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参考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公民教育比优等生重要
观点
从内心寻找领导力
人与人的最大区别
教育,像呼吸一样自然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6月30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观点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从学生视角重新审视学校管理
汪正贵在《中国教育报》上撰文 是什么造成了我们和学生之间看问题的差别?究其根源,是管理者的视角多是自上而下地去看学校的管理,有时候可能出现偏视、漠视。有时候,我们可能觉得学校各方面的工作都做得不错,但在学生眼中,也许学校的教育教学和管理还存在着不少问题。因为生活在其中的学生冷暖自知,他们的感受最具体也最深切。我们与学生之间的差别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位置不同,对问题的感受不同。
能不能把学生关注的事引入管理者的视野?去年我们学校采取了一项措施,聘请学生做校长助理。其目的就是想请学生作为管理者的另一只眼睛,改善学校的管理。学生校长助理主要是为校长提供学生对教育教学和管理方面的意见建议,并通过调研提供相关决策参考。这是学校行政管理工作的延伸和补充,也是学生参加学校民主管理的尝试。
有时,我们的确不知道,学校在学生心目中究竟是什么样子,学生在学校的真切感受如何。我们更不知道,校长、老师在学生心中是什么样子。我们久已不做学生,早已不太习惯用学生的视角来看待学校的一切。
我们必须学会重新放下身段,以一个学生的视角重新打量我们的学校,改善我们的管理。
成长比升学重要
南桥在《南方都市报》上撰文 六一儿童节这天,两个曾经就读于南京市拉萨路小学的作者分别实名发文,谴责学校对他们心灵的摧残。作者之一为章早立,从拉萨路小学毕业后进入南京外国语学校,后考上清华大学、美国密歇根大学上学,现就职于美国西北大学。另外一位是李萱,从拉萨小学毕业后,沿着南京外国语学校、北京大学的轨迹,读到剑桥大学。两位作者讲述了自己在拉萨小学就读时不堪回首的往事,如奥数的补习、老师的野蛮体罚、老师对学生的侮辱、学生的互打报告、老师言行不一等。有部分读者称这种残酷训练是成才必需。我想说的问题是,有无必要为了“成才”,去打败成长?
上述作者暴露出来的野蛮粗暴教育,和整体社会环境非常契合。如丹尼尔·平克《驱动力》一书中所称,我们做事做人,有时候目标太过单一,会让我们忽略掉很多本不该忽略的东西,例如经济发展中的因为GDP而牺牲的环境,教育中因为应试而牺牲的成长。
二位所称的野蛮粗暴,如今或许已经大为改变,我这里不是倡导过渡到让学生、家长称霸,让老师无法管教的另外一个极端。大家需要做的,是抛弃基于环境与现状的传统,去重新想象教育,考虑怎样把学生当成发展中的人、接受训练的公民、受到言传身教的未来成年人。把健康成长的重要性重新提上日程。好的教育,除了做学生“大脑”的文章之外,也有责任去探索怎样让学生身体更健康,心灵更阳光,与人相处能相互造就。这正是上述两篇揭露拉萨路小学的文章意义之所在,但愿这些文章能启发我们的思维。
知识分子的人格与品格
成尚荣在《教育研究与评论》上撰文 一群有知识的人,坐在咖啡馆里,满怀激情,纵论天下大事,关注社会,关注民生,关注祖国和民族的未来。后来,人们把这样的有知识的人称为“知识分子”。社会需要知识分子,需要知识分子以他们的知识、真理和道德价值去影响管理者的文化政策,去影响社会,唤醒民众,推动民主化的进程。用英国肯特大学社会学教授费兰克·富里迪的话来说,知识分子可以“对抗庸人主义”。但是,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知识分子的精神逐步缺失,有的沦为“庸人”,成为文化“智残人”。于是学术界、社会上有了一股强大的呼吁:知识分子到哪里去了?
可贵的是,也有很多知识分子没有消退和躲藏,更没有逃遁。无须讨论,知识分子都有自己的职业和专业领域,但是职业与专业是不能脱离社会的,知识分子的可贵之处就在于有他的跨越。在跨出他的专业领域时,运用自己的权威,对政治社会状况作出评论,他才算是迈向了知识分子行列。鲍曼有同样的阐释:“‘成为知识分子’这句话所意味的是,要超越对自己的职业或艺术流派的偏爱和专注,关注真理、正义和时代趣味这些全球性问题。”
德国人引导孩子“向善”
唐若水在《羊城晚报》上撰文 爱护小动物是许多德国幼童接受的“善良教育”的第一课。在孩子刚刚学会走路时,不少德国家庭就特意为孩子喂养了小狗、小猫、小兔、小金鱼等小动物,并让孩子在亲自照料小动物的过程中,学会体贴入微地照顾弱小的生命。
而到了孩子正式入学后,他们的日记或作文中,则会常常出现有关小动物的生动描绘,其中优秀的作文会被教师推荐为范文在壁报发表。此外,利用自己积蓄的零用钱来“领养”动物园里的动物,或捐款拯救濒临灭绝动物,也是德国小学生一项常见的有意义活动。
相反,虐待小动物的孩子轻则须接受批评或训导,重则可能受到大人的惩罚。如果效果不明显,还可能被送去心理医生处作进一步的治疗。因为德国人认为,这是比学习成绩滑坡更为重要的“品德问题”,绝不能熟视无睹。
同情、帮助弱小者也是德国人对孩子进行“善良教育”的另一种重要内容。在成人社会的倡导、鼓励下,孩子们帮助盲人、老人过马路早已蔚然成风,为身有残疾的同学排忧解难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在对孩子作“善良教育”时,德国人也十分重视“反面教员”的作用。对那些中小学校校园里出现的恃强凌弱的“小霸王”,校方反对态度之鲜明、打击力度之大,超过了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西方国家。正是在全社会的共同关注和监督下,德国校园里的“小霸王”不像美国那么多,校园暴力案也较少。
(小于一 摘编)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