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创见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做最让学生喜欢的老师
迎来人生第一个庆典
  卢梭、卫夫人及蒋勋的菜市场
  在美丽的“相遇”中走向卓越
成长因相遇而丰盈
  《文理导航》(教育研究与实践)征稿启事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5月30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卢梭、卫夫人及蒋勋的菜市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徐飞爱

   弥儿和老师散步时,老师在口袋里放两块点心,一人一块,吃完回家。一次,老师带了三块点心,建议将多余的一块给旁边玩耍的孩子,方法是让那些孩子赛跑,胜者可获得点心。常看到别人吃点心,爱弥儿馋坏了,他也开始悄悄练习跑步,并向老师提出赛跑的要求。
  
  老师在爱弥儿第一次赛跑时,故意将他的路程设计得最短,使爱弥儿如愿以偿。初尝成功的喜悦,爱弥儿对跑步的兴趣更浓了。每次赛跑都由老师划定各人路线,有长有短,并允许爱弥儿先挑。为了获胜,爱弥儿用脚步去丈量,但发现很耗时,只能改用眼力去测距。经过几个月的训练,他的眼睛变成了目测仪,能准确判断出点心与自己的距离。
  
  卢梭真够耐心,他非得把如此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教跑步这件小事,何须如此费神?如果让我们来教爱弥儿跑步,只须教授要领,反复训导,再辅之以亲自示范,如此一来,绝对可以速成,保准比爱弥儿学得更快。
  
  放着方便快捷的路不走,偏要绕段迂回曲折的路,这样的例子倒也有一些。卫夫人是东晋时的女书法家,曾给幼年王羲之上了三节书法课。她也像卢梭一样,弃简求繁,舍近就远。教“点”时,她将王羲之带到悬崖,让他体会高峰坠石;教“横”时,他们又结伴来到广阔的平原,凝视开阔地平线上的云层缓缓向两边扩张,即千里阵云;第三课,教“竖”,她又与王羲之潜入深山,引导他从枯藤中学习笔势的力量。
  
  卫夫人也真不怕麻烦,点、横、竖,简简单单的三个笔画,放在课堂上讲授要领,大概只消半个时辰,再让学生临摹若干张,巩固练习,即算授受完毕。却非得到悬崖、平原、深山,搞得如此烦琐不堪。节奏如此缓慢,教学任务岂能完成?
  
  但说来也怪,幼年王羲之的心中却从此植下了书法的种子。看似漫不经心,看似迂回曲折,实则切中要旨,正中鹄的。从爱弥儿快乐的奔跑和王羲之浓厚的书法兴趣中,我发现,真正的教育必然是生命化的教育,将技能传授与生命体验融为一体。而生命化的教育,一定懂得等待,等待个体在某个不确定的时间能主动觉醒,等待生命按着自己的节律缓慢生长。
  
  违背这一规律,急功近利、目中无人的教育,只能导致生命的畸形早熟与过早凋谢。2010年,某国际调查组织对21个国家的青少年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中国青少年计算能力排名第一,想象力倒数第一,创造力倒数第五。这不能不令我们惴惴。教育是实践的智慧,从理论到理论的概念推演,只会让生意盎然的生命变得无趣无味。
  
  台湾著名学者蒋勋曾把学生带到收工之后的菜市场。用布蒙住学生的眼睛,让学生猜猜白天哪一个摊卖什么。结果学生很快就找到了卖鱼、卖葱、卖姜、卖牛羊肉的摊子。蒋勋借此告诉学生:“气味是肉体生命已经不在了,还在空气里流动着的东西。”
  
  当那批学生蒙着眼睛,在一个个菜摊前凭着气味,猜测曾经存在此处的生命时,我眼前仿若出现了一幅景观:一尾尾鱼自由地游弋着,溯流而上,寻找着生命的起源。
  
  我们的教育也应该多一些这样有趣的实验。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