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校长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校长是个“什么东西”
基层课改面临的几个问题
打通教师成长的节点
教师教学反思55问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6月02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校长是个“什么东西”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凌宗伟  
一位正受命组建新学校的校长朋友同我聊一个话题:怎么办好一所新学校。我们的话题自然就谈到校长是“什么东西”上来了。
想想校长首先应该是个人啊,有七情六欲,有喜怒哀乐。一个校长如果忘记了这一点,那就相当可怕了。尽管人性有善恶之分,但是我们一旦忘记了自己是人,岂不是连人性都没有了?一个丧失了人性的人一旦当上了校长,那情形简直不可想象。我们只有在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还是个人的时候,才可能站在人的立场上看待师生、看待家长、看待领导。
只有将自己当人看了,我们才可以率性而为,才能够以真面目示人,才能以情感人。一旦忘记了自己是人的话,我们的言行,就有可能是反人性的。校长的言行反人性了,那么他所在的学校教育也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我们一定要站在人的立场上看校长。因为是人,校长就要尊重人理解人。你尊重人了,理解人了,人家才能拿你当人看,有时候你的率性,也就能为人家所理解了。再一个,既然是人,我们就要努力彰显人性善的一面,压抑恶的一面,这样我们在任时才可能少做坏事,甚至不做坏事。
我曾经说过,校长不是人人能做的,做校长有做校长的学问,这学问首先是做人的学问。做人与做事不是一回事,做人首先要低调,要谦卑;做人心态要平和,要淡然,要知足,要知恩图报;做人要正直,不要一肚子花花肠子;做人要积善,积善成德,才可能神明自得;做人不可太精明,过于精明,会害了卿卿性命;一句话:做人就要有个人样子。
苏霍姆林斯基说:“一个好校长首先应当是一个好组织者、好教育者和好教师。”教师就是教书育人的,教书是我们得以生存的技能,育人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所以校长首先是人,你不是人,如何育人?从这个角度看,我们要承担育人的责任,光做人还不行,还要做学问,做什么学问?自然是教书的学问了。所以,我以为一个合格的校长,一定会是一个好教师。好教师,首先是一个好人,一个有爱心、有激情、有追求、有丰富教育经验和教育智慧的人。教师都做不好,有什么资格做校长呢?所以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居下而善利万物。”
我们这些当了校长的和想当校长的人,一定要清楚,我们只有成为一个好教师,才有可能成为一个好校长。你想想看,假如我们自己连课都上不好,甚至不敢上,我们还怎么去指导教师的教育教学?这也是这么多年来,我总是向老师们承诺,初一到高三,哪个年级,什么课型你们只要提前一两天通知我,我一定会去上。至于上得好不好,我不敢保证,但有一点我保证——就是给大家带来一点思考,提供一个研究的机会。
说实话,要成为一个好教师是不容易的,要想成为一个好校长亦然。你要将课上好,上得有滋有味,你就要下真工夫。这可是要我们一辈子努力的事情。从教师的身份出发,其实校长只是一个临时工。所以,校长们啊,千万不要将自己这个校长当回事,教师才是我们一辈子的职业。我们吃饭全靠她!
还回到苏霍姆林斯基的“一个好校长首先应当是一个好组织者、好教育者和好教师”上来吧,校长只是一个组织者。既然是个组织者,干的自然就是协调的活儿了。人与人的,人与物的,人与时间的;学校内部的,学校与社会的,与家庭的……千丝万缕,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是要有专门的学问的。这些个东西,哪一件不让人头大?所以,校长要有校长的人格修炼,要有校长的智慧。这就是做校长专门的学问了。
吴非先生最近有篇比较火的文章《校长的使命》,其中有这样一句话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作为校长,他要有坚定的人格操守,有所为,有所不为;他应当清楚自己的职责是培养人,因而他首先能捍卫职业理想,捍卫做人的尊严,并尊重他人的尊严;他敬重知识,敬重人才;他具有知识分子的气质,有思想者的禀赋……”但是,要做到这些还真难。
我的主张就是,作为组织者,我们一定要明白我们能做的其实就是“改善”二字。有了这样的心态,许多事情就好办了。我们就不会纠结,就不可能急躁,就有可能沿着理想的思路做一点是一点了。比如我们选择了“今天第二”,我们清楚了我们的地位和可能,我们的努力就可能给学校、给师生、给自己带来一些小小的改善。也许就是一些小小的改善而已,因为我们能做的确有限,能不做坏事就很好了,其实我们在做坏事的时候往往是不自知的。这就是人啊!
组织协调的一个特征就是妥协。妥协,就是要我们不要将自己当回事。校长应有角色意识,“角色”这个词提醒我们的是,千万不要将自己当成个什么角儿,更不能用有色眼镜看人。你想成为合格的校长,你还得有承受别人用有色眼镜看你的心理准备。
你一旦明白了,你不是个什么角儿的时候,在你任校长这个临时工期间,你就会想到,要将学校的大小舞台搭建得高一点、阔一些,让师生们在上面舞得潇洒一点、尽兴一些。说得功利些,你这个临时工,如果不从师生的利益出发考虑问题,甚至连教师的职称问题都不去思考,也不谈为他们的专业发展做一些引领工作,那他们还要你这个临时工做甚?试想一下,在你任职期间,学校的师生个性得不到张扬,他们的需求得不到满足,你情能何堪?
再退一步想想,当你还没有谋到这个临时工,或者你不再是这个临时工的时候,你又是怎么对待那个临时工的呢?人啊,就是这么的好玩儿。所以我总是说,理论是理论,理论上说,校长不仅应该是学生喜欢的好老师,还应该是教师之师,可现实中,是要教师拿我们当他们的老师来看,还是我们应该当之无愧?校长这个特殊的临时工,真的不是好当的呢!
一日,副校长说,工地上要我们去看一下墙裙用什么瓷砖,还说希望学校参与去采购。我说,不要看,转告一下,面砖尽可能尺寸大一点,里面的颜色浅一点或者干脆白色,外墙的颜色与涂料的主色接近,稍微深一点就行。不要没事找事做。这也许就是吴非先生说的当做不当做吧。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