了家庭的责任感。
  
  “这样的孩子,我们当然想帮。但是,这显然不是学校教育所能解决的……”这名同志一口气讲了很多,语气里满是焦急。
  
  “其实这些娃儿们,年龄小的还不知道什么叫苦,因为有祖辈在宠着,但是年龄稍大的,就不由自主会有自卑感,甚至会像李峰这样为生活发愁。”王守云说,这些孩子最大的问题是精神上无依无靠。
  
  王守云举了一个例子:7岁的杜袁峰,父母在两年前离了婚,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远在外地的爸爸只是偶尔打一个电话回来。家附近几乎没有同龄的孩子,连玩的时候都没有伴。由于爷爷奶奶是文盲,做作业遇到不会的问题时,他只能一直拍打自己的头,一边哭一边喊。爷爷也只能心疼地抱着孙子,哄着说:“不急不急啊,明天去学校问老师。”
  
  “能咋办?自己绊倒,自己起。”王守云叹息着。
  
  让人担忧的教育窘境

    像李峰、杜袁峰这种情况的学生,其实是当前偏远山区及农村教育中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之前众所周知的“留守儿童”一词,已经远远不能涵盖这一问题,应该用“失依儿童”来形容更为贴切。
  
  在百度词条里,是这样解释的:“失依儿童”,确切地说是指由于各种原因失去生身父母和其他具有亲情关系的成年人正式照顾的16岁以下儿童。但在有关专家看来,这个名词解释当中有个关键词“正式照顾”被忽略了。现在大家都把“失依儿童”理解为失去依靠、无人抚养、无人照顾的孩子,认为那些得到家族和亲戚照顾的孩子不应该是“失依儿童”。其实,这个名词解释所界定出来的意思是:没有获得正式照顾的孩子都叫“失依儿童”。也就是说,家族、亲戚、乡邻以及政府与公益组织,为儿童提供的临时帮扶和救济与父母陪在身边的正式照顾之间还是有根本差别的。
  
  像李峰、杜袁峰这样的孩子,虽然隐约记得父母的样子,却实际上没有得到父母的正式抚养,他们就是“失依儿童”。据不完全统计,全省现有失去父母和事实上无人抚养的未成年人6.7万多人,他们失去父母、无人抚养,处于生存发展的困境,迫切需要政府、社会的关爱和救助。
  
  而在校读书的“失依儿童”,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却是社会化的问题。像李峰这样的学生,如果没有社会的救助,很难说可以到镇中心校继续学习。就算幸运得到亲友的资助,把小学、初中上完,也难能支撑到高中或大学。毕竟对于多数温饱都难以为继的山区家庭来说,供养一个孩子上学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在当地,多数孩子都是上完小学以后就跟随亲友出去打工了,能上到初中或高中的只是一小部分,至于考上大学的更是少数。所以,通过教育改变命运的只是极少数。据记者了解,当地早就在关注这一特殊群体。但是,从法律上来说,这些孩子并不属于孤儿,所以无法享受国家规定的孤儿津贴。另外,当前社会上也没有形成完善的救助机制,只有零散的社会团体及企业或个人,以献爱心、送温暖等形式,对这些孩子进行一些间接的资助。而在记者看来,这些都是外在的,最根本的就是想办法让孩子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但在目前来说这种方式可能不太现实。所以,要想真正地帮助这些孩子,恐怕还要走很长的路。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