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走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校园安全的守护者
图片说明 一
图片说明 二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6月12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校园安全的守护者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校园安全,始终牵动着家长和老师的心。不同于外行人理解的是,校园安全保卫人员的工作,并非看门这么简单,他们往往还需要维修校园硬件设备、浇灌花草、守夜巡逻、传递家长送给孩子的财物……然而他们并不是孤军作战,来自校方和警方的协助使校园安全更有保障。另一方面,校园安全保卫人员又是清贫而寂寞的,城乡的差异使之更加明显。
  
  前不久,记者来到安阳市滑县,用了3天时间,辗转4所学校,近距离感受校园安全保卫人员的工作和生活。

 

夕阳正浓,刘天才目送学生放学回家。

 

 

□ 本报记者 陈弘毅/文图

 

  校园安保人员的日日夜夜

    “有时会有满嘴酒气的家长,非要进来接孩子,我们不开门,他就踹门,想打人!”滑县县直幼儿园的安全保卫人员罗师傅谈起自己的工作,便说起家长接学生的问题。对此,他的态度很坚决:“到点再开!”
  
  罗师傅叫罗云山,是滑县县直幼儿园的一名安全保卫人员。记者来到幼儿园时,正赶上孩子们早上入园。罗师傅和他的搭档王辉身着制服,分别站在大门内外。
  
  上午10点多,罗师傅起身,准备在校内巡视一圈。只见他轻车熟路地挨间检查,每到一间教室,重点检查空调、水箱及电源开关。“要是小毛病,我修,修不好再找专业的来修。”罗师傅说。像这样的巡视,罗师傅一天要走三趟。每到一处,孩子们都会用稚嫩的声音喊他“罗爷爷好”。他巡视完刚下楼,忽然对校园内在浇花的值班主任跺着脚喊道:“哎,不中,别往花上灌水,结不出果!”这校园里的花平时都是罗师傅照顾,他不放心别人浇。
  
  与幼儿园不同,“由于学校实行寄宿制封闭式管理,我工作的主要原则就是‘不能离门’。学生出入要检查出入证,家长来给孩子送财物都由我接收,登记后找时间转送给学生,家长不得入内。”滑县新区英民初中部的安全保卫人员张文祥介绍说,“为保障安全,内部人员出入也需登记,连校长也不例外。”
  
  滑县新区英民学校位于城乡接合部,其初中部和小学部隔墙相傍。从校园安全保卫人员的工作职责来看,小学和幼儿园相近,初中的则相对繁重。
  
  这天,英民学校及周边都停了电,晚上8点,电依然没有来,英民学校初中部只靠着校方自备的发电机勉强供应着几间教室上晚自习。
  
  值晚班的英民学校初中部校园安全保卫人员靳成摇拿着手电,修理着动不了的自动伸缩门。学校领导班子聚在门卫室周围,商量着一会儿怎样把学生安全带到漆黑的宿舍就寝,争论着各种方案,整个场面如临大敌。8点30分,下课了,教室窗子里透出的灯光摇曳起来,学生们已经起身,领导们纷纷上阵。就在这时,来电了。学校广播重复道:“全体老师及同学,请注意,大电已经来了,请尽快就寝休息!”靳成摇关上手电筒,笑了。
  
  又过了半个多钟头,靳成摇拿起橡胶棒和手电,开始在校内巡逻,重点在于巡逻操场围墙。“别看围墙怪高,但外面路面也很高,基本和围墙平行了。”靳成摇指着围墙说,每天晚上他都要巡逻几趟,光围墙这边就费很多时间。
  
  相对于县城里的学校,更为偏僻的王庄镇第三初中,其硬件条件明显落后。学校食堂尚未建好,学生吃饭都在校园里或蹲或倚着吃。该校于1997年开始招生,生源遍布附近16个自然村,共有学生843人,教职工69人。校园安全保卫人员有两名:50多岁的马子川和60多岁的刘天才。
  
  由于校门是老式铁门,打完预备铃就落锁,一到上学、放学时间段,有老师进出,两人就得不停起身去开门关门,这只为不让校门大开轻易进人。
  
  记者发现,这间狭小的门卫室里还摆放了不少厨具,原来刘天才负责值夜班,吃住都在这里。门卫室还有间狭小的里屋,里面有床铺,存放了许多食材,有台电视,还有台DVD。据马子川说,刘天才爱听戏,晚上值班时常放着河南坠子,还不时跟着哼两句。
  
  详尽的制度是校园安全的保证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负责保卫校园安全的,并不只是“门岗”。
  
  从滑县县直幼儿园到英民学校,都有专门负责安全的值班主任与安保人员并肩作战。他们除了上学、放学时会在校园门口维持秩序,平时还负责各类安全保卫工作,如滑县县直幼儿园每学期至少会组织两次安全演练;英民学校小学部上学时会安排两名值班教师和一名值班领导在校门口协助安保人员工作,另有7名值班教师在校园内各处维持秩序。即便是位于乡村里的王庄三初中,值班领导到校门口协助“门岗”也是常态。
  
  据英民学校小学部副校长段云飞介绍,滑县新区所有学校都设有信息安全员一职,负责安全信息的管理与传播、在举行相关活动时策划方案、举办安全知识竞赛活动等,同时负责学校广播站的安全知识广播。
  
  校门之外,还有一支重要力量,维系着学生上下学高峰期的安全。
  
  对于寄宿制学校来说,周一早晨和周五傍晚都是最忙碌的时刻。英民学校初中部共有1100名寄宿生,家长们接送孩子时,有时不按规定停放车辆,这时离学校100米处的警亭就发挥出了重要作用。交警会协助学校维持秩序,并在路口两头放置“机动车辆禁行”告示牌,让车辆绕行。记者随后了解到,2008年以来,滑县公安交警大队与教育、城管等部门结合,开辟了“学生通道”,在各个学校大门两侧规划停车区(线),保证停车有序;同时规划人行横道线、减速让行线,设置“学生通道”提示牌。在学生上学、放学期间,公安交警大队还增派警力和协勤人员,加强交通秩序管理,维护学校周边交通秩序,确保学生安全、有序通行。
  
  滑县教体局也对校园安全方面给予重点关注,建立了学校安保组织机构,加强领导,不断加大对安保工作的经费投入,重点部位增加了有效的防盗设施,安装了电子监控探头,并逐步配备视频监控,提高物防、技防能力;同时,要求各学校加大推进科技防范力度,加强校园红外报警及视频监控的建设和管理,实现人防与技防的高效统一;要求进一步提高人防力量,大力推进保安进校园工作;要求学校认真抓好平时和节假日等重要时期的值班工作,加大巡视和巡察力量,确保校园不发生重大治安或刑事案件。
  
  “门岗”的孤寂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校园安全保卫人员,也即“门岗”,多从属于当地保安公司。他们要么是做了多年的保安,要么是年岁高了,之前的职业做不动了,想干轻巧活。
  
  每所学校的门卫室都会有台电视,有的还有收音机或DVD,但只能晚上值班时间使用,以免影响工作,并且晚上使用也是为了不过早休息,好尽职值班。也就是说,大多数时候,“门岗”的生活都是寂静的,或许也有几分孤寂。
  
  工资待遇偏低,是他们面对的共同问题。据了解,他们的工资是由政府付给保安公司,之后再发到手里的只有每月800元至1000元。“一睁眼,就得花钱。”英民初中的张文祥说,“学校周末也常有各类等级考试,我基本没双休日,一年四季都是这样。”但他同时说,如果我走了,学校这么多老师和学生,新来的“门岗”肯定要花相当长的时间熟悉新面孔,那样秩序就乱了。
  
  比较极端的例子,是王庄镇第三初中的“门岗”刘天才。他从建校伊始便来到学校,到如今月薪依然只有350元。对此,该校校长张燕华也很为难:“刘师傅属于临时人员,是学校自己聘用的,学校经费又很紧张,而且财政拨款经常来得很晚,我们领导班子经常是每人垫点钱给老师发工资。”相较县城里的学校,王庄三中像是被遗忘的角落。然而刘天才却似不以为忤:“我之前在村里是生产队长,搞副业,学校一建我就过来了。也是觉得自己老了,别的干不动,想为教育出点力。”他顿了顿又说,“我一辈子没上过学,小时候家里穷,上不起,后来又没机会了,得让这些孩子好好上学。教育上本就苦,再讲究钱,那不中。”他说,他的儿媳妇也在村里,时常给他做好饭菜送来,350元够他用。谈到学校的安保工作,他倒是颇为自豪:“学校到现在,一辆车都没丢过!”
  
  下午放学,马子川在校门口检查着走读生的出入证,刘天才则在校门口的道路上站着,目送孩子们远走。校门对面,是大片成熟待割的麦田。此情此景,让记者忽然想到塞林格在《麦田里的守望者》里写的——主人公站在悬崖边守望着奔跑的孩子们,因为孩子们也不知道自己往哪跑——“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做个麦田里的守望者。”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